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歲巨嬰沒上過一天班,在家啃老24年,94歲母親至今為她洗衣做飯

《鋼鐵是怎樣煉成的》中曾寫道:「人的一生應當這樣度過,當他回首往事時,不會因虛度年華而悔恨,也不會因碌碌無為而羞恥。」然而,現如今社會上不少青年在人生的高光期虛度年華、碌碌無為,甘願做社會的蛀蟲和吸血鬼。

如社會中一種現象——啃老,啃老族既可憐又可恨,可憐之處在于他們的一生完全由于父母溺愛造成,可恨之處在于他們對社會毫無貢獻,長期拖累家庭。如湖南這起啃老案件,還引發了家庭矛盾和衝突。因為家中52歲么女啃老24年,兄弟姐妹們不滿,母親94歲老母卻連連包庇。這個家庭的未來將走向何方?

熊小莉出生在湖南一戶農村家庭,上面有5個哥哥姐姐。她出生時,父母已經40多歲了。作為老來子,她享受到全家人的關愛和寵溺,從小到大沒有受過一丁點苦,因此養成了乖吝、囂張的脾氣。

不過熊小莉最幸運的地方在于她有一副漂亮的容顏,憑藉著美貌,1986年,19歲的熊小莉攀上了浙江的一個大老闆,早早地就成了闊太太。她比在家裡更「尊貴」,從來不用幹活、不用工作,每天都可以坐著小轎車去電影院看電影,還可以去旅遊、散心。

然而這段婚姻卻沒能維持太久,因為熊小莉就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典型代表,空有美貌,卻沒有內在涵養,她很快就被婆家厭棄,丈夫也常常被她無理取鬧的姿態鬧得不得安息,因此兩人兩年後就離了婚,熊小莉還分了14萬塊錢的財產。

這筆巨額資產,讓熊小莉失婚後又過上了一段奢靡的生活。等到她兜裡空空如也時,這才有些驚慌。不過她此時並不打算自己動手豐衣足食,而是再找一任丈夫接著揮霍。她就像那寄生植物菟絲子一樣,攀附著別的植物,吸取宿主的養分。一旦宿主被吸幹抹淨,就再找下一家。

很快,她又憑藉著美貌扒上了一個小老闆。與第一段婚姻幾乎別無二致,這一任丈夫很快也看清了她的嘴臉,兩人因為熊小莉的事兒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最終小老闆同樣也無法忍受她的「公主脾氣」,和他離了婚。

失婚以後,熊小莉仍舊不思進取,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生活態度出了大問題。在她的人生理念中,自己根本不需要努力,小時候靠父母,長大靠丈夫就完全可以生存。其實如果她能做一個合格的家庭主婦,即便不工作照樣也能幸福美滿地生活。但是她既不出去找工作,又不想在家裡做家務,連孩子都沒有生過,那麼在她的眼中,婚姻根本就不是與丈夫之間經營的一門生意,而是變成了她偷懶的砝碼。

因此之後熊小莉的人生也很好猜測,她又找了一任丈夫,這次不是富裕的老闆,而是一名普通的清潔工,因為她已經有過兩段婚姻經歷,老闆們都看不上她,她只能退而求其次找個清潔工養活自己。

清潔工倒是任勞任怨,因為他比熊小莉大了好幾歲,性格成熟,而且此時熊小莉的姿色也還算漂亮。但是清潔工沒有嫌棄她,她倒是先嫌棄起來丈夫。所謂「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習慣了大富大貴的生活,她再也無法適應尋常人家的日子,因此這段婚姻雖然平穩順遂,熊小莉卻主動提出失婚。

她可以說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好不容易有人不在意她的脾氣,又願意養著她,但是她反倒挑挑揀揀的。離了婚以後,她本來還想再找男人,奈何此時她已經30歲了,臉上褪去了年輕時清純優雅,取而代之的是細細碎碎的皺紋。

此時她已經身無分文,又暫時找不到丈夫供養自己,無奈之下只能回家與母親共同生活。在家裡她仍舊像在夫家一樣,從來不幹活,不工作。母親都已經70來歲了,早些年已經喪偶,家中的所有孩子又都搬了出去,所有的家務活都落到她身上,她甚至還得給熊小莉洗衣服。

如此可怕的「巨嬰」,簡直是聞所未聞,關鍵是她的母親絲毫不在意,從來沒有責怪過她,也沒督促她出去找工作,反而無怨無悔地照顧著么女。從母親的態度中我們就能發現,熊小莉墮落至此,她的父母就是罪魁禍首。

熊小莉啃老的行為,惹來了姐姐哥哥們的不滿,不過他們都已經跟著家人們搬出去住了,所以也不好再去提醒熊小莉。然而接下來的兩件事,卻讓他們不得不在意。就在2008年時,他們家有一套老宅拆遷,可以分配到20萬元的補償款。經過他們家裡成員的商量,決定四個哥哥姐姐平分20萬元,各自存在銀行中,待母親病重之時用于看病。

然而,就在補償款打給哥哥姐姐的同時,母親卻將名下一套80平方公尺的房屋過戶給熊小莉,這讓哥姐感覺母親太過偏心。不過因為熊小莉本來就和母親住在一起,所以他們當時也沒有提出異議。

直到十年後,母親身上發生的一件事,卻重新點燃了拆遷糾紛的這把火。這些年來,熊小莉仍舊沒有出去工作,繼續她的「啃老」事業。母親已經94歲高齡,還要出門買菜,在家做飯洗衣服。但是她的身體太脆弱了,某次去買菜的時候不小心摔倒,直接把腿摔骨折。

熊小莉將母親送到醫院後,就跑到姐姐哥哥那兒要醫藥費。四個哥姐聽聞後十分憤怒,斥責她:「你把母親每月1400退休金都私吞了,還吞掉一套房,現在居然來跟我們要醫藥費!」他們最終並未談攏,熊小莉吃了個閉門羹。

她付不起醫藥費,于是只好去居委會那裡狀告幾個哥哥姐姐,希望他們能承擔起母親的醫藥費。在居委會的調解之下,哥哥姐姐們只好先花了幾百塊錢找了個村醫。但是村醫治療技術不過關,母親受了很多罪,骨折的傷勢反倒加重了。

熊小莉實在無奈,眼見著老人越來越痛苦,她只好再次將哥哥姐姐告上了居委會。其實他們幾個最大的矛盾就在于,熊小莉私吞了母親的生活費,哥哥姐姐則沒有按照當初的約定,用拆遷款治療母親的疾病。

他們幾人同樣作為母親的子女,其實都有義務付出這筆醫療費用,並照顧母親。因為根據《民法典》第二十六條 父母對未成年子女負有撫養、教育和保護的義務。成年子女對父母負有贍養、扶助和保護的義務。第一千零六十七條 成年子女不履行贍養義務的,缺乏勞動能力或者生活困難的父母,有要求成年子女給付贍養費的權利。

最終,調解人員制定了一份協定,上面的內容表示,老人每個月1400元退休金分配成三份,400塊錢用來治病,500元用于生活所需,另外500元交由大哥熊某暫存。如此一來,熊小莉就沒辦法再霸佔母親的退休金,而母親的傷也可以得到救治。

不過事實上,雖然熊小莉是「啃老族」,但她的行為又不單純是罪惡的,從一些細節方面能看出她保留著一絲孝心。因為她在母親生病的時候,一直陪在身邊照料,從未拋棄過母親。相反,幾個哥哥姐姐領了補償款,卻絲毫不管母親的病。從此處我們也大致能明白母親的苦心,她之所以把80平方公尺的房屋過戶給熊小莉,可能就是害怕去世後幾個哥哥姐姐爭搶。讓人最擔憂的是,當老母親去世後,熊小莉再也無人可「啃」,那時她該依靠誰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