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發現女兒非親生,逼問妻子,妻子:租客太多,不知道是誰的

步入中老年的夫妻,本該相濡以沫,共度餘生,陪伴是最簡單的幸福。然而婚外情就如同一把利劍,將原本和諧的夫妻感情割得稀碎。感情破裂後,有的夫妻尚能和平分手,但有的卻鬧得人盡皆知,雙方都下不來臺,甚至會釀成一樁慘劇。

46歲的劉菊清就遇到了這種情況,她和前夫離了婚,獨自帶著可愛的女兒生活。但這對夫妻並沒有分割財產,兩人都住在一棟800平米的出租房內,靠收租過日子。 可是好景不長,前夫把娘倆居住的房間停水停電,還揚言要把她們趕出去。

即便不再是夫妻,但和女兒的親情總不能割捨吧?然而當記者詢問為何要把女兒也趕出去,男主人卻一臉委屈地說:「 女兒根本不是我親生的!」

面對前夫的逼問,劉菊清有氣無力地回答說:「 當年租客太多,我也不知道女兒是誰的。 」

這是怎麼回事?

停水停電,將妻女趕盡殺絕

當記者來到劉菊清的出租屋時,房間裡一片漆黑,唯一的光亮就是一支蠟燭發散出來的微光。劉菊清12歲的女兒,正伏在點著蠟燭的桌子上寫作業。記者看到這個身形瘦弱的小女孩,不禁產生了一絲同情。

看到記者到來,劉菊清開始大倒苦水,她說:「 我前夫這兩個月停水停電,我買得最多的就是蠟燭。大人還好說,小孩每天都有功課要做,只能點蠟燭。我現在每天期盼的就是能下點雨,這樣我就能多屯點水,給孩子洗衣服用。 」

別說這對母女,連外人聽了都覺得可憐,可事情為什麼會發展到如此地步呢?

原來,劉菊香和丈夫石雙勝結婚已經19年了。一開始,兩人的感情十分不錯,石雙勝不僅被讓劉菊香出去上班,還把家務活全包了,把她寵成了小公主。

不僅如此,在結婚前,為了給兒子娶媳婦,石雙勝的父母還特意在鄉下蓋了一棟佔地800平米,共四層的小別墅,除了幾間房屋供家人居住外,剩下的全租了出去。結婚之後,石全勝把別墅交給妻子打理,收到的房租也基本拿給了劉菊香,小日子過得很不錯。

但是這樣的日子並沒有維持很久,劉菊香開始和丈夫爭吵不斷,並于2013年提出了失婚,法院調解未果後,終于在兩個月前判決了失婚。

法院雖然判決了失婚,但並沒有對房子進行分割。因此從那時開始,夫妻倆達成默契,劉菊香帶著女兒生活,負責收西邊樓的房租,石雙勝則和父母生活在一起,收東邊樓的房租。

按理說,做夫妻不成,但情義還在,況且還有一個共同的女兒。但是這兩個月來,石雙勝屢屢刁難娘家, 不僅停水停電,連前妻去鄰居家藉水也要辱罵一番,更過分的是,石雙勝把西邊樓的租戶都給趕走了。失去了租戶,就沒有了收入,這不是把前妻往絕路上逼嘛!

為了了解事情真相,在劉菊香的帶領下,記者見到了石雙勝。面對記者的質疑,石全勝的回答卻讓人大跌眼鏡。

妻子出軌,被監控拍下全過程

得知記者的來意後,石雙勝怒目圓瞪,表示不想再看到劉菊香。在記者的調解下,他終于同意說出事情的實情,但只想和記者單獨聊聊。

進入房間後,石雙勝徹底爆發了,他控訴劉菊香:「 今天我就告訴你,她到底是個什麼人!她不是一個好媳婦,我每次回家都吃不上一口熱飯。平時也見不到她人,經常打牌到深夜,就知道打牌。」

難道這就是夫妻倆失婚的原因?沒那麼簡單。石雙勝繼續說道:「 我給她們斷水斷電,不只是因為她懶,她還背著我和男租客搞在一起,我在監控裡看得一清二楚,你說但凡是個正常男人,也受不了自己的媳婦出軌吧!」

記者越聽越迷糊,這又是怎麼回事?

據石雙勝講,為了租客們的安全,他給每層樓都安裝了監控。可是某一天他發現,三樓的監控被人莫名其妙地剪掉了。 石雙勝查看監控時,認出了最後一個出現在監控裡的人影,正是自己的妻子劉菊香。

石雙勝立刻斷定,妻子剪斷監控,是因為她和住在三樓的某些男租客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因為時間太長,那段妻子剪監控的原始視訊被覆蓋,找不到了。

既然這樣,怎麼能證明劉菊香真的出軌了呢?這是石雙勝的父母站出來說話了。據二老稱,以前兒媳婦就濃妝豔抹的,穿著少量的衣服外出,夜不歸宿。不僅如此,他們還抓到過兒媳的出軌現場。

這種事不是一次兩次了,是經常這樣,我們怎麼能容忍自己的兒媳在外面偷男人? 」石雙勝的父親憤怒地說。

後來兩人離了婚,劉菊香四十好幾的人了,還和年輕人在一起玩樂,經常帶著陌生男人回來過夜。

然而當記者再次詢問劉菊香時,卻得到了不一樣的答案。劉菊香告訴記者,兩人真正的失婚原因是因為丈夫[吸·毒]。在結婚的第二年,她就發現丈夫有這種不良的愛好,常常跟她要錢,購買[毒·品],不給錢就對她大打出手。一開始,劉菊香還想為了女兒隱忍下去,沒想到丈夫變本加厲,她實在受不了,這才提出了失婚。

破鏡難圓,記者知道不可能讓這對夫妻重歸于好,眼前最需要解決的問題是:雙方雖然失婚了, 但房子屬于兩人的共同財產,石雙勝嚷著要把母女趕出去,他有權利這麼做嗎?

房產糾紛,各執一詞劉菊香坦言,在結婚之前,她在娛樂場所工作了幾年時間。在那裡,她認識了一個風度翩翩的男人,兩人一見鍾情,越聊越投機,選擇了閃婚。但直到結婚後,劉菊香才發現與對方性格不合,沒多久又閃離了。

直到快三十歲時,劉菊香才認識了後來的丈夫石雙勝。結婚錢,她聽說石家準備蓋房子,于是拿出了自己存的所有積蓄,共12.5萬元,交給了丈夫。 因此劉菊香認為,這棟房子理應有自己的一半,既然是這樣,憑什麼失婚後她就必須搬走?

事實真的是這樣嗎?記者又採訪了石雙勝,結果被對方告知,房子根本不是夫妻倆的共同財產,而是他母親的。 為了證明自己的說法,石雙勝還拿出了一本房產證,上面赫然寫著石雙勝母親的名字。

石雙勝的母親則告訴記者,劉菊香當初拿出來的並不是12.5萬,而是8萬,而且在房子蓋好之後,石家又把那8萬元還給她了。現在既然她不是家裡的兒媳了,自然要把她趕出去。

這時,站在門外偷聽的劉菊香走了進來,她面紅耳赤,斥責石家人說謊,根本沒有給過自己任何一分錢。如今自己年老珠黃,又被斷掉了生活來源,難道要讓她帶著女兒露宿街頭?

劉菊香此話一出,石雙勝頓時怒不可遏,他站起來怒斥前妻:「 那女兒是我的嗎?你不知道你做過什麼? 」

女兒非親生,妻子:租客太多,不知道是誰的

石雙勝為什麼會有如此激烈的反應?

原來,當初他看劉菊香年輕貌美,于是把她追到了手。結果在婚後,他發現妻子經常打扮妖艷,深夜外出,一整晚不回來,外面傳得風言風語,都說他媳婦出軌了。 石雙勝起初還不在意,但隨著女兒漸漸長大,他看女兒越來越不像自己,心裡犯起了嘀咕。

為了查明真相,石雙勝在四層樓裡都安裝了攝像頭,果然發現妻子經常帶著陌生男子進進出出,尤其和三樓一個男租客交往甚密。結果當他準備繼續「偵查」時,才發現三樓的監控被妻子剪掉了。

石雙勝頓時怒火中燒,向妻子討要說法。 劉菊香卻大言不慚地說,住在這裡的男租客太多,她也不知道孩子是誰的。劉菊香不僅不反思自己的過錯,還埋怨丈夫不關心自己,她才通過別的男人尋找慰藉。

石雙勝一怒之下,帶著女兒做了親子鑑定,結果很快出來,女兒確實不是自己的。于是,石雙勝決定和劉菊香失婚,不僅趕走了所有租客,還把這對母女的房間停水停電,一定要把她們趕出去。

面對前夫的質疑,劉菊香沉默了,態度也不堅定,始終不肯說出真相。 但她表示,自己以前在娛樂場所上班前夫是知道的,而女兒的身世也是前夫默認了的。

石雙勝已經不想和前妻再有來往,在調解最後,他直接拿出一份法院的判決書,上面寫明: 夫妻雙方婚內財產一人一半,女兒歸女方撫養,由于女兒非男方所生,女方應當向男方補償一定的經濟損失。

事到如今,石雙勝只想早日擺脫劉菊香,他放棄法院判決的部分補償,並同意把另外一處房產過戶給劉菊香,然後再補償她8萬元。條件只有一個,就是希望劉菊香帶著女兒盡快搬出去。

但劉菊香拒絕了前夫的提議,她表示會被女兒送到舅舅家,白天她會去照顧女兒,晚上還會回來住,和石雙勝死磕到底。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