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用電腦,看到丈夫未退出的微信,懷孕兩月的我準備失婚

常年打獵,居然被鷹啄了眼。

其實我早就想過我老公會出軌,我想也許是五十多歲,功成名就,有點閒錢,想找刺激,畢竟我從來不敢高估人性。

但我沒想到會這麼快,果然是飄了。

1我老公在我們的孩子流掉的當天時被我發現出軌了。

那天是我懷孕大概兩個月,我著急用電腦,一進書房發現我老公的微信居然登著,他應該沒來得及退,剛剛他急匆匆跟我說「工作室有點事情,」就急匆匆出去了。

我猶豫了一瞬,于濤的手機,我從來沒偷偷看過,我們說好要彼此信任,但于濤越來越冷淡的表現,我覺得答案可能就在他的微信裡。

上面橫列著一條微信,「哥哥,你再不來,我就死給你看,」和一瓶安眠藥的照片。

于濤給她的備註居然是「親愛的。」

那麼明目張膽,卻又在我的意料之中,這段時間于濤對我的冷淡我其實早有察覺,但我安慰自己,有了孩子之後的夫妻關係自然會有變化。

但卻不想往這個方向去想,我手上的動作快于我的大腦,我向上翻了翻,曖昧,噁心。

聊天記錄裡的于濤是個飽受我折磨的形象,他說「我真的好痛苦,我和她之間沒有感情了,但她懷了我的孩子,不過你相信我,那是個意外,我實在對她提不起興趣,她不像你是個好女人。」

明顯的男人渣還要女人背鍋,我懷了他的孩子,還成了他的痛苦?

那個女人說,「哥哥,你可要對我負責。」

于濤回道,「當然了,我一定會對你負責的,不能委屈了你,像你這樣的好女孩兒不多了。」

真是一對狗男女,于濤真是不要臉,對她負責?她是個好女孩?那我呢?我在他眼裡又是什麼?

昨天上午的消息,「哥哥,給你看看我新買的衣服,好看嗎?」緊接的是那個女人發的幾張照片。我那道貌岸然的老公于濤回道,「小壞蛋,就知道勾引我。」

怪不得昨天晚上回來得那麼晚,原來是幽會小情人去了。

正要再看,發現微信被于濤退出了,看到這些聊天記錄,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大哭出聲,突然感覺肚子疼,去廁所,發現居然見了紅,我頓時慌了神,打了120。

去醫院的路上我感覺到那個孩子在一點點從我的身體裡剝離出去,所以醫生對我說,「抱歉,我們盡力了,孩子沒保住」時,我以為做好了心理準備,卻還是忍不住掉眼淚,這已經是我第二次沒保住我的孩子。

一年前,我因為摔倒流掉了我和于濤的第一個孩子,今天因為情緒波動居然送走了我的第二個孩子。

于濤進來就抱著我安慰,「老婆,沒關係,我們還年輕,我們還會有自己的孩子的,都怪我不好,我應該陪著你的。」

于濤又眼神閃爍地問我,「老婆,你怎麼弄的?」

我知道他心虛了,我強忍住恨意,只哭,「我出來上廁所,地太滑了,摔倒了。」

我感覺到于濤松了一口氣。

我恨恨地拿拳頭打于濤,于濤只能承受著,我這一刻,恨極了于濤。

我一邊哭,一邊想,于濤說有一句話的對,我們還年輕,但他不知道的是,我們不會再有孩子了,我要讓這對狗男女下地獄。

2我叫周敏,是一個情感諮商師,致力于幫助萬千女性,解決情感問題。

我接觸這個業務,還是因為我老公,我曾經因為年紀小,和我新入職公司的小組長談起了戀愛,直到他老家的女朋友找了來,我才知道自己被小三了。

當時鬧得很大,那個女生撒潑打滾,那個組長把所有的責任推在了我的身上,說是我勾引的他,公司上下幾百號人圍觀了我們的鬧劇,沒有人聽我解釋,當時明明是那個組長每天對我獻殷勤,可沒有人聽。

人只對自己想聽到的感興趣,在那場鬧劇裡,我是為了往上爬不惜當小三的心機女,而世人只愛同情弱者,于是我成了整場戲裡唯一的小丑。

公司裡的人對我指指點點,領導以我個人作風有問題開除了我,關鍵我爸媽也不理解我,他們說怪我識人不清,丟了他們的臉,我開始大把大把的掉頭髮,成宿成宿的做噩夢,夜深人靜時看著樓下,總想縱深一躍,那是不是我就能解脫了?我總是這樣問我自己。

我感覺到我生病了,我爸媽也感覺到了,他們怕太丟人,給我找了個距離我家兩百公里的私人心理診所。當時接診我的心理醫生就是我的老公--于濤,我當時覺得他就是我人生中的一道光。

他當時剛出來創業,我是他的第一個病人,是他告訴我錯的不是我,而是那些不明就裡的人們。

我和他說我的苦悶,他耐心地傾聽我所有的不滿和委屈,他幫我排解所有的難過,讓我把對那些人的不滿,通過謾駡的方式發洩出來,他還帶我去各個解壓的場所釋放自己,是他把我一步步從泥沼裡解救了出來。

我因為他,喜歡上了心理學,而且為了好好研究,我特地考了個研究生,我們導師說我有天分,我對研究人的心理也近乎癡迷,畢業時導師推薦我讀博,我婉拒了。

只因為于濤邀我加入他的工作室,研究生期間我和于濤也沒斷了聯繫,我對他因為感恩生出了感情,而且我感覺他對我應該也有好感,所以我想去為我們倆爭取一次。

後來因為我的加入,于濤那個心理諮詢工作室的業務蒸蒸日上,他逢人便說我是他的幸運女神。

後來,水到渠成,我們兩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然後前年因為流產,我賦閑在家,自媒體興起,我看到了各大平臺上有很多女孩子求助的帖子,讓我想起了我那段灰暗的回憶,于是我開通了我的自媒體賬號,借助我所學分享情感知識。

漸漸地,居然小有名氣。

各大平臺找我合作,轉載我的文章,有女生來求助,每天的私信超過上百條,我還開通了付費,短短一年,我的收入頗為可觀,于是我便將這個作為了主業。

于濤每天的應酬越來越多,也無心關心我的這份工作,所以他居然除了初期說幫我宣傳,我拒絕之後,都不知道我的賬號是什麼。

3後來想想,一切都是天意,多虧他不知道我的賬號,所以他以為我只是小打小鬧,還要仰仗他的施捨度日。

毫不誇張地說,于濤工作室有今日的成就,有我百分之八十的功勞,他一直保持著那種高傲的狀態,認為只要他能力強,就可以有一番成就,因此不屑于去拉業務,所以于濤的工作室在我讀研期間幾近倒閉。

我加入之後,開始拉著于濤奔走于各個商業局,幫他拉關係,心理工作室才漸漸步入正軌。

然後又是我找人幫他宣傳,我們是人人稱羨的模范夫妻。

但他居然絲毫不感激,在聊天記錄裡全是他對我的瞧不起,他訴說著對我的拯救,給了我一個家,說我就應該感恩戴德,他可能忘了他曾說的我是他的幸運女神,他也忘記了他曾經的狼狽了。

他更忘了,我有多久沒跟他要過錢了。

這正好給了我機會,他瞧不起我,但還要在外邊樹立好男人的形象,所以我其實心裡知道他不會輕易和我失婚的。

但我卻不想葬送我的一生了,我要給我的這些年一個交代。

我因為一些客戶的原因,業餘接一些查出小三、勸退小三兒的業務,因為不是所有女人都在丈夫出軌後想要失婚,有的人想給婚姻一個機會,于是衍生出了這樣的業務。

我從不會看低這樣選擇的人,每個人的婚姻,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所以我充分尊重。

因為這些業務,我有長期的合作夥伴——羅利。我負責前期溝通,他負責後期,他自己有私人偵探所,是業界的翹楚,有行業保密機制,我們合作很省心,算是朋友吧。

但我沒想到有一天我需要查的是我老公的小三,估計于濤也不會想到我去查他,畢竟在他眼裡我已經是一個與社會脫節的毫無能力的傻子。

我去羅利的偵探所拜託了他,他看到我老公的資訊,只是皺了下眉頭,問我,「你還好吧?」

我示意他我還好,然後他便也沒多問,這也是我相信他的原因,不會深究原因,挖掘委託人的隱私。

羅利效率不是蓋的,短短一周,我想要的資料、照片都擺在了我的面前。

于濤出軌物件是一個他合作公司的前臺,尹璐,剛畢業不到一年,23歲,正青春年少。

照片上的女生,紮著高馬尾,上身穿著露臍裝,下面搭配牛仔褲,滿臉的膠原蛋白對著鏡頭比著剪刀手。

這是尹璐社交平臺上的頭像圖片,怪不得于濤春心蕩漾,這樣年輕美好的姑娘,正是他所喜歡的稚嫩,我一直知道于濤喜歡長相清純,身材姣好的姑娘,我們婚後第一年,他和工作室一個新來的實習生搞曖昧,被我抓了現形,他只是一聽人家小姑娘恭維,不自覺的說話沒分寸了點,他向我再三保證,不會再犯。

也是從那時起,他錄了我的指紋。

當時我以為那只是年輕時的夢中情人,他還說過以後只會愛我一個,要不就讓他身敗名裂呢,男人的話果然聽聽就算了。

我看著兩個人手挽著手出入各個場所,于濤臉上的滿足一覽無餘。

羅利幫我拍了兩個人的視訊及照片,我看到照片冷笑出聲。

羅利還幫我在尹璐旁邊的出租屋裡錄了一段音訊,我不想再聽,一對渣男賤女。

4我從來不是一個坐以待斃的人,從我抑鬱症之後,我就想明白了一件事,凡事還是要靠自己,沒有人會永遠站在自己身邊,除非我足夠強大,別人就不敢再傷害我,我也不會給于濤第二次傷害我的機會。

羅利找人故意在路上把尹璐的手機撞掉,然後帶到了羅利那裡去修,趁機植入了病毒,可以隨時監控她的手機。

這一看,才發現尹璐不簡單啊,她有一個群,裡面都是女孩子,每天發的圖片都是名牌包,名牌表,我仔細研究了一下,原來是個小三群。

這不研究不知道,一研究嚇一跳,原來裡面的都是小三甚至小四小五,她們還有群公告:只有不上進的小三,沒有挖不動的牆角。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為了打入敵人內部,我花了兩萬的入群費,進入了這個叫做「好閨蜜」的群。

我知道于濤不會輕易承認自己的錯誤,我想失婚,可能我爸媽那一關都過不了,雖然這幾年我們關係有所緩和,但他們始終覺得我嫁給于濤是我高攀了。

自從出了那件事,讓我更清楚地知道,我爸媽把面子看得比什麼都重要,而且于濤也一定不捨得把他認為的都是自己賺的錢分我一半,所以我得讓他主動提失婚。

在家用電腦,看到丈夫未退出的微信,懷孕兩月的我準備失婚羅利這幾天還幫我帶來一個消息,尹璐之前有男朋友,跟于濤好上之後分的手。

想起她跟于濤的聊天,我更加感歎尹璐好手段,于濤這個傻子,還以為自己遇到了寶,不過真不愧應了那句話,男人就是那麼專一,永遠喜歡年輕的。

我開始在群裡有意識的發一些日常視訊,有意無意的露出奢侈品的標誌,讓群裡的人以為我和她們是一路人,畢竟無所求也不會進這個群。

然後就是發一些我的感悟,我說我現在的老公和他前妻都沒有感情了,但是外人都覺得他們是模范夫妻,所以拖著遲遲不失婚,不過最後還是成功的上位了,我還發七夕禮物,一個香奈兒的綠色包包,這是我買的仿版,據說正品有十四萬多。

我成功的引起了尹璐的注意,沒過幾天,她便主動的加了我微信。

上來就叫,「姐姐好。」

我心底冷笑,我要是有這麼個妹妹,估計氣也要氣死了。

但我一開始沒回,不能太過主動,要有神秘感,可信度才高。

5過了一天,我才回尹璐微信,「不好意思哈,昨天我老公帶我去購物了,我沒帶這個手機。」

估計尹璐也看到我特意給她看的朋友圈了,我把自己P的醜化了不少,這樣才會讓她相信她也可以,一個長相不如她的人,卻過得比她好,尹璐這樣想要不勞而獲的人一定會嫉妒的。

果然,她開始假裝不動聲色地探聽我的消息,但她語氣裡的急切騙不了人。

我先是謙虛了一番,然後跟她說,「我看你照片,很小的樣子,你叫我姐姐,那我就托大叫你栗子妹妹吧。」栗子是她的網名。

不得不說,尹璐道行還是淺,一晚上功夫,她把她和于濤相識的過程交代清楚了。

無外乎她被領導罵哭,是于濤仗義執言,英雄救美,從此她對他情根深種,但奈何男人家裡已經有了老婆。

她跟我說,「姐姐,真的,我哥哥說了他和他老婆感情不和的,他是個特別好的人,怕失婚影響他老婆的病。我真的很喜歡他,哥哥也喜歡我。」

我看著尹璐發的文字,都要噁心吐了,明明是一對狗男女不要臉的偷情,卻被她塑造成了遇到真愛,真是又當又立。

我回她,「按你這麼說,那你是遇到真愛了?那他給你買過什麼嗎?」

她回了我一個害羞的表情,「我們倆約會幾乎都在酒店,但他送過我幾個包,也挺貴的。」

我讓她發給我看看,倒都是名牌,但都是基礎款。

我假裝語重心長的對她說,「栗子妹妹,我雖然跟你聊的少,但就覺得很投緣,所以也跟你說句掏心窩的話,看一個男人愛不愛你,就要看他舍不捨得為你花錢,他投入的越多,才會越離不開你,這叫沉沒成本,我剛開始就讓我老公送了我一個六萬塊錢的包,他就覺得在我身上花了不少錢,于是不捨得放我離開。你要有底氣點,讓男人認為你值得。」

這種深想就知道不合邏輯的話,卻讓尹璐對我千恩萬謝,「謝謝姐姐,我知道怎麼做了。」

真是愚蠢!

過了大概一周,尹璐微信上找我,「姐姐,你看,我的新包。」

圖片上是小香家新出的一款鏈條包,大概六萬,尹璐可以呀,讓于濤這個摳門的人也算下本了。

我恭維了尹璐,「栗子妹妹,你真厲害。」

這一周,我也沒閑著,跑了兩趟醫院,準備實施接下來的計畫。

尹璐繼續跟我說她的煩惱,她說,「我想讓哥哥失婚,可是哥哥心善,放心不下他老婆。」

于濤這個偽君子,這麼拙劣的藉口虧他想得出來。

我得讓尹璐加大馬力,我可不想繼續和于濤共處下去了。

我對尹璐說,「栗子妹妹,你知道我怎麼上位的麼,我懷了我老公的孩子,他前妻不能生育,于是我順理成章成了我老公的妻子。其實你也不用對他老婆感到抱歉,畢竟真愛無價,但你也說你哥哥善良,所以這個方法你可以試試,就是不知道你肯不肯吃這個苦,畢竟懷孕很辛苦。」

尹璐過了一會才給我回,「姐姐,我還這麼小,生孩子是不是太冒險了呀。」

還有點腦子,我得給她加一劑猛料,我說,「這的確很冒險,可男人就吃這一套,你不是說你哥哥的老婆剛流產嘛,如果等她身體恢復好,有了孩子,你說你哥哥還會失婚嗎?」

又過了好一會兒,尹璐回我,「謝謝姐姐,我好好想想。」

我沒繼續回,因為我知道尹璐都聽了進去,除非她換個目標,要不然她一定會照做的。

畢竟我珠玉在前,生活幸福,她怎麼可能不心動。

誘餌已經拋出去了,就等她上鉤了。

6不到兩個月,我看到了尹璐的朋友圈,是一張微微鼓起的肚子照片,配文:醫生說裡面有個小baby。

尹璐行動挺快的呀。怪不得于濤這陣子回來的越來越晚了,原來是去陪小情人兒去了。

我去恭喜尹璐,尹璐喜笑顏開,每個字裡都透露著喜悅,她說,「姐姐,你說得對,愛他,就應該給他生孩子,我哥哥這段時間對我特別特別好。」

我又恭維了兩句,勸她趕緊趁熱打鐵讓他們失婚。

于濤的心理不難猜測,雖說不是大富大貴,但也算小有成就,再有個孩子就圓滿了。

但他這樣的人渣卻不配有孩子。

本來我只想趕緊失婚,畢竟于濤的報應已經在路上了,可是于濤以為我不會輕易失婚,居然對我動了歪心思。

還是我看到了他和尹璐的聊天記錄才知道,尹璐問他,「哥哥,那女人會不會不同意和你失婚啊?」

于濤居然說,「她要是就痛痛快快失婚就算了,要是鬧么蛾子,想瓜分我的錢,我就讓她再抑鬱一回。」

這是曾經我認為是我救贖的男人,他居然僅僅為了不讓我分錢,要把我再次送向地獄。

既然他不顧曾經的情分,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7第二天晚上我約了于濤,他本來說要陪客戶,我再三請求他,他才同意了,我約了他在我得抑鬱症時陪我去過得遊樂場。

于濤看著我玩了我們曾經玩過的項目,目光有些懷念。

然後我又帶他去了那家他求婚時的餐廳,我訂的還是當初的那個包間。

于濤眼光裡的動容,就是我壓得寶,我必須爭取我應有的權益。

我們沉默著不說話,我開口打斷這種氛圍,「老公,我們失婚吧。」

于濤震驚的看著我,他沒想到我會先提,「你說什麼?」

我定定的看著于濤,「我說,我們失婚吧,這麼多年,我知道你一直有壓力,你為我做的已經夠多了,我不想再拖累你了。」

我拿出準備好的失婚協議書,于濤估計萬萬沒想到,我會有這種覺悟,看著協議書愣在當場。

我心裡一邊冷笑,一邊繼續我的表演,開始低聲啜泣起來,「我知道你媽臨終前就想看到你有自己的孩子,我卻完成不了老人的心願,趁著你還年輕,你再找一個吧。」

于濤被我說的眼底有淚光閃過,估計也想起我流產兩次的痛苦了吧,但他想什麼與我無關,我繼續哭著說,「老公,我除了房子,什麼都不要,你的工作室是你的心血我知道的。這是我最後一次叫你老公了,以後,我們各自安好吧。」

說完我起身要走,于濤拽住我,假裝痛苦,「只要你想好了就行,除了房子,我再給你三十萬,失婚的女人不容易,再說你又跟社會脫節好幾年。」

我含著淚看著他簽了字,出了餐廳便收起了那副悲苦樣子,哼,于濤,你就當我什麼都不知道吧,好好享受這最後的快樂吧。

隔天,于濤就搬走了,給我卡裡打了三十萬,于濤,我和你之間的恩怨得好好算一算了。

我一直花錢讓羅利幫我雇人監視著尹璐,想等到孩子出生不了,去嘲笑一番,卻等到了另一個時機。

我和于濤失婚三個月,那孩子大概五個月時,監視尹璐的人說,尹璐被打了。

等于濤趕到時,正看到尹璐的前男友抱著尹璐,他和尹璐前男友大打出手。

是我故意引著尹璐前男友去找尹璐,于濤也是掐著點通知的,畢竟,人多了才熱鬧。

尹璐的孩子沒保住,據說還是個男孩兒,于濤氣的在醫院裡暴跳如雷,指著尹璐大罵「你個賤人,懷著孕還不安分,到處勾引男人。」

尹璐前男友看不下去,「你嘴巴放乾淨點兒,我跟璐璐沒什麼的。」

于濤瞪圓了眼睛,「叫的這麼親切,還說沒什麼。」

尹璐前男友氣的離開,而尹璐只會哭。

的確,她不哭能怎麼辦呢,我是後來才知道,尹璐這個女生比我想象的還不簡單,她聽說她前男友有了新的女朋友居然又去撩撥她前男友,她前男友也不是個省油的燈,居然也跟尹璐在微信上聊的曖昧不清,被現任知道了。

那個女生氣不過,找到了尹璐,兩個人發生了口角,尹璐囂張的不行,給了那女生兩耳光,那女生氣不過把她推倒了,沒想到就流產了。

與此同時,一篇「心理諮商師與小三前男友大打出手」的文章火了,裡面繪聲繪色描寫了于濤的發家史,以及他表面正人君子,背地裡卻骯髒不堪,還有幾名知情人爆料,此名心理醫生居然在心理諮詢過程中對女性動手動腳,指明他表面道貌岸然,背地裡說話卻污穢不堪,不尊重女性。

他和小三的照片,和小三前男友打架視訊以及在醫院裡的那些話,圖片都有。

于濤火了,雖未指名道姓,也沒露于濤正臉,但認識的人都知道說的是他,等于濤知道,事態已經不可控制,那些他的合作夥伴紛紛站了隊,把他拉黑,生怕跟他沾上關係。

而且,他只能啞巴吃黃連,他知道那些知情人爆料不是事實,可是他怎麼解釋他和尹璐的關係呢,他的確出軌了,他也的確和尹璐前男友大打出手,那些話也的的確確是他說的,所以,無從解釋。

帖子是我匿名發的,還有我雇的水軍,我並沒著重透露尹璐的消息,那是看在她流掉的孩子的面子,畢竟孩子是無辜的。

很快,于濤的工作室就面臨倒閉,畢竟誰會去相信一個人品有問題的心理諮商師呢?我找人偷偷的盤了下來,那是我曾經花費心血扶持的工作室,怎麼可能拱手讓人?

尹璐從醫院出來就上了一輛賓士,在醫院裡,她又勾搭上了一個有婦之夫,我舉報了那個小三群,但卻沒法判刑,不得不感歎,當小三付出的代價太小,才讓那些想不勞而獲的人鑽了空子。

我還聽說那個女生因為積極賠償,而且她對尹璐懷孕並不知情,再加上尹璐也屬于過錯方,所以那女生賠了尹璐三萬元私下調解了。

我對尹璐沒有絲毫好感,這個女孩兒有一顆想要不勞而獲的心。她早晚會栽在這顆不安分的心上的。

于濤在這裡待不下去,去了別的城市,這是羅利後來告訴我的,當時我正在忙著將工作室重新開張,我要線上線下業務共同發展。

于濤可能天真的以為,換個城市,再找個不知情的女人給他生孩子,他卻不知道,他這輩子大機率都不會有自己的孩子。

我去醫院仔細的檢查過,又說了于濤的情況,醫生說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是你丈夫的身體有問題,也叫弱精症。

我一點也不同情于濤,如果不是我及早出手,他也不會顧及我們的情分。

而且我也不擔心于濤回來找我茬,他好不好意思回來是一說,即使回來,看到我在開這個工作室,我都想好了理由,我股念舊情,捨不得這個工作室,給盤了下來,絲毫找不出漏洞,畢竟我只是個被騙的可憐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