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婆除夕備受欺負,兒子發火趕走兒媳和岳父母:房是我父母全款買的

周文從女朋友小莉家出來的時候,心情挺壞的。

他跟小莉談兩年戀愛了,對小莉印象挺好,可想不到今天聊起結婚的事,她卻跟她父母站在一起,向周文提了一個硬性條件。

買房,最少三室,全款!

周文當時心裡就說:完了。

他父母都在外地,一輩子老實上班,能有多少錢?

他自己工作才五年,省吃儉用也只存下10萬塊,用啥全款買房?

周文心情沉重,回到住處就給母親打電話,第一句就是:「媽,我這個物件可能要吹了。」

「為啥?你們不是處得挺好嗎?」周文媽驚訝地問。

「她父母說了,想要結婚必須要全款買房,還得是三室,媽,我這裡三居室的房子最少也得70萬!」周文低落地說。

「還能不能商量了?」周文媽問。

周文:「他們說沒得商量,我看我和小莉就拉倒吧。」

周文媽想了一下:「兒子,你先別著急,我跟你爸說說,明天再給你打電話。」

老媽雖然這麼說,可周文還是覺得希望不大,所以這一夜他做的準備都是分手。

第二天小莉給周文發消息,問他跟家裡說了沒有,父母是什麼態度。

周文說:「我爸媽還在商量呢,不過我覺得夠嗆,我家拿不出那麼多錢。」

小莉發了個生氣的表情:「你家就你一個兒子,怎麼可能拿不出錢?就算不夠,還不能借嗎?你爸媽同不同意,就看他們看不看重你了!」

這些話說得周文更心煩,他覺得這是在挑撥他和父母的關係。

然後藉口有事,就不再跟小莉聊了。

這一天周文都在等老媽的電話,可是直到下班也沒等到,估計是沒戲了。

晚上八點鐘,老媽的電話終于打來了:「兒子,我跟你爸商量了,這個條件可以答應!不過買房的話,咱家可就拿不出彩禮錢了。」

周文很興奮:「媽,我手裡還有十萬,夠彩禮了,你和我爸咋能有這麼多錢?」

「這你就別管了,等過陣子,我跟你爸去你哪,跟你一起買房。」老媽輕鬆地說。

「好!」周文太高興了,馬上給小莉發語音:「我家同意了,我們可以結婚了。」

小莉回了一個開心的表情。

大約過了一個月,周文的父母帶著錢來了,趁五一假期跟周文看了好些房子,最後又徵求了小莉的意見,全款買了三居室。

買完之後,周文父母就回去了。

房子是二手的,裝修很新,基本不用再動了。

周文又用自己的錢給小莉買了首飾,剩下的就當成彩禮了。

結婚之前,周文想再帶小莉回老家看看父母,卻發現父母為了給他買房居然把自己房賣了,換了套40平的小房住,加上多年的存款才湊夠了70萬。

周文看著父母現在住的房又小又舊,心裡真不是滋味,他埋怨父母怎麼不跟他說。

父母說:「我們年紀越來越大,原來的房子收拾太累,早就想換小的了。」

周文知道這是父母故意說的,就是不想讓他有負擔,那一刻他真想大哭一場。

可看看小莉,不但不感動,還嫌這個小房子不像樣,待一會兒就要走。

「現在怎麼走,已經沒車了,今晚得住一夜,明天才能回去。」周文說。

小莉很嫌棄地說:「這小破地方怎麼住人啊,你看那個衛生間,我都想吐。」

周文瞬間很氣憤,父母原來一直住得不錯,之所以現在住成了這樣,還不是為了成全他和小莉的婚姻嗎?

可小莉卻一點也不領情。

周文父母不想讓兒子和女朋友不高興,趕緊打圓場,拿錢讓他們去住賓館。

周文只得去了。

在賓館一夜,周文都沒睡好,第二天跟小莉說,以後想讓父母跟他一起住。

他說:「新房子三個房間,父母一間,我們一間,以後孩子一間,正好。」

小莉馬上惱了:「我要三居室不是為了讓你父母來住的,是為了以後生兩個孩子用的!如果你想把父母接來同住,咱倆就別結婚了。」

「你這人怎麼這樣啊?」周文不愛聽了,他從昨天小莉的表現就有點鬱悶,「我爸媽是為了給咱倆買房才住那樣的房子,你不領情不說還嫌棄!」

「我幹嘛要領情?」小莉說:「兒子結婚,父母買房有什麼不正常嗎?」

周文:「可大多數人,就算父母買也不過是交個首付而已,小倆口還是要自己還貸的,現在我父母全款買完了,就等于幫我們省了幾十萬,就憑這點你還不應該說句謝謝嗎?」

小莉在道理上說不過周文,就開始耍賴,周文氣得再沒搭理她。

回去之後又給父母打電話,為小莉的表現給父母道歉。

父母非常寬容,反而安慰他:「我們倆住小一點沒什麼,你們能過得好就行,房子已經買完了,你們也要結婚了,千萬別因為這件事跟小莉鬧矛盾啊。」

之後兩個人結婚了,開始過起了小日子。

半年後,小莉懷孕了,小倆口非常開心,把這個好消息分享給雙方父母時,他們也很高興。

周文媽還特意給小莉轉了五千塊錢,讓她多買點營養品吃。

小莉收了錢,很高興,給婆婆打電話,聊了半天。

周文在旁邊聽著更開心,他覺得小莉以後也要做母親了,應該更能理解公婆的付出了吧。

然而不知什麼原因,只開心了兩個月,小莉就查出胎停,不得已又做了流產。

那天小莉一直在哭,有身體的痛苦,更有心裡悲傷。

周文當然也難過,但還是要安慰小莉,養好了身體以後可以再要。

小莉流產之後請了假在家裡養著,需要有人照顧才行。

婆婆特意問小莉,需不需要她去,如果需要,她馬上就來。

小莉說:「不用了,還是讓我媽來照顧我吧。」

婆婆說:「這樣也好,畢竟你媽媽更了解你的口味,能把你照顧得好一些。」

然後又給小莉轉了五千,一來安慰她,二來也是自己一番心意。

周文的岳母第二天就住進了周文家,細心照顧小莉一個月,小莉的身體也恢復好去上班了。

小莉上班那天,周文以為岳母應該也要回家了。

可下班後發現岳母不但沒回家,反而岳父也過來了。

小莉說:「現在已經十月底了,要交供暖費了,我考慮咱家房子也夠大,想讓我父母都住過來,也能省下一筆錢。」

岳父笑著說:「小周啊,主要看你同不同意,你不同意,我們就還回去。」

岳母則說自己老伴:「你這話說的,小周多懂事啊,他肯定能同意,是吧小周。」

岳母把話都說死了,周文還能說不行嗎?

只好說:「行,那就在這住一個冬天吧。」

周文內心是不願意讓岳父母住過來的,他倒不是嫌岳父母小氣不捨得交供暖費,主要是想,兩代人在一起暫時住住還行,可一個供暖期是6個月,這麼長時間,萬一產生矛盾怎麼辦?

不過現在家裡的情況是,小莉和她父母,三比周文一個人。

而且,小莉情緒剛好一些,他也不願意再說讓她不開心的話,所以只能同意。

過後在單位又給母親打電話,把這事說了。

母親把他批評了,說:「小莉有這樣的想法,說明她是個懂事孝順的孩子,你應該支持她才對。」

周文說:「我不相信這是小莉自己的想法,她這個人花錢大手大腳,根本不可能想到去省2千多塊錢的供暖費,我看就是她媽媽的主意,借她的嘴說出來而已。」

母親說:「不管是誰的主意,他們提出來了,你就讓他們住,等他們覺得兩代人不方便之後,天暖自然就走了。」

這件事,周文又是在母親的勸解下心情好轉的。

他常常覺得母親確實很會處理人際關係,特別是對待兒媳,短短三個月,已經給小莉一萬塊錢了。

而且每次打電話,母親總是讓周文多做家務,不要有大男子主義等等。

周文覺得像母親這樣的婆婆,是絕對不可能有婆媳矛盾的。

可在幾個月後,他發現自己的想法錯了。

……

幾個月後,就到了臘月底。

周文開始張羅著提前訂票,臘月二十八就跟小莉回老家過年。

可小莉馬上反對:「我才不去呢,我流過產你又不是不知道,坐長途車我受不了。」

周文說:「你流產不是幾個月前的事了嗎,現在怎麼還坐不了車?再說,上個月你跟朋友出去玩不是也坐的長途車嗎?」

「反正我就是不去,你爸媽家那個小破房,我想想都難受。」小莉乾脆說了實話。

周文挺生氣,但有岳父母在他還是克制著:「小莉,你想想,咱倆結婚第一個春節就不回去的話,我父母心裡能好受嗎?」

「那回去的話我爸媽怎麼辦?讓他們兩個人過春節我心裡還不好受呢。」小莉說。

「可你是我們家的兒媳婦啊!」周文說。

他說完這句話,岳母就從房間裡出來了:「小周啊,你這話說得可不對了,這都啥年代了,誰還規定婚後過年必須要去公婆家啊?」

「小周,小莉說的沒錯,她身體好不容易養好了,就別讓她回去了,你爸媽那裡也住不好,她住得不好心情就不好,以後搞不好懷孕都是要影響的。」岳父也出來了,對周文說。

周文看著一直呆在房間裡的岳父母,敢情他們老兩口一直聽著他和小莉的對話呢,說到關鍵時刻立即出來幫女兒了。

又是三對一!

周文真心憋屈,而小莉則是笑著看周文,一副勝利的表情。

「行,你不回就不回,我自己回!」周文說完就拿出手機訂票。

小莉急了:「你啥意思,過年不在家陪我了?」

周文說:「家裡不是有爸媽陪你嗎?我回家陪我爸媽。」

岳父母也急了:「小周啊,你可不能賭氣啊,小倆口第一個春節就分開不好啊。」

周文說:「我沒賭氣,票已經定好了。」

說完就去洗澡了。

他是有意把自己關在這個小空間的,好避開小莉和她父母。

反正他想好了,岳父母不是說不按老規矩嗎?那也行,那他就自己回家,反正過年見不著父母,他心裡不好受。

父母為他付出的已經夠多了,他不能在過年的時候再讓他們不開心。

第二天周文起來吃完東西就上班了,沒跟小莉說話,他還在生氣。

中午在單位吃完飯,他想了想,又給母親打了電話,告訴母親,過年小莉不回去,他自己回去。

母親驚訝地問道:「為什麼呀?你們倆吵架了?」

「沒有。」周文說:「小莉怕她父母孤單,這樣也挺好,各自陪各自的爸媽。」

周文雖然沒說昨晚的事,但他的語氣裡已經帶出了情緒,母親一聽就明白了。

雖然心裡也難過,但還是安慰兒子:「小文,你是大男人,不能跟女人一樣,小莉的想法也有道理,你們都是獨生子女,過年確實是個問題。」

這時候周文的父親接過了電話,他在旁邊也一直聽著了:「兒子,這不是什麼大事,要不這樣吧,過年的時候我跟你媽過去,正好也跟你岳父母團圓團圓。」

父親臨時想的這個主意,得到了周文和母親的同意。

周文挺高興的,覺得所有的問題都解決了,自己能留下陪小莉了,她一定會高興的。

就趕緊把自己的票退了,又給父母訂好了票。

可想不到回家跟小莉一說,小莉又不高興了:「你怎麼不先跟我說說就把票訂了呢?心裡還有沒有我了?」

周文說:「這事還用說嗎?這不是最好的解決辦法嗎?而且,現在票不趕緊訂的話我怕買不到啊。」

小莉還是不願意:「家裡這麼多人聚在一起多吵啊,我不習慣。」

周文說:「我爸媽不會在這裡呆太久的,頂多六天,又不可能一直住著不走。」

他的言外之意是,你爸媽在咱家住了這麼久我說啥了?我爸媽就這幾天你還不同意嗎?

小莉直接一扭頭回房間了。

本來周文是想給父母訂臘月二十八的票,可父母非要訂除夕的票,說是最晚下午一點也能到了。

周文明白,父母是怕提前一天來小莉不高興。

到了除夕那天,中午,周文就去車站接父母,小莉推說自己頭疼不肯去。

臨出門前周文叮囑小莉,記得把午飯做好,他父母早上就上車了,到家一定很餓。

小莉懶懶地答應一聲。

周文想,岳父母也在旁邊聽著,就算小莉不願意,他們應該也會做好的,反正他們中午也是要吃飯的嘛。

于是就去接父母了。

父母帶了許多特產,大包小包的,周文埋怨,不該帶這麼多東西,太累了。

父母說:「過年了,多帶點東西來也是禮數。」

周文說:「啥禮數,這是我的家,我是你兒子,你們來兒子家不用講這麼多禮數。」

三口人熱聊了一路,開開心心地回到家裡,開了門卻很意外。

屋裡靜悄悄的,小莉和她父母居然沒有等著迎接,而是在各自的房間裡午睡。

周文臉上特別過不去,說小莉:「你不去接,怎麼也不知道等著呢。」

小莉不說話。

岳母笑著解釋:「我們家裡人午睡習慣了,到點就困,你們可別介意啊。」

「不介意,午睡是好習慣!」周文父母說。

然後就把帶的那些東西一樣一樣拿出來,介紹給小莉父母,小莉爸沒說什麼,小莉媽卻說:「其實這些東西雖說是老口味,但現在研究了,也不是太健康的。」

說得周文心裡更是不高興了,打斷道:「小莉,午飯做好了吧,我們都餓了。」

小莉媽說:「做好了,都在蒸鍋裡留著呢,不過我們仨都吃過了,剛才實在是太餓了,你們三口人吃吧。」

周文就讓父母去洗手,然後坐著等,他去廚房端飯菜。

飯是半鍋米飯,菜是兩個半盤的剩菜,除此之外,還有一碗鹹菜。

周文忍不住了,他心裡其實是怪岳母的,因為這都是岳母做的,但表面上只能說小莉:「你怎麼搞的,我不是讓你好好做幾個菜嗎,怎麼只有兩個剩菜,讓我們三個大人怎麼吃?」

小莉還是不說話,她媽又說了:「菜夠吃就行了,做多了剩下怎麼辦?扔了浪費,不扔吧傍晚還要做年夜飯的。」

周文父母雖然也不太高興,但為了兒子,也只能順著說:「對,對。」

三個大人就這麼吃上了,周文跟父母說:「這頓先對付吃一口,年夜飯再好好吃。」

「沒事的,挺好。」母親說。

吃完了飯,周文就讓父母去房間休息了,他則拉小莉回自己房間,關上門臉就黑了:「我爸媽第一次來咱家,你當兒媳的就這個態度?你不去接,不做飯,連個爸媽還不會叫嗎?」

小莉說:「我點頭了就行了唄,誰說還非得叫?」

「你以為你是領導啊?點個頭就完了?」周文氣得很:「我告訴你,晚上這頓飯你可得讓你媽好好做,我給你媽當幫手,你就在客廳陪我父母聊天。」

「知道了。」小莉答應了一聲。

她已經完全把這裡當成自己和父母的家,把公婆當成是完全的外來人,本來就不應該來湊熱鬧,還想讓自己父母伺候?

所以,她趁著周文飯後睡著了,就拉著她媽出去了。

周文醒來後,看見爸媽正和岳父聊天,而小莉和岳母卻不見了。

問岳父,說不知道去哪兒了。

眼看著時間不早了,應該準備年夜飯了,岳母和小莉還沒有回來,周文著急了,偷偷給小莉打電話,她卻不接。

周文只好自己去廚房做飯,母親看見了,也去了廚房。

「媽,你去看電視吧,我自己來。」周文說。

「你會做幾個菜啊,年夜飯要豐盛一些,還是我來吧,去,讓你爸來給我打下手。」母親笑著說。

母親越是裝作沒事,周文心裡越是難過。

結果這頓飯就是周文母親掌勺,他和父親打下手做出來的。

飯做得差不多了,岳母和小莉也回來了,兩個人進門後還在討論著劇情,原來是去看電影了。

周文心裡火冒三丈,這還是人幹的事嗎!

但有自己父母在,又是除夕,他不能發火,強忍下去,什麼話都沒說,端菜,擺碗筷,倒酒。

六個人的年夜飯吃得也算很開心,當然了,這種開心只是表面的。

吃完了飯,一起看晚會,晚會也看完了,大家就去休息了。

第二天早上,周文起床後發現父母居然又把背包整理好了,就放在門口。

「爸媽,你們這是幹嘛?」周文問。

「我們今天就打算回去了,」父母說,「來過一個團圓的除夕我們挺高興的,但家裡也有事,就不多住了。」

這是老兩口昨晚商量的結果,親家和兒媳的表現,他們能看得懂,就別在這裡讓兒子為難了。

周文急了:「不是說好住到初六嗎?為什麼初一就走?不行,不能走。」

父母道:「老家還有親戚呢,我們也要聚一聚呀。」

周文還是不願意,一再挽留,岳父母也挽留了兩句,但一聽就不是發自內心,而小莉還是一句話都沒有。

最後父母還是走了,周文又開車把他們送到車站,看著父母裝作沒事一樣,笑著跟自己揮手上了客車,周文再也忍不住,掉下了眼淚。

這就是他的婚姻給父母帶來的結果嗎?

鄙視,冷漠,疏離!

如果自己結了婚,會讓父母這麼受傷害,那這婚姻還有什麼意義呢?

周文火了!

父母已經坐上了回老家的車,他再也無需忍了。

一魯夫馳開車到家裡,進門就把小莉從房間裡揪了出來,一把推到沙發上。

「離婚!你現在馬上帶著你父母從這個房子裡離開!」

「你說什麼?你瘋了?」小莉驚訝地看著周文。

「你沒長耳朵嗎?我是說離婚!你這個女人我看透了,太冷血太無情,我父母真心真意對你好,可你呢,卻像一條喂不熟的狼一樣,這麼傷害老人的心!」周文怒火沖天地說。

岳父母也驚慌失措地從房間裡出來了,他們從沒見過女婿發這麼大火。

「小周啊,你父母回家跟小莉有啥關係啊,你不能拿她出氣啊?」岳父說。

「是啊,小周,大過年的哪有嚷著要離婚的?」岳母也說。

「你們兩個當老人的也好不到哪裡去!如果你們做得好,你們女兒也不會是這副德性!」周文直接沖著岳父母說:「這房子是我父母全款買的,花光了老本,也因此換了小房子住,小莉懷孕流產,我媽也是一再給錢,她呢,又是怎麼做的?見了面連個稱呼都沒有,你們更是過份,進門第一頓就是剩飯剩菜,年夜飯也躲出去了,讓我父母坐了半天的長途車,晚上還要做十幾個菜,你們就是狼心狗肺!」

「你說什麼呢?」岳父發火了,「有你這麼跟岳父母說話的嗎?」

「你們不拿我爸媽當回事,我幹嘛要拿你們當回事?這房子是我爸媽全款買的,他們來一回憑什麼還要受你們的氣?行了,廢話不多說了,你們馬上走人!要不我就不客氣了!」周文說著舉起一個紅酒瓶子。

「你還想打人嗎?」岳母叫道。

周文:「別逼我!馬上滾。」

小莉惱怒地喊道:「周文,你想離婚是嗎?你會後悔的!」

「我最後悔的就是跟你結婚!」周文說著就把手裡的瓶子敲碎在桌子上。

小莉和岳父母看周文確實氣得眼睛都紅了,只好收拾一些東西走了。

他們的家裡已經空了幾個月,到處是灰,又沒有取暖,待一會兒就凍得夠嗆。

實在住不了人,只能去住旅店了。

第二天岳母就給周文打電話,想說說好話再搬回去,可周文卻說,他正在收拾他們留下的東西,收拾完就雇車給送回去。

小莉也害怕了,又回去了,想好好道歉,求求周文,以前她一哭周文就都依她,可這次周文卻連門都沒讓她進。

不管她說什麼,周文就一句話,不跟她過了。

小莉只能又回了旅店,三口人都感覺像做夢一樣,周文一直不是挺能忍嗎,他爸媽也沒說什麼,為什麼他這麼大火氣啊?

春節期間民政局也不開門,他們只好把希望寄託于這幾天,希望周文能冷靜下來,也希望他父母知道此事能勸勸他,不要離婚。

可是您說,還有這個可能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