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你媳婦打我,都給打淤青了」男子的一個做法,讓親媽打臉

自從婆婆來了之後,婷婷和洪亮平靜安寧的小日子就結束了!婆婆是個十分強勢的女人, 她在家就把公公管得死死的,穿什麼衣服、什麼鞋子她都要管,甚至有時候在眾人面前公公發表一句話還得看她臉色,不過好在老兩口以這種方式相處久了,倒也勉強能過下去。

如今婷婷懷孕了,婆婆執意要來城裡照顧她,本來婷婷說不用她來的,她可以照顧自己,但婆婆不聽,一哭二鬧要來,公公也在一邊幫腔讓婆婆上城裡來,那種急切的樣子,讓婷婷覺得公公是恨不得把婆婆打發走。

婆婆來的第一天,就把婷婷家的冰箱翻了個底朝天,一面翻一面訓婷婷:「懷孕的人是不能吃羊肉的,孩子會得羊癲風!」「兔肉也不能吃,會有兔唇,你不知道嗎……」

「媽,醫生說可以多吃紅肉,可以補充各種高蛋白……」婷婷小聲爭辯,懷孕後她可是嚴格按照醫生的交待補充營養的,沒有哪個寶媽不希望寶寶健康。

「是你懂還是我懂?你又沒生過孩子!」婆婆一臉不高興地懟回來。「整天醫生說醫生說,我就最討厭醫生說這些,以為學了幾年就成專家了,老一輩的人見識的比他們多多了!聽我的沒錯!」

02聽著婆婆不善的口氣,婷婷不再言語。婆婆才剛來,她不希望兩人有一個不愉快的開始,何況今後還要一起住著,天天箭拔弩張的也不好。

接下來幾天,婆婆把冰箱裡的羊肉、兔肉和螃蟹等都煮了,但她一個也沒給婷婷吃,她自己一面吃著,一面勸洪亮多吃,說不吃就該壞了,娘倆一面吃著,婆婆還一面對婷婷說:「婷婷,你也別以為是我不給你吃,故意讓你看著眼饞,我是為你好!你這段時間就吃些雞蛋、饅頭鹹菜什麼的,清淡點兒,對孩子有好處!」

婷婷一面點頭說是,一面低著頭喝著一點都沒有味道的雞蛋湯,她很想吃肉,想吃螃蟹,但如果她敢吃一點,婆婆就會念她幾天,何苦惹這麻煩。

孕8周的時候,婷婷的反應很厲害,一起床就吐,聞到油煙味更是受不了,連肉菜都不能看,有時候吃著飯猛地放下碗就跑廁所吐。一開始婆婆還問她幾句,後來一句也不問了,隨她吐去,婆婆自己坐桌子上安安穩穩吃自己的,看到婷婷不能聞肉味,她還特意每天都煮,她說了,懷孕了不能太嬌氣,越嬌氣越難受,就得多練練!

03婷婷因為孕反嚴重,請了一段時間的假在家休息,頭一兩天她一直躺著,吃不下飯,連水都不能喝,甚至連聽到外邊吵鬧的聲音她都犯噁心,但婆婆總是隔一會來問一下她要吃什麼,要麼就端著牛奶和一個水果讓她吃下,說她什麼也不吃孩子就不長了,有時候她剛迷糊過去,婆婆就把她搖醒,讓她煩不勝煩,就算她故意裝睡,婆婆也固執地要把她搖醒,非逼她喝下自己煮的東西。

婷婷實在沒力氣同她爭執,就勉強喝下,婆婆煮的湯剛下肚,她就忍不住飛跑進廁所使勁吐,連膽汁都給吐出來了。讓婷婷心寒的是,婆婆非但沒體諒她孕反的辛苦,反而不斷埋怨她糟蹋東西,說那湯是她花了多少錢、多少功夫煲出來的呀!不管怎樣都不該吐……

聽著婆婆絮絮叨叨的聲音,婷婷簡直煩得想跳樓,本來孕吐就很難受了,還有個人不停地在耳邊嗡嗡,簡直就是個酷刑!

後來婷婷實在忍不了了,就說:「媽,我現在什麼也吃不下了,求你了,別再叫我吃了!也別再進我房間了,我只想好好休息會!」說著,婷婷當著婆婆的面將臥室門反鎖。這下可惹怒婆婆了,她在外面跺著腳喊:「這是什麼意思?啊? 這是什麼意思?敢情我侍候你還侍候出錯來了,你什麼態度啊?」

04婆婆整整在外面罵了一個小時,婷婷都沒有回應她,孕反的折磨加上心裡的委屈,讓她眼淚不停地滑落,她只能把頭埋在被子裡偷偷流淚。她聽到婆婆在客廳給洪亮打電話了,一面打一面控訴婷婷的各種「罪狀」,說著說著竟然哭起來了。但不管婆婆怎麼鬧,婷婷再也沒出去看她一眼,以往婆婆生氣,都是婷婷先哄她,向她低頭,但現在她實在沒力氣去哄婆婆了。

她給洪亮發了一個長長的資訊,跟他說了自己這段時間的遭遇和心情,字字情,句句淚,她還回憶了和洪亮相愛相守的小日子,憧憬有孩子後一家三口的幸福美滿,但現在的折磨已經讓她變得脆弱又無力……對于婆婆的事,婷婷只是隻言片語蓋過,但聰明如洪亮,他一定能猜到發生了什麼。

自從婷婷不讓婆婆進她臥室開始,婆婆對她的態度更惡劣了,洪亮在家還好,她會虛情假意地問婷婷想吃什麼,她去買來做給她吃,但洪亮一走,她就到沙發上躺著看電視,擺著一張臭臉不理婷婷,有時候婷婷跟她說話,她連哼都沒哼一聲。婷婷見她這樣,也不管她了。

05有一次婷婷見地板實在髒得不行,她就去拿拖把準備拖一下地,這時門外的鎖突然響了,應該是洪亮回來了。婆婆連忙從沙發上一躍而起,沖過來搶奪婷婷手裡的拖把,婷婷還沒反應過來呢,本能地把拖把往懷裡一藏,誰知那個拖把頭頭就撞到了婆婆的額頭,這一撞力度還不小,婆婆捂著額頭「哎喲」一聲,婷婷慌忙丟下拖把,想看看婆婆的傷,但她就是捂著不給看,嘴裡不停地喊疼,等哄亮進門後,婆婆一臉委屈巴巴地看向洪亮。

「怎麼了?」洪亮關心地問。

「兒子,你媳婦打我,都給打淤青了!」婆婆一面說,一面抹著眼角。

婷婷站在一邊,無措地握著雙手:「我不是故意的,我沒想到……」

「什麼不是故意?你就是故意的,下這麼重的手!」婆婆沒等婷婷說完,一頓搶白。

洪亮看了看他媽,又看了看婷婷,他眼裡滿是憐惜。

「是嗎?我就怕你們鬧矛盾,所以在家裡裝了監控,我現在就調監控來看一下。」洪亮說。

「調監控就不用了,這點傷一會就好,也要不了命,往後我們都小心點就行。」婆婆慌忙阻攔。

「那不行,你說婷婷打你,我得看看是怎樣打法,如果她真的對你不敬,那我也會批評她。」洪亮說。他執意查看了這段時間家裡的監控,從監控畫面裡,他看到婷婷吐得撕心裂肺的模樣,看到她忍著痛苦幹家務的艱難,也看到他媽媽跳著腳罵婷婷的畫面……

洪亮沒想到,自從他媽來後婷婷竟然受了這麼多委屈,難得的是她一直沒說半句婆婆的壞話,也從不告訴他自己的苦。洪亮的眼裡流下淚來,對于妻子,他虧欠得實在太多了!曾經說過要保護婷婷,要照顧好她,可現在他又做了什麼?

當天晚上,洪亮不顧他媽的反對,執意收拾了老太太的行李,連夜把她送回了鄉下,他決定好好彌補這段時間對婷婷的虧欠。

後記:

婆媳能相遇,是幾百年修來的緣分,如果不懂得珍惜,也別讓彼此深愛的那個男人飽受夾板氣。

妻子愛丈夫,就得尊重婆婆,婆婆愛兒子,就得疼愛兒媳。如果做不到互敬互愛,那就保持距離,讓距離產生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