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光罩頂!丈夫「服刑1年多」回家發現妻子懷孕6個月 妻子含淚「喊冤」:我也是受害者啊

對婚姻忠誠是夫妻的共同自責!無論何種情況之下,互相都應該視對方為自己的唯一,然而互相信任並忠誠對方的婚姻都具有相似之處,有瑕疵的婚姻則各有各的不幸,哪怕是背叛也能衍生出眾多版本和原因,只是在這背後無一例外都在顯示這段婚姻已經亮起了紅燈。

俗話說:一個巴掌拍不響,婚姻中遇到問題,雙方都是問題的參與者和製造者,與此同時,婚姻出現問題並不可怕,我們要學會的是如何看待和解決問題,只有通過一定的手段讓雙方重回信任和相愛,婚姻才能有繼續走下去的可能,否則迎接婚姻的將是毀滅。

謝鵬飛(化名)因為捲入經濟詐騙入獄服刑一年2個月,回來後發現26歲的妻子湘香(化名)肚子隆起明顯,經追問才得知妻子懷孕已超6個月,很顯然,這個未出世的孩子與謝鵬飛毫無血緣關係。

對此,湘香也予以肯定,她解釋腹中孩子和另外2個男人有關,自己遭遇侵害後才懷孕,至于誰才是孩子的親生父親她也不確定,只能肯定是這2個男人中的一個,她是在被父親送入精神病院後才被檢查出有了身孕,目前父親已幫她報警求助,等待警方的處理結果,她也是這件事的無辜受害者。

在採訪期間,湘香說話邏輯混亂,並不像一個正常人,湘香的父親黃富強(化名)承認女兒患有間歇性精神病,屬于二級殘障,與女婿謝鵬飛結婚5年生了3個孩子,目前3個孩子都在男方家生活。

只是自從女婿回來發現女兒懷孕後就不再接納女兒,這讓他作為父親很難接受,畢竟女兒湘香是謝鵬飛的合法妻子,她此時正是需要夫家關懷的時候。

謝鵬飛的父親謝世楨(化名)則表示自從兒子服刑之後,兒媳湘香就去縣城打工,根本不在家中居住,如今兒媳懷的並非是謝家骨血,他們沒有義務予以接納,要求雙方失婚解決此事,這樣的態度在女方父親黃富強看來顯得太過冷漠無情。

不僅如此,謝父還指責女方當初隱瞞患有精神疾病的事實,但黃富強並不認可,他解釋女兒一直都沒有問題,在17歲上初三的時候與謝鵬飛早戀並于那時第一次發作了精神病,他帶去治療後女兒湘香也隨之康復,考慮到這是女兒的個人隱私,他當時確實沒有告訴男方。

而且黃富強解釋女兒當時就偶爾發生了這麼一次,他也不相信女兒真會是一個精神病人,如今女兒舊病復發,這一切完全是夫家在刺激她,黃富強表示女兒在生完第二胎坐月子的時候,因為精神疾病突然發作,謝鵬飛、謝世楨以及謝鵬飛的大哥3個男人對湘香進行了暴力毆打,經過這一事後,女兒湘香再也不敢常住夫家了。

湘香也予以肯定,表示坐月子期間,夫家3個男人毆打她並踩她的頭,她一想到這件事就失眠,為此,她還拿出日記本,上面記錄著她當時的心理感受,字裡行間中透露出對丈夫謝鵬飛的愛,還稱呼謝鵬飛是「我的愛豬」,只是想到自己被打巴掌和踩頭,她又感到難以忘懷。

對于這段指控,丈夫謝鵬飛和公公謝世楨卻表示不認可,他們說當時是因為湘香突然發病,將家中很多物品都砸毀了,忍無可忍之下才動手打了湘香兩巴掌,踩頭一說完全不存在。

之所以要砸毀夫家的物品,湘香表示白天大兒子吵鬧,之後又和丈夫謝鵬飛吵架,晚上自己更是和整個謝家人發生爭吵,所以情緒失控之下才砸了夫家的物品,可是對方不問青紅皂白就對她施加了暴力,正是在這個背景之下,丈夫謝鵬飛服刑後,她才不得已外出打工,進而才會被不明男子侵害懷孕。

事到如今,謝鵬飛表態當初是看中湘香為人老實,所以才同意與之交往戀愛,但現在看來,妻子有隱瞞精神病之嫌,可是如今追究這些並無助于問題的解決,謝鵬飛對記者表示,妻子湘香他會負責到底,但妻子腹中的孩子他概不負責。

湘香也對記者說自己不想要腹中的孩子,畢竟自己已經有3個孩子,再多一個孩子是對她的折磨,而女方父親黃富強也聲稱自己有一個3歲的孫子,何況自己五十多歲了,目前靠打零工為生,對于女兒腹中的孩子實在是力不從心,男方謝家必須要拿出解決方案。

畢竟女兒目前懷孕至少6個月了,打胎已無可能,而且對女兒的身體傷害也是很大,只能將孩子生下來,作為女兒的丈夫,謝家應該要擔負起自己的責任。

經過協調和雙方家庭的溝通,謝鵬飛放棄失婚的要求,同意配合岳父黃富強陪同妻子進行後期的產檢,在生產期間,湘香住在娘家,等生完孩子之後再回夫家居住,黃富強表示同意,並承諾孩子身世搞清楚之前,他會一直負責孩子的撫養,兩家人就此問題達成了一致。

妻子湘香在丈夫服刑期間意外懷孕,僅從道德來看,妻子的行為讓人無法接受,這是對婚姻的不忠,對道德的踐踏以及對法律的無視,可是縱觀整個事情的前因後果,湘香遭遇侵害並懷孕其實並不能將責任全部怪罪到她一個人頭上。

作為一個患有間歇性精神疾病的女人而言,她更需要丈夫的關心和呵護,何況兩人在婚前擁有深厚的感情基礎,可是當婚後發現妻子患有精神疾病後,丈夫一改往日的溫柔,對妻子拳腳相加,讓妻子的身心遭受了巨大的傷害,兩人的感情也急轉直下。

暴力行為雖然只是一時傷害在妻子的身上,但是心理上早已留下了無法磨滅的陰影,甚至一想到被家暴的場景,妻子就感到惶恐不安,對丈夫和夫家自然而然產生了恐懼感,無論女方婚前有無隱瞞疾病,作為丈夫,哪怕是作為一個人而言,都不應該對一個患有精神疾病的女人施加暴力,于法于情均難以接受。

只是在這一點上,男女雙方對于湘香的精神疾病問題各執一詞,互有說法,這也是給了我們一個很大的啟示:婚前還是需要深入的了解,不能因為一時的衝動和愛情就走進婚姻,一旦婚後發現現實並非如自己所想的那般美好,雙方或將不斷爆發爭端,對婚姻也無疑是造成了巨大的創傷。

正是因為婚前缺乏必要的了解,雙方只是一股腦為了愛情住在了一起,以至于後來男方婚後發現女方患有精神疾病認為是對自己的隱瞞,而女方又提出了自己的合理解釋,我們很難絕對地說誰對誰錯,但有一點,只有婚前了解得足夠深入,這個問題才不會發生。

既然已經成為謝家的一員,作為丈夫的謝鵬飛以及謝家人都不應該對其予以任何的暴力行為,無論自己內心有什麼訴求,都必須應該通過合理的途徑予以交流和申訴,即便是走到最後的失婚,全程都應該按照正常的程序商量著解決,暴力的出現絕不應該。

夫家的暴力間接導致了湘香遭到侵害並懷孕的事實,從結果上看,男方確實難以接受女方的「背叛」,但從問題的根本來看,男方亦有不可推脫的責任,也應該為了自己的過錯買單,而不是單憑結果對昔日的家人趕入絕境,期待事情能夠早日被查清,也希望夫家能夠履行承諾善待湘香,畢竟她也是謝家的一員,更是3個孩子的媽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