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场顺序很重要:陪泰王游船时西拉米趴地,苏缇达端坐,诗妮娜呢?

马上就好 2021/10/29 檢舉 我要評論

玛哈·哇集拉隆功虽然不是却克里王朝中风流的男人,更不是后宫最多的君主,但是却因为对妻子无情和喜好新人,引起了远超其它人的关注度。

众所周知玛哈国王有着诸多漂亮的妻子,然而这些女人中如今还能在后宫屹立不倒的只有苏缇达和诗妮娜,而其它女人都消失在时间的长河中。-

大众都认为玛哈国王的白月光是西拉米,这个女人是他岁月中最温柔的一面,两人见过了皇宫的星河,也携手出访了其它王室。但是依旧没有抵挡过时光的无情和玛哈的花心,最终西拉米走向了被废除的道路,而新人苏缇达摘取了胜利果实。

并不是苏缇达比西拉米要胜出多少,而是出场的时机太重要了。西拉米正是在泰王年轻力壮的阶段,手握权力又面对诸多诱惑。而苏缇达上位的时机,正是他需要为了平息民愤,树立正面形象的时刻。他不一定有多么爱苏缇达,但是却很需要这个女人。

西拉米和苏缇达都是泰王的正妻,且赶上了盛大的游船活动。西拉米是恰逢庆祝普密蓬加冕周年,作为王储妃西拉米乖巧地趴在岸边,恭送公公丈夫等一行人坐上规格最高的船。

而她随后登上相对不那么华丽的船,西拉米很有分寸感,从不去触碰不属于自己的权力。若是没有那群情人的怂恿和拖后腿,或许她的结局会完全不同。

而苏缇达也有机会参加盛大的游船活动,那就是在19年玛哈加冕之后的庆祝。玛哈国王穿上黄金华服,而苏缇达则是佩戴来自王室珍藏的珍宝腰带,两人并肩坐在华贵的船只上,提帮功作为王室唯一合法男性继承人跟随其后。

而其它王室成员帕公主和思蕊梵公主则是乘坐另外一条小船。其它旁支公主则是没有游船的资格,坐在岸边观看。

那么问题来了,泰王的宠妃诗妮娜去哪了?自然也是没有资格登船的,无论玛哈国王多么宠爱这个女人,都无法掩饰她地位低微的事实。作为妾室是无法和核心成员相提并论的,甚至还要排在旁支公主的后面。

就算是游船这个活动,其实也挺“双标”的,不过这种双标是刻在王室骨子里面的尊卑。西拉米趴在岸边是因为她当时只是王储妃,而苏缇达坐在船内,已经是王后的身份。

可诗妮娜是谁?她可是被废被关押之后还能杀出一条血路的女人。虽然正式大型官方游船活动,她没有资格乘坐,但是普通公务中的低档次游船活动,她还是可以撒娇让泰王准许她陪同的。

于是在后来的公务中,我们才能看到贵妃和王后都是盛装打扮的陪同泰王一起游船。但是两者之间仍旧有着非常鲜明的等级差距,无论是行走,还是乘坐,诗妮娜都距离国王较远。

苏缇达是一个幸运的女人,她出场的时期是那么的恰好,正好是玛哈需要一个正面妻子的形象来挽回他形象的时刻,而又是那么恰好她学历高情商高。

如果苏缇达是第一个遇见泰王的女人,她并不会成为王后,她得到后位真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都齐全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