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交通事故致殘,妻子卷走126萬賠償,拋下四個孩子與丈夫相依為命

這個男人叫尤勁松,他和妻子高瀾生養了四個孩子,一家六口過著平淡幸福的生活,可一場突如其來的交通事故打破了他們平靜的生活。

尤勁松為救妻子高瀾被車撞成了二級傷殘,左半邊身體失去知覺,生活不能自理,可是被救的妻子卻在拿到丈夫126萬的賠償款之後肆意揮霍,如今妻子卻拋下四個尚未成年的孩子和丈夫一走了之。

尤勁松整天看著昔日的婚紗照偷偷哭泣,他神情有些恍惚,尤勁松的母親說道,兒媳拋下兒子和四個孩子已經離家出走兩個多月,至今音訊全無。

三年前他們家遭到重創,兒子尤勁松發生了交通事故,沒想到交通事故賠償款126萬全部被兒媳婦掌管,如今這筆賠償款被兒媳全部帶走,為何高瀾要帶走丈夫的救命錢呢?

談及那場交通事故尤勁松傷心不已,當時發生交通事故的時候,他下意識地推開了正在看手機的妻子,自己來不及躲閃被撞成了重傷成了現在這個樣子,妻子只是輕微的擦傷,尤勁松無法接受當初拼命救下的妻子,現在嫌棄他自己沒有生活自理能力,還卷走了他的救命錢。

五次開顱手術將尤勁松從死神手裡救了回來,高瀾也一直對他盡心盡力地照顧,可126萬賠償款到賬以後,妻子徹底發生了轉變。

現在尤勁松和四個孩子由67歲的老母親負責照顧,六個人靠著每月一千多元的低保生活,高瀾究竟去了哪裡?她為何拋夫棄子一走了之?

在幾個月前,尤勁松無意中得知妻子曾在一家高檔酒店出入,他拖著病重的身體一步步挪著往前走,他只想找到妻子問個究竟。

疫情原因酒店並未營業,這裡的房價要比普通酒店高出許多,妻子過度消費的情況以前從沒有出現過,如今的高瀾人在哪裡?

以前,高瀾告訴尤勁松她在保險公司上班並且在外邊租房居住,但地址從沒有告訴過他,于是尤勁松猜測妻子對他有所隱瞞。

就在尋找高瀾沒有結果的時候,尤勁松的母親說高瀾馬上到家,記者陪同尤勁松立即趕去了他的家裡。

高瀾今年30歲,身材和長相都比較出眾,她說如果要拋棄丈夫的話,早在三年前就沒有必要陪伴丈夫度過最艱難的日子。

她說道,當初丈夫並沒有為了救她而被撞,只是兩人所處的位置不同,所以丈夫才被撞成如今這個樣子,那尤家所說的126萬賠償款究竟在哪兒呢?

賠償款包括三部分,尤勁松的後續治療和精神賠償;他母親的贍養費;四個小孩的撫養費,原本考慮到夫妻之間感情深厚,家裡人也十分信任高瀾,才會將這些賠償款都由她一個人保管的。

可家裡人怎麼也不會料到,高瀾卻將錢花在了不該花的地方。

尤勁松與高瀾結婚十年有四個孩子,高瀾在拿到丈夫的賠償款之後,為四個孩子和她買了七份保險,每年的費用高達七萬之多,更為奇怪的是,保險的受益人只有高瀾卻沒有又勁松,她這麼做的目的又是什麼呢?

聽到家人的質疑高瀾有些委屈,她哭著說買保險是為了四個孩子能夠有所保障,但她一直回避沒有寫丈夫名字這件事,難道她不考慮這個家庭的需要,而是獨斷專行地按照自己的想法支配這筆賠償款嗎?

126萬的賠償款到底還剩多少?一年時間不到卻只剩下65萬,這一切讓家裡人無法接受,尤勁松還需要後續的治療,四個孩子最大的十歲最小的只有三歲都需要費用,為什麼高瀾會這樣毫無節制地亂花丈夫的賠償款呢?

交通事故過去的三年時間裡,尤勁松都不敢來家門口的這個十字路口,這裡是他的傷心地,也是他與妻子婚姻發生轉折的路口。

回想起與妻子在一起生活十年的點點滴滴,悲傷不禁湧上心頭。

尤勁松在十八歲的時候,經介紹認識了妻子高瀾,十年時間他們生下了三女一兒,五年前還買下了一百八十多平的房子,沒有想到一場意外摧毀了這個幸福的家庭。

幾套上千的化妝品以及各式各樣的養生補品,並且高瀾還去美容紋眉使勁打扮自己,高瀾開始高消費的行為,是讓家裡人無法接受的,于是猜測高瀾的改變一定另有原因。

尤勁松說去年一年時間裡,妻子拒絕與他同住,還隱瞞自己的行蹤經常徹夜不歸,他懷疑妻子已經變心,並且在有計劃地轉移家裡財產準備跟他離婚,難道這場交通事故真是改變了十年的恩愛夫妻嗎?

高瀾說交通事故後的一年裡,都是她一個人在照顧著丈夫,丈夫曾經的五次病危通知書也是她經歷了內心折磨後簽下的,這些卻得不到家人的認可,也沒有人理解她生命中的頂樑柱倒下的瞬間,她心裡有多麼痛苦,那她對突然打扮自己又是怎麼回事呢?

高瀾明白這筆賠償款無法支撐這個家庭,她需要有經濟來源,而她在家專職帶孩子這些年已經與社會脫節,去找工作需要打扮自己融入社會,這些也是遭到家裡人的指責。

尤勁松出事後越發的沒有安全感,他害怕妻子會對他不管不顧,希望家人都勸勸妻子,沒想到他用錯方法,讓高瀾覺得這些年為家裡的付出都遭到否定,現實的壓力又擺在面前,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高瀾曾仔細想過,這個家庭失去尤勁松的經濟收入以後,家裡唯一的支撐就剩下她一個人,丈夫後續的康復費用,四個孩子的學雜費和家庭的生活開支,都是不小的支出,她的言語間透露著不願繼續承擔這份責任。

尤勁松明白這個家庭以及妻子面臨的巨大壓力,但他從一個年輕小夥變成現在生活不能自理能力的人,他希望妻子能夠繼續為他治療,但高瀾也有自己的考慮,兩人對未來計畫有著明顯的分歧,生活重心有了偏差,這時候高瀾說出了內心最難受的一件事。

兩個月前高瀾無意中發現,丈夫的手機多了幾筆給陌生女人的轉賬記錄,並且還有陌陌一些交友軟體,高瀾覺得自己全力在支撐著這個家,丈夫卻把心思都花在這些事上,她也就開始改變。

當初選擇與尤勁松結婚時就遭到家裡的強烈反對,儘管那時候他家裡的境況不是很好,但對高瀾體貼入微,高瀾認為尤勁松踏實肯幹的潛力股,不顧家人的反對與之結婚,但這場意外讓恩愛十年的婚姻不堪一擊。

丈夫出事後,高瀾嘗試做過房屋銷售工作,但婆家人不理解她,便在外租房居住,現在她在做保險銷售,每天四處推銷業務,面對現實生活的巨大壓力,親朋好友都不理解,周遭人群的流言蜚語,這讓高瀾覺得實在難以承受。

如果她離開這個家,一家人的生活該怎麼辦呢?

尤勁松是王玉鳳38歲時候冒著高齡風險生下的唯一兒子,從出交通事故現場那一天起,王玉鳳瞬間白了頭,如今兒子的日常起居都是由她照顧,母親有些艱難,每天三次900組康復訓練,是為了不讓兒子的大腿肌肉萎縮制訂的康復計畫,她瘦小的身軀常常無法挪動兒子但她依舊咬牙堅持,她知道兒子是她唯一的希望。

于是,約好雙方到當地司法所進行調解,見面的時候高瀾顯得有些冷淡,尤家人表示如果她們不離婚,那肯定是對尤勁松和四個孩子最好的方式,高瀾的態度卻不願意再繼續下去這段婚姻,也不願承擔這份責任,那這筆126萬的賠償款她又是作何打算的呢?

高瀾覺得尤家人自始至終都強調賠償款與她無關,是沒有把她當成一家人,司法所工作人員解釋道,法律層面上婚姻持續期間,一方因意外傷害得到的賠償款不屬于夫妻共同財產,高瀾不能隨意支配屬于尤勁松的賠償款。

高瀾執意離婚,讓尤家人都陷入了沉默,離婚原本不是尤勁松的本意,他明白離婚以後對四個孩子會產生巨大的傷害,他喪失了勞動能力無法給孩子美好的未來,作為父親又無法捨棄自己的孩子,他不能讓妻子回心轉意,感到傷心無力。

高瀾有些不負責任,作為妻子忘記了結婚時許下的承諾,如今站在自己的角度思考未來的一切,她有沒有想過丈夫的後半生將面臨多大的困難,日常生活都難以保障,她卻還是不願意歸還本屬于尤勁松的賠償款。

雙方僵持不下,司法所決定單獨跟他們溝通,經過司法所兩個多小時的調解,兩人協商一致決議離婚,尤勁松考慮到自身情況還是願意帶兩個孩子在身邊,它怕未來孤身一人生活沒了目標。

高瀾父母聽到女兒與女婿離婚趕到了司法所,原以為會勸說兩人不要離婚,沒想到卻是來要女婿在住院期間照顧他的費用,尤家人聽後氣急敗壞地決定起訴離婚。

持續一下午的調解最終不歡而散,第二天,尤勁松去司法所申請司法援助的時候,高瀾提出願意再次進行協商解決。

她說經過一夜的思考還是要尊重父母的意見,她提出要尤家人支付1.5萬給母親,並且房產在兒子未成年前不能變賣,最終尤家人同意了讓步,尤勁松與家人都希望未來四個孩子還能有走動的機會。

可當雙方簽訂了協議之後,高瀾卻再次反悔,最後,尤勁松決定用法律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他們結婚時許下的承諾:無論貧窮還是富有,無論健康與疾病都會不離不棄,可如今驗證了那句: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十年的相濡以沫最終化為對簿公堂。

做人不能太自私,畢竟那是捨命救你的丈夫……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