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白石畫的蟬曾經被嘲笑,如今這只蟬賣了8億!堪稱最貴的近代畫

我國具有五千多年的悠久歷史,在歷史的長河中,產生了數不勝數的優秀文明成果,不置可否,我國的繪畫藝術史也是源遠流長,出現的繪畫大師不勝枚舉,如顧愷之、徐悲鴻、張擇端等都是我國著名的繪畫藝術家。齊白石當然也是其中之一,齊白石是中國近代繪畫大師,藝術造詣極高,在繪畫領域有著至高無上的地位,藝術成就非凡,而且我們都知道齊白石擅長畫花鳥蟲魚,最擅長畫蝦,他的作品也經常是拍賣會上的「香餑餑」,常以天價成交 ,下面介紹的就是他畫的一隻蟬,這只禪曾被嘲笑,如今賣了8億,堪稱最貴的近代畫。

下面這幅畫作就是齊白石畫的「禪」了,這幅畫拍出了8億的天價,很多人肯定就問了,這不就是一隻很普通的禪嗎?為何能賣出如此高的價格,又為何曾被嘲笑?想要了解這是怎麼一回事,還得從齊白石和張大千到徐悲鴻家做客說起。

柳樹上的蟬頭是朝上的徐悲鴻、齊白石和張大千都是我國的繪畫大佬,他們彼此欣賞,都是相互學習的好朋友,有一次,徐悲鴻邀請齊白石和張大千到家裡做客,吃飽喝足後起了興致便開始研墨作畫,齊白石畫了他最擅長的蝦,不費吹灰之力就畫好了,就與徐悲鴻邊喝茶談話邊看張大千作畫,而張大千則學齊白石畫蟬,沒過多久也畫後便拿著自己的作品向齊白石請教,齊白石仔細看了看後表示他的蟬頭畫錯了,蟬頭應該是朝上的,但是張大千卻畫成朝下,張大千聽了還是一知半解。

後來,一次機緣巧合的機會,張大千看到了齊白石畫的蟬,看到齊白石畫的蟬頭也是朝下的,便向友人嘲笑道「他自己都是這樣畫的,竟然說我畫錯了」。不久後,齊白石就知道這件事了,但也不惱,只是很耐心的跟張大千說,他那天畫的蟬確實是畫錯了,他畫的是柳樹上的蟬,蟬在柳樹上頭就是朝上的,在其他的地方是朝下的。張大千聽了還是半信半疑,還懷疑這是齊白石主觀臆斷的,于是便花時間仔細觀察蟬,結果發現還真是齊白石說對了,心裡既震驚又佩服,不禁感歎齊白石的細緻和對繪畫的認真。

齊白石的「蟬」賣出天價齊白石自幼就對動物頗感興趣,有事沒事就去觀察動物,而他繪畫方面也有極高的造詣,一直刻苦專研畫技,因為喜愛動物的原因,創作了很多以動物為主角的作品,「蟬」當然也是其中之一,他畫的蟬在北京的拍賣會上以8億成交,這幅畫作到底有什麼過人之處?我們將這幅畫放大後看一看。

這只「蟬」真實到看到第一眼就仿佛是真的蟬,不像是畫出來的,放大後真實感更甚,尤其是它的翅膀,蟬的翅膀極其的難畫,但是齊白石在他的這幅畫作上將「薄如蟬翼」這個成語展現得淋漓盡致,齊白石的「蟬」,翅膀拿捏得恰到好處,夠薄夠透明但不假也不死板,反而非常生動細膩,精細到能清楚地看見翅膀上的紋絡,甚至還能看到翅膀下的蟬腹,整幅畫作栩栩如生,這只禪仿佛下一秒就要扇動雙翅起飛似的。不僅能將動物的習性觀察得如此透徹,還有著如此高超的畫技,實在是令人歎為觀止,賣出如此天價可謂是當之無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