鱟:活了4億年,「藍色血液」比黃金還貴!被人綁著抽血還吃到瀕危!

鱟(讀音和「后」相同),是地球上最古老的生物之一。曾經的它們因為擁有獨特的藍色血液,成為了人類的「獻血冠軍」。

為什麼它們的血液會是藍色的,還能夠救人無數?

鱟真的是「美味」嗎,為什麼會被吃到瀕臨滅絕?

地球「活化石」——鱟

在4億年前的奧陶紀,原始魚類才剛剛問世,恐龍還沒有稱霸世界,鱟類就已經在海洋里誕生了。它們經歷過無數次地球災難,見證了許多生物大滅絕,直至今日仍然保留著原始而古老的樣貌。

從外形上看,鱟呈扁平的圓盤狀,堅硬的外殼上露出兩個圓溜溜的小眼睛,還有一條長長的尾巴,像一只大號蝌蚪,丑萌丑萌的。但是它們的身體并不柔軟,如果將鱟翻過身來,就能看到它們那紅黑色的鉗子和腿,跟大龍蝦大螃蟹非常相像。

然而與眾多節肢動物不同的是,鱟的身體里擁有神秘而獨特的藍色血液,這一點和章魚是一樣的。因此,這兩兄弟也常常被當作「外星人」,這實在是天大的冤枉。相較于鱟4億年的歷史來說,章魚甚至更加古老,起源于5億年前,是地球上真正的原住民。而它們體內的藍色血液,極有可能是那個遠古年代特殊環境下的產物。

鱟血為什麼是藍色的

我們平常見到的動物血液大多數都是呈紅色的,但是章魚和鱟的血液卻是藍色的。這是因為大部分動物的血液,是依靠含鐵元素的血紅蛋白運輸氧氣的,鐵元素與氧氣結合就會呈現出紅色;而鱟運輸氧氣的蛋白卻是含銅元素的,它與氧氣結合就會呈現出藍色。其實生活中也有這樣的現象,比如刀具和鐵門生銹變紅,而游泳池因為添加了硫酸銅消毒而呈藍色。

血紅蛋白

血紅蛋白和血藍蛋白的功能都是運送氧氣,只是血藍蛋白運送氧氣的效率比血紅蛋白低,如果單從進化論的角度來說,含血藍蛋白的生物是低等生物,而含血紅蛋白的生物進化得更加完全。但是從鱟在地球上存活的時間來看,它們能夠憑借這種獨特的身體構造,在無數次災難中存活下來,就證明了藍色血液具有一定的優勢。

鱟血為何救人無數?

事實上,后來科學家也發現了這一點。1956年,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動物學家弗雷德里克·邦(Frederick Bang)在研究工作中發現,鱟的血液里有一種特殊的免疫細胞——「阿米巴樣細胞」。

這種細胞對細菌非常敏感,一旦身體受傷,這些細胞接觸到了細菌,就會馬上釋放出一種能夠使附近血液迅速凝固的酶,將細菌囚禁起來單獨關押,避免造成更加嚴重的細菌感染。

「阿米巴樣細胞」

相對于這樣一種天生的免疫功能,人類在當時甚至還沒有辦法檢驗出致命細菌。即使一些藥物被污染了,甚至進入人體后,也沒辦法知道。

這種細菌感染經常會產生熱原反應,也就是體溫升高、發熱、頭痛、嘔吐等癥狀,嚴重者甚至會導致休克和死亡。

所以,在鱟血還沒有被醫用的時代,臨床診斷和治療用藥存在極大的困難,手術死亡率也居高不下。

根據鱟血遇到細菌凝固的特性,科學家們一致認為,這是一種檢測細菌內毒素的天然試劑。于是,經過進一步的研究制造出了 鱟試劑,這種試劑使用起來省時省力,很容易檢測出細菌內毒素。一經推出,就成為了世界醫療衛生領域檢測細菌內毒素的標準方法。可以說,在確保藥物安全和食品安全方面,鱟所發揮的作用是獨一無二的,因此它們救人無數。

需要用鱟試劑檢測的醫療器械

然而,正是這種不可替代的稀缺性,也讓鱟血的價格水漲船高,賣到了每加侖60000美元,約合每升10萬人民幣。成為了人類大肆抓捕它們的借口。而且想要抓鱟其實并不難,雖然它們在4月之前都會躲到深水區過冬,但是等到六月漲潮以后,就會陸陸續續爬到沙灘上產卵。在美國大西洋海岸上,制藥公司每年都能夠輕易抓捕幾萬只美洲鱟,然后運送到工廠里去抽血。

鱟群在沙灘上交配產卵

這個采血過程非常震撼和殘忍。只見一只只美洲鱟被綁好,運送到流水線上,它們的尾針和鉗子在機械的力量面前毫無威脅。工作人員將鋼針刺入它們的體內,取出總血量30%到50%的血液,然后再將它們運走放回大海。

美洲鱟抽血

盡管聽上去像是一個「雙贏」的辦法,但是被抽血的美洲鱟約有20%左右會因失血過多而死,每年仍有超過5萬只鱟會在「獻血」中死去。此外,在采血后鱟也會活力大減、行動緩慢。與其他未經采血的同伴相比,進過實驗的鱟也變得遲鈍,交配機率下降、產卵量銳減。

餐桌上的「美食」?

不光是美洲鱟因為暴利的市場而遭到過度捕捉。我國的中華鱟,情況也不容樂觀,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將中華鱟推向了餐桌。在上世紀80年代以前,中華鱟曾經廣泛分布于浙江、廣東和福建地區,當時餐桌上的中華鱟是非常常見的。估計在那個年代,出生在海邊的人大多都吃過。

鱟肉

但其實鱟并不是什麼人間美味。一位曾經吃過中華鱟的廣東朋友還曾經半開玩笑地說:「這東西的肉又苦又腥,我一個廣東人都覺得難吃,更別說別人了。」

事實上,如果看過泰國路邊攤上賣的鱟就能感覺出來了。小販用刀將烤熟的鱟殼打開,將殼上的肉仔細刮干凈,然后將鱟殼連同肝臟和腸胃一起丟掉。剩下能吃的部分看上去像被剁碎的臭豆腐,全部加起來也沒有多少肉,要是不加調料估計都沒人敢吃。

泰國小販在剝鱟殼和內臟

后來由于過度捕撈,中華鱟的數量銳減,這依然沒有阻止人們追求新鮮口味的欲望。很多餐館因為鱟血的藥用價值,開始鼓吹鱟肉能夠幫助退燒,甚至還有【壯*陽】的功效。

但是鱟血含銅很高,只能用于檢測細菌,而不能入藥。銅離子進入肝臟后會導致肝炎和干細胞壞死,懷孕的女性更不能攝入銅離子,否則會影響嬰兒的腦部發育。鱟肉更沒有這麼強大的功能,反而因為含有嘌呤和過敏蛋白,容易導致過敏引發肺水腫,甚至導致死亡。

2014年6月,浙江寧海一對夫婦就因為錯把圓尾鱟當成中華鱟煮來吃,導致神經性中毒,出現呼吸衰弱、心跳速度驟降等衰竭癥狀。專家表示中華鱟與圓尾鱟外形非常相似,但是圓尾鱟體內含有劇毒的河豚毒素,如果中毒后無法及時就醫很可能導致死亡。

看到這些活生生的例子,為了保護生態平衡,也為了自己和家人的生命安全,不要再把鱟當成餐桌上的美味了。更何況,中華鱟早已被列為國家二類海洋保護動物,食用保護動物是非法行為。為了保護東海鱟類的物種延續,我國已經開始通過人工養殖擴大中華鱟的數量,但是效果并不好,所以鱟的保護依然任重而道遠。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