母親連打四次電話,說自己不行了,第五次女兒哭了:原來她沒騙我

「陳慧娟呀,我快不行了呀,你回來看看我吧。」電話裡,傳來母親這樣的哀求,接電話的陳慧娟卻很平靜地說:「媽,我真的很忙,你不要再鬧了。」

陳慧娟是遠嫁,當年也是經過自己和自己的母親無數次的鬥爭中,才同意她遠嫁,嫁來二十多年了,當年青春美麗的姑娘變成了一個中年婦女,而母親,當然就更老了,時間一天天的過著,歲月已經把她的頭髮也熬白了。自從父親去世後,母親原本隨著兒子過日子,只是,農村留不住人,年輕人肯定還是要生存的,兒子後來出去打工了,再後來,孫子長大出去讀書了,兒媳也出去打工了,家裡又只剩下她一個人。

陳慧娟的哥哥脾氣不好,總覺得母親太嘮叨,一打電話就說個沒完,所以她打來電話時,總是說幾句後就強行掛掉。母親只能找陳慧娟來嘮,陳慧娟要比哥哥細心,可畢竟有工作,家裡還有一攤子事,老公又是個撒手掌櫃,什麼事都得她來。母親有時候打來電話,她正好在上班,或者是做事,或者因為各種原因煩心,實在是沒有耐心聽她嘮叨。

母親真的很嘮叨,雞下蛋了她也可以講半個小時,所以陳慧娟再有耐心,也經常會強行掐掉電話。

她知道母親是孤單了,可是她什麼也做不了,她是出嫁的女兒,上有老,下有小,她的重心在自己這個家庭,至于母親,她只能寄點錢回去。

有一天,母親突然來電話,說自己病得不行了。電話裡她的聲音很虛弱,奄奄一息一般,陳慧娟的頭皮都炸了,趕緊給哥哥打電話。哥哥卻風輕雲淡地說:「她騙人的,就想騙我們回去看她。」她不相信,給母親的鄰居打電話詢問,得知母親確實沒什麼事,她還不放心,放下一切跑了回去,果然,母親還在田地幹活,連感冒都沒得。

她生氣地說:「媽,我很忙的,你不要像小孩子一樣騙人了。」母親像個做錯了事的小孩一樣,低著頭說:「我就是想看看你呀,你都這麼久沒來過了。」她惱火了,說:「那你就可以這樣騙我嗎?」母親賠著笑,說:「回都回了,就多住幾天吧。」

此後,這樣的事發生了兩次,陳慧娟一次比一次平靜。這已經是三個月裡的第四次電話了,所以陳慧娟可以很平靜地說:「媽,我真的很忙,你不要再鬧了。」放下電話,她繼續去做自己的事,只是總覺得有心事一般,心神不寧的,那種不安好像越來越強烈。

她曾想將母親接過來,但老公不願意,因為他自己也有父母,如果接過來,三個老人兩個孩子,房子住不下,錢也不夠花。何況,陳慧娟是有哥哥的,給父母養老不是兒子的事嗎?就像他一樣,他從來沒要自己的妹妹給父母養老。

一直到天亮,陳慧娟去上班了,但正準備穿工作服時,突然改變了主意,她去請了假,然後去了車站。等到了娘家時,已經是傍晚了,推開門,母親正在吃飯,燈光下,一碗鹹菜疙瘩,一碗米飯。

看到她,母親一激靈跳了起來,說:「我沒什麼事,就是想看看你。」母親說話的樣子就像是做錯了事的孩子一樣,低著頭,用眼角的餘光忐忑不安地看著她。陳慧娟並沒有感到意外,說:「我餓死了,有飯嗎?」母親頓時眉開眼笑地說:「有有,我下麵條給你吃呀。」

母親一碗米碗,她一碗麵條,兩人就著鹹菜疙瘩吃起來。吃過後,母親準備給她鋪被褥,她說:「不用麻煩了,我明天就走的,跟你擠擠吧。」母親笑得更開心了,母女倆躺著,母親一直在說著什麼,一開始陳慧娟很努力地聽著,但一天奔波千里,實在太累了,迷迷糊糊中就睡了。中間醒來過一次,聽到母親還在嘮叨,她很快又睡了。

天亮後,陳慧娟走了。路上,陳慧娟給哥哥打了個電話,說母親真的老了,讓他多回去幾趟。哥哥長歎說:「我也知道呀,可是得生活呀。」哥哥兩個兒子都要結婚了,快五十歲的人還在工地打工,生活不易呀。

兩個月後,陳慧娟再次接到母親的電話,但卻是鄰居打來的,鄰居說她母親離開了。陳慧娟和哥哥趕回家後,在家裡找到了母親的病歷,頓時淚水長流,說:「原來她沒騙我。」

母親真的病了,第一次打電話說自己不行了時,她就知道自己真的不行了,但是,兒女們回來後,她又寧願讓他們誤會也沒說出真相,因為不想攪擾他們的生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