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弟弟買房,我給了父母50萬彩禮,一年後「你弟弟結婚,30萬彩禮你拿」

 

有這樣一類父母,他們把女兒當成「物品」,當成索取利益的「搖錢樹」,結婚前是如此,連結婚後也是如此。

世界之大,這樣的事情屢見不鮮,那些為了兒子而剝削女兒的父母,說到底是思想的腐敗,算不上好父母。

重男輕女永遠都是經不起時間推敲的事情,養孩子是父母的責任,兒子是,女兒同樣也是。

自述人:趙女士,34歲

我與父母之間,只有金錢上的聯繫,我恨自己是女人,也恨自己出生的家庭。

每個人或多或少地都有一段自己關于原生家庭不幸的事情,而原生家庭對于我是一個再也不願想起的地方。

我32歲結婚,是人們口中的大齡剩女,之所以造成晚婚的原因其實不在我自己,而是我的母親,她是外人眼裡的「守財奴」,自私且重男輕女。

小學的時候,父母生了一個弟弟,從此弟弟成了父母手心裡的寶,而我自然而然地不受待見,弟弟犯錯受罰的是我,而我卻除了考試拿滿分能讓他們笑一笑,其他任何事情做再好也會被忽略。很小我就知道爸媽愛的是弟弟,我一個女兒得不到是應該的。

學業拔尖的我,勤工儉學讀完大學留在了上學的城市,從遠離家上大學的那一刻開始,我就決定不再回去,但人生很多事情都由不得自己,就如成家立業,再不濟也得回家讓父母了解。

工作之後認識了一個男人,上進對我很好,和我同齡,家庭條件不好,一起三年我帶回家商量結婚的事,多年不見的媽媽第一句話就是讓我滾遠一點。

我說:「我準備結婚,回來通知你一聲。」

母親說:「結婚?沒我的允許你敢嫁人?對方沒有50萬彩禮,我看誰敢娶你?」

聽著母親的話,我冷笑回答她:「結婚是我的事,和你沒有任何關係,你管好你兒子就行。」

母親沒在理我,轉過身問我男朋友:「父母做啥的?什麼工作?工資多少每個月?50萬彩禮拿了就帶走,沒有就拉倒。」

男友尷尬至極,但也老老實實地回答了我母親的問題:「父母都是農民,銷售工作,每個月辛苦一些能掙6000塊錢,我家庭條件你女兒都清楚,50萬的彩禮拿不出。」

母親聽完男友的話,呵呵一笑,扯著男友的衣服把男友轟了出去,至此我的第一段準備結婚的感情被母親終結,而我也再也沒談過戀愛。

我不敢談戀愛,因為母親,我怕,但人這輩子終究要嫁娶,而我自己也清楚,所以這些年我努力地奮鬥事業,在城市裡站穩了腳,也不再怕母親眼裡的幾十萬彩禮。

和現在的老公認識不到一年便結了婚,婚後他辭掉工作幫我管理公司,結婚的時候我拿著50萬的彩禮給了母親,在母親見錢眼開的表情裡,我離開家,在男方辦了婚宴,可悲的是我的父母沒有來,電話裡說沒空,要給弟弟看房子。

婚後第一年,母親通電話:「你弟弟談了女朋友,女方要30萬彩禮,還要有房子和車,房子我和你爸給了首付,車也買了。」

我問母親:「那就結婚啊,問我做什麼?」

母親氣哄哄地說:「你弟弟結婚,30萬的彩禮你拿。」

我在電話這頭笑了笑,對母親說:「你兒子是你親生的,我不是,從小你就沒有把我當成你女兒對待過,你現在也不要說讓我報恩的話,我結婚50萬彩禮是我應該給的,弟弟他自己是個男人,你能管他多久,我不可能給這個錢,我是你女兒,但我也是一個妻子,更是一個母親。」

說完我關了電話,有一絲後悔,但也覺得自己做得沒錯,父母生病這個錢我會給,但弟弟結婚給女方的這個錢,我堅決不會給。

現在很多母女用「孝順」綁架自己,從而達到自己的目的,但是,子女應該孝順父母,但不是孝順弟弟。誰家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坐享其成這種事兒,還是別想了。別等著「天上掉餡餅兒」,那是比重500萬彩票還要難的事兒。

重男輕女是舊時代裡的「荒唐」,養兒防老也不再是百分百的事,時代的發展,思想的進步,男女平等的情況下,當父母也要對兒子女兒一視同仁。

一碗水端平,才是正確的教育方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