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心丈夫求原諒我假裝大度,暗地設局轉走大半財產後提失婚

天冷下雨,最適合做的事情便是睡覺,我把房間空調的暖氣開好,香薰點上,晚上九點來鐘便躺在床上睡覺。

當我睡得正香時,脖子卻被冰冷的東西觸碰到,直接把我嚇得一哆嗦,人也醒了。

我睜著迷迷糊糊的眼睛,看到衛國榮站在床邊,火氣瞬間飆起,「你是犯病了嗎?晚上做了你的飯不回來吃,也不知道死哪去了。現在我睡著了,你又來嚇醒我……到底抽什麼瘋?」

「文文,你先冷靜冷靜,我是有要緊事跟你說。」

「什麼事?」我看到衛國榮耷拉著頭,精神看起來有些萎靡,不見早上出門時的神清氣爽,心裡立馬有些忐忑起來,「是公司出事了?」

「不不不,不是。」衛國榮擺擺手,嘴張了張,又合上,眼神閃爍著不安。

我被他這要說不說的樣子弄得更加冒火,「有什麼你快說啊……真的是要急死我了……」

「老婆。」衛國榮剛吐出這兩個字,就噗通一下,直接跪在我面前,「你能不能先答應我,不要生氣……」

好傢伙,看他這架勢,不用審,肯定是做了壞事,否則平日愛擺老闆架子的人,會主動給我下跪?

我心裡涼了半截,用力咽了咽口水,「你白嫖被抓?還是在外面有情人?又或者是做了什麼違法犯罪的事?」

「我……我是外面有……有一個女朋友……而且……」

「什麼?」我沒等衛國榮把話說完,就直接跳起來,狠狠推了他一把,「你竟然真的在外面養小情人?衛國榮,你對得起我嗎?你心裡還有我們這個家嗎?」

衛國榮順勢跌坐在地,低頭抹了一把臉,「老婆,我錯了……我真的好後悔自己一時受不了誘惑,做出背叛家庭的行為……你打我……你罵我……」

「你……」我嘴巴張了半天,手也舉得高高的,真恨不得直接把他打死算了,不,就算打死他,也難解我心頭之恨。

二十七年,我們結婚了整整二十七年,這期間身邊有很多男人出軌偷情,很多夫妻分居失婚。

只有我倆的感情一直如初,雖然偶爾會吵吵鬧鬧,但大部分時間都是甜蜜溫馨的。

我們不管去哪,必定是手牽手;吃飯時會互相給對方夾菜;晚上會躺在床上摟著聊天;分別時還會互吻一下……

朋友們都說我倆讓他們認識到了什麼才是真愛;兒子經常打趣我倆是真愛,他是意外;妹妹老是揪著妹夫的耳朵讓他多跟衛國榮學習學習……

這樣的感情這樣的男人這樣的婚齡,讓我以為沒有意外的話,必定是能攜手白頭的,哪料到他突然冷不丁地告訴我,他在外面有女人了。

等等,他剛才還說了而且兩個字……而且什麼?

我強忍住怒火,指著他的鼻子,「你除了出軌女朋友,還有什麼事瞞著我?」

「她……她……她懷孕了……還逼我失婚娶她……」

我瞬間感覺天塌下來了,眼前發黑。

2如果可以,我寧願衛國榮出交通事故或者遭遇什麼意外,直接死翹翹了,讓我中年守寡。也好過眼前,要我面對他出軌偷情還有私生子的局面。

真的,我聽完他講的話,都感覺無顏見父母兒子,仿佛做錯事的人是我,背叛家庭的是我。

我替他羞恥。

難道真像閨蜜嘲諷的那樣,沒有貓不吃魚,沒有男人不偷腥。

可為什麼?

我都不理解衛國榮為什麼要出軌。

難道我保養不好嗎?難道我對他不好嗎?難道他在家裡感覺不到幸福嗎?難道他不怕妻離子散嗎?

「老婆,你打我,罵我好不好?求你不要不說話,你這樣讓我很擔心……」衛國榮主動抓起我的手往他耳朵上扇了一巴掌。

他還想要扇第二巴掌時,我用力抽回了自己的手,不是我心疼他,而是我不想碰到他……因為嫌髒。

我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歇斯底里吼了起來,「那女人叫什麼名字?怎麼認識的?在一起多久了?」

衛國榮低下頭,絞著手指囁嚅道:「她叫黎小蘇,是公司的員工……在一起快半年了……」

「好啊衛國榮,兔子都不吃窩邊草,你竟然對自己公司的女員工下手……也就我傻,那麼信任你,從不看你手機查你資訊,你說加班說出差,我也從沒懷疑和詢問過……結果呢?你就是這樣對我的?」

明明有不少人曾善意地提醒我,讓我看好自己的老公。可我每次都自信滿滿地說即使全世界的男人會出軌,衛國榮也絕不會,他對別的女人都沒感覺。

呵呵,傻,真傻,天下第一傻就是我。

「文文,我知道是我犯渾,我錯了……我對不起你……你別……」

「哈哈哈哈。」我怒極反笑,覺得衛國榮講的話真的可笑至極,我真的搞不懂,既然知道自己做的事是錯的,幹嘛要去做,是有人拿刀架著去做嗎?

我看不是犯渾,是犯賤。

「別講這些,我懶得聽……你主動跟我坦陳自己出軌偷情,又有了私生子,是想幹嘛?打算失婚娶小三?」

「不不不,不是的。」衛國榮猛地搖著頭,伸長脖子解釋道:「我心裡愛的人從始至終只有你一個,當初是我和她去應酬,自己喝醉後稀裡糊塗發生關係,接著她纏上我……才不得不和她在一起……」

我用力深呼吸了幾下,努力讓自己不要因他的話而噁心到把隔夜飯吐出來,「衛國榮,你還是人嗎?自己做出偷情的行為,還敢口口聲聲說愛……你別侮辱了這個字和我……因為你不配。還有,你若沒有那樣的心思,女下屬敢主動爬上你的床?」

那一刻,我發現自己愛了幾十年的人變得很陌生,像從來不曾認識過一般。

真的找不到詞語來形容自己此時具體的感受。

我不想看到他,不想和他共處一室……不然,我怕自己會發瘋,做出難以控制的行為。

3當即,我收拾衣物,要搬到另外一套小房子去住。

衛國榮攔著我,說要和我繼續談談,他不打算失婚,但黎小蘇逼他失婚,不然就大鬧公司。

現在的小三也真是倡狂,一點廉恥之心也沒有,不僅破壞別人的家庭,還想借肚上位。

「我現在不想見到你,也不想跟你說話……我要冷靜一段時間,別來煩我,OK?OK?」

衛國榮見我情緒有些失控,不敢再提那事,然後提出讓我留在家裡,他去別的房子住。

本質上,該離開的人是他,可我現在不想呆在與他有共同回憶的地方,更不想看到與他相關的任何東西。

我匆匆收拾了幾套衣服和日常用品,拖著行李箱出門,外面風大雨大,路上行人和車輛都沒多少。

幸好小房子離得不遠,開車不到五分鐘就到了。

當時買這小房子是為了公公婆婆以及親戚朋友過來時,既有地方住,又不會打擾到我們日常的生活。

由于平常沒人長住,房子佈置得很簡單,家電傢俱也都是便宜貨,以往一兩個月我都不會過來一次,沒想到現在卻成了我的療傷之地。

夜已深,可我毫無睡意,心煩意亂之下,點了一些燒烤和啤酒。

外賣送到時,我看到送餐的是一個三十來歲的女人,她的頭髮已經淋濕,臉上也濕漉漉的。

我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讓她進來用風筒吹幹頭髮,喝點熱水。

她搖搖頭,說自己的小孩在家裡沒人看,送完餐便要趕著回去,還讓我記得給好評。

女外賣員匆匆離開,地上留有水跡。

我看著她的背影,心裡不免有些感慨,在下雨天的深夜還出來跑外賣的女人,到底是她老公不會賺錢,還是她已經失婚要一個人撐起一片天?

我想了一會,想不出答案,隨即晃了晃頭,嘴角勾起一個嘲諷的笑,自己的老公都有私生子,婚姻搖搖欲墜了,我居然還有心思去同情別人……

也不知道到時候事情曝光,失婚收場時,誰會來同情我。

估計也有不少人看笑話吧。

從校園到婚紗的美好愛情,終是沒能走到最後。

我一瓶又一瓶地往嘴裡灌著啤酒,本就是酒量一般的人,又加上心情鬱悶痛苦,很快就醉了。

半醉半醒之間,我腦海裡閃過衛國榮在海邊單膝下跪向我求婚的畫面。

我清楚的記得當時的感動和喜悅,他則是激動到眼含淚水,又哭又笑……若是時光能永遠停留在那一刻,該多好啊!

4我把手機調成靜音,不接電話,不看資訊,一個人在小房子呆了兩天,這期間除了叫外賣外,就是躺在床上,醒了發呆,困了睡覺……一切只能用渾渾噩噩四個字來形容。

到了第三天早上,我醒來上廁所時,從鏡子裡看到自己的眼睛又紅又腫,頭髮很油耷拉在額頭上,眉頭因為一直緊皺變成了深深的八字痕……

我一點也不想承認鏡子裡這個又老又醜又滄桑的女人是我,明明早幾天我過生日時,大家都誇我漂亮有氣質,看著才三十出頭。

偶爾自己單獨出門時,還會有異性主動搭訕。

玲瓏的身材,白皙的皮膚,沒有一絲皺紋的臉蛋,都是我花了重金才保養出來的,讓我一直引以為傲,更是吸引衛國榮歡心的本錢……

這才幾天時間,我竟然變得年老色衰,慘不忍睹了。

不,我不能繼續這樣子下去,衛國榮不值得我為他傷心欲絕,行屍走肉下去。

小三都快打上門來了,我還躲在這裡以淚洗面,真的太慫太孬種了。

我要打起精神來,不就是男人嘛,不就是出軌嘛,只要我不拿他當回事,他就屁也不是……

自我心裡建設了一番後,我決定洗個熱水澡,把自己好好收拾一番,然後吃得飽飽的,再與衛國榮見面談判。

不等我吃完早飯回家,衛國榮就先過來了。

我聽到門鈴響時,以為是外賣員,打開門一看是衛國榮,第一反應是要關門,但被衛國榮眼疾手快給攔住了。

他此時鬍子拉碴,滿眼通紅,喃喃道:「老婆。」

往日這個聽起來甜蜜萬分的稱呼,如今再聽到,只覺得渾身不舒服。

我沒吭聲,轉身進屋。

「怎麼滿屋子都是酒味?你怎麼喝這麼多酒……很傷身體的,特別你胃又不好……你要……」

「呵,酒算啥,傷身而已,不像人,傷心傷肺。」

衛國榮聽完,神情一下子萎靡起來,「對不起,文文。這幾天你沒在家,又聯絡不上你……我吃不好睡不著,心裡真的很難受。我已經深刻地反醒自己了,你就原諒我這一次好不好?」

我仰頭灌了一大杯的溫水,才感覺自己活過來了。

衛國榮看到我喝水太急,下巴和衣服領口都有水流淌,連忙抽了紙巾,伸手想給我弄乾淨。

我直接後退一步,冷冷地望向衛國榮,「你現在道歉已經沒用了……至于原不原諒你的事以後再談,先說說怎麼解決你那情人的事。你確定不失婚?」

在他到來前,我看了他這兩天發來的幾十條資訊,都是道歉認錯加懇求原諒的,他多次聲明自己愛我不捨得離開我,只要我還願意和他一起,讓他幹嘛都可以……

現在,我還想親耳聽聽他的決定。

「不失婚,打死我也不會離……我真的就是一時犯糊塗,我又不傻,怎麼會放棄你這麼好的媳婦,選擇她?」

5以前我不懂,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的感情,怎麼會從很愛很愛突然變成很恨很恨。

此時此刻我終于懂了。

若是衛國榮不口口聲聲說愛我,我可能還沒那麼恨他,偏偏他在不停地強調自己對我愛,簡直是用刀在我胸口劃了一下又一下,無異于殺人誅心。

我暗暗地用力掐了幾下自己的大腿,默默提醒自己,冷靜冷靜,把他當傻瓜就行,千萬別發怒誤了自己的大事。

「你有什麼打算?」

衛國榮巴巴地望著我,目光裡帶著不安和期待,「我想你和我一起去見她,讓她知道她破壞不了我們的感情和婚姻,拿點錢知難而退,把孩子打掉,不要再來打擾我們的生活。」

我刨了他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嘲諷,「衛國榮,虧你還做了十幾年老闆,自己都搞不掂的女人竟然敢去招惹……不過我也要謝謝她,如果不是她夠厲害,逼著你主動向我坦白這段婚外情,只怕我依然蒙在鼓裡。」

衛國榮好看的眉宇蹙成一團,臉上直接失去顏色,他半翕著嘴唇,似乎想說什麼,卻一直沒說出來。

我也懶得等他開口了,繼續道:「我可以配合你演戲,但你現在要開始讓兒子接手公司。並且和我去做公證,家裡的所有財產一分為三份,你、我、兒子各一份。」

「之前不是商量好等我過幾年再退下來嗎?我現在還沒50歲……而且,我們只有一個兒子,將來所有財產都是給他的,不用公證了吧?」

我剛想開口說話,外賣到了,居然是上次送餐的女外賣員,我叫住她,給她遞了兩瓶水和一袋水果,讓她帶回去給孩子吃。

她感到有些意外,然後靦腆地說了聲謝謝。

女外賣員離開後,我才眯著眼睛直直地盯著衛國榮,「你也會說之前,之前你沒有出軌,也沒有私生子……現在,我不信任你了。誰能保證再過一年兩年,你會不會再冒出一個孩子出來?阿俊是我唯一的小孩,但不一定是你唯一的小孩。」

瞬間,屋裡的氣氛似乎要凝結成冰。

衛國榮沉默了,不時地用手捏著額角,過了一會,才點頭道:「只要你不和我失婚,你說的我都會同意。對不起,我真的很懊悔自己做出錯事傷害了你。」

「你的行為對我而言不僅僅是傷害,那是比殺了我還可恨的舉動……衛國榮,我們即使不失婚,也回不去了。」

6茶室裡,茶香飄蕩,還能聽到室外動聽的古箏聲。

只是室內相對而坐的三人心思各異,都沒有閒情聽音品茶。

「黎小蘇是吧,看著是挺清純漂亮的,就是不知道你為何這般不知廉恥,年紀輕輕的選擇做人小三,破壞別人的家庭。」

「呵。」黎小蘇不以為然地撇了撇嘴,「陳小姐,不知你是否聽過不被愛的那個人才是第三者……榮哥說他早就對你沒感覺了,不過是迫于無奈,才維持和你的婚姻罷了。」

她的話音剛落,衛國榮連忙擺著手,對我解釋,「不不不,老婆,你別信她胡說八道,我……」

「榮哥,你怕她幹嘛?她又老又醜,早就配不上你了,最重要的是我們那麼相愛,本就該生活在一起。」

「閉嘴,黎小蘇,我真後悔受你誘惑,招惹了你。」

黎小蘇滿眼盈淚,可憐兮兮地說:「榮哥,你之前明明答應過我要和她失婚,娶我為妻的……總之我不管,你要是不失婚娶我,我就讓大家都沒好日子過……」

「你這個瘋子。」

我沉默不語,靜靜看他倆狗咬狗,爭論不休。

果然是人不要臉便天下無敵。

不過,若是我的女兒像黎小蘇這麼不懂廉恥,上趕著當別人小三,我一定會選擇直接抽死她,免得她禍害人間。

換作以前,我聽到衛國榮堅定不移地選擇和我在一起,我一定會無比感動,認為他是因為愛我。

現在我才不會那麼傻那麼天真地相信這是愛了,要是真愛,又怎麼可能出軌?

我琢磨過衛國榮的心思,他之所以不顧黎小蘇懷孕,也要逼她打胎離開,只有一個可能,就是她侵犯了他的利益。

因為,在和我結婚前,衛國榮是一個窮屌絲,家裡的所有財產,都是與我組建家庭後,才慢慢打拼下來的。

如果我們失婚,財產要平分,而且于衛國榮的名譽也有很大影響。

另外,我們有一個已經從名牌大學畢業並且非常優秀出色的兒子,他要是失婚另娶必定會影響父子關係。

黎小蘇雖然有身孕,可還不知道是男是女,即使是男的又如何,現在還沒出生,等他長大成人要十八年。

這期間需要投入無數的時間精力金錢心血,還不能保證他是精英人才。

所以黎小蘇手中這枚籌碼不夠重要,反而如同炸彈,會毀了衛國榮安穩的生活。

還有就是,衛國榮也有兩個老大哥中年再婚,結果一個被戴綠帽,一個家無寧日。

他又不是沒腦子的人,孰輕孰重,一想便知。

衛國榮會和黎小蘇玩玩,卻不會選擇娶她。

不過他也是看走眼了,以為黎小蘇年輕單純好掌控,料不到還玩出火了。

我懶得看他倆在那裡胡扯,把杯裡的茶一口幹完,再重重地把杯子放到桌上,響聲吸引了兩人的注意。

「黎小蘇,你死心吧,要是衛國榮真的愛你的話,就不會在知道你懷孕後,第一時間逼你打胎,更不會主動找我幫忙與你談判。」

「不,不是這樣的……」黎小蘇的眼淚一顆一顆往下掉,小臉慘白,毫無血色。

「大家都是成年人,就別講那些虛的了,要不你拿走10萬塊,把孩子打掉離開這裡,再也別出現在我們面前;要不我找你家裡人扯掰扯掰,聽說你有一個讀高三的弟弟,一向很崇拜你……」

7黎小蘇當場沒有做出選擇,而是灰著一張臉,踉踉蹌蹌地離開了。

從她那頹敗的背影看來,估計她對衛國榮應該有幾分真情,錯以為他會娶她……

呵呵,也不知道她是遭衛國榮的甜言蜜語哄騙了,還是自己演著演著入戲太深。

我懶得琢磨她的心思,更沒空去想他們這段孽緣是衛國榮先主動,還是黎小蘇先主動。

反正,我只在乎自己的利益,並且誓死捍衛。

衛國榮給我倒了一杯茶水,神情復雜地詢問:「老婆,你說她最後會不會同意拿錢離開?」

「你碰人家的時候怎麼不想想她會不會纏上你?要是她不在乎臉面名聲,非要嫁給你,那我們就失婚,讓你娶嬌妻,得貴子。」

「老婆,千萬別啊,誰也替代不了你在我心裡的位置。」衛國榮低著頭,一副受誤會心裡有委屈,但我不說的模樣。

MD,演戲演上腦了是吧,看得我無比的煩躁,起身就要離開。

身後傳來衛國榮深情萬分的聲音,「假如你不要我了,我就選擇一個人孤獨終老。」

呵呵,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渣男,若是我們失婚後能忍住半年不找女人,我就改為跟他姓。

第二天,黎小蘇聯絡衛國榮,同意拿錢打胎,遠離這座城市。

衛國榮怕她口上說打胎,然後把孩子生下,將來又纏上來。

這還真的是迷之自信,全天下又不是只有他一個男人。

黎小蘇若是經歷被拋棄被傷害之後,還對衛國榮癡心一片,那我真的對她佩服到五體投地,誇她一句傻得偉大!

衛國榮親自帶黎小蘇去醫院打胎,為了避免被認識的人撞見,還特意跑到鄰市進行這項操作。

8黎小蘇拿到錢,準備離開這座城市前,給我打來電話,說想見我一面。

我拒絕了。

對于破壞我婚姻,毀了我二十多年感情的女人,有啥好見的?

談哲理還是談人生?那些我不懂也沒有興趣。若是談衛國榮,就更加沒有必要了。

我不會認為自己眼瞎愛錯人,更不後悔嫁給衛國榮,畢竟我愛的是那個英俊瀟灑忠誠老實對我一心一意的男人。

眼前人已經不再是意中人,讓我連瞧都不願再瞧多一眼,與他有關的人和事,我也沒有半點想要知曉的欲望。

黎小蘇恨恨地跟我說了一句:你不要得意太久,你已經人老色衰,衛國榮會背叛你一次,就會有第二次。

呵呵,我多謝你提醒了。

當衛國榮跪下來跟我坦白他出軌偷情的事時,他已經被我踢出局,不再把他當丈夫看待了。失婚不過是遲早的事。

衛國榮見難題解決,我又沒有把事情捅到雙方父母和兒子那裡,立馬身心舒坦,臉上神采奕奕。

「老婆,你怎麼還住在小房子那裡?該搬回來了吧?那裡的床睡得都不舒服。」

「不了,我準備把那套房子重新裝修,給阿俊作為婚房。」

「啊?」衛國榮眉頭一皺,語氣裡帶著不認同,「阿俊準備結婚了嗎?而且之前不是講過給他買新房子嗎?」

我既然有這樣的改變,自然有自己的用意,但我不會直說,而是拿出自己早已準備好的理由作為解釋,「古話有言先成家後立業,兒子也談了幾年戀愛,該結婚了。只有結了婚,他才能踏踏實實地努力奮鬥。那房子是學區房,教育資源好,當然要留給他。」

衛國榮聽了依然眉頭不展,「我們也可以繼續住在那裡啊,四房一廳肯定夠住。」

「哪個年輕人願意和父母同住,你就別跑去礙眼了。」

衛國榮不認同我的安排,但又不敢抗議,最後只有選擇同意。

他也搬過來小房子。

我以自己睡眠不好,他睡覺又打呼嚕為由,提出一人一間房。

「你是不是還沒有真正原諒我?」他的眼裡流露出失落和黯然。

我也懶得再裝了,直接點頭承認,「對,你做出的破事對我傷害太重,我暫時放不下,也不想和你有任何的肢體接觸。」

「我是做了對不起你的事……可我們沒有失婚,就還是夫妻啊,分房睡怎麼行?」

「你要不願意的話,那現在去失婚……總之,我無法和你睡在一張床上。」

「別別別。」衛國榮見我這麼講,立馬慌了,換上討好的笑容,「不要動氣,一切就按你說的辦。」

9兒子聰明能幹,只用了四個月時間,便可以獨立運作公司。同時,房子也裝修好了。

我們和未來兒媳的父母見了兩次面,便把婚期定了下來。

彩禮方面,我提議給六十萬,大房子過戶到兒子兒媳名下。

這兩點,衛國榮都不同意。

因為之前做的財產公證上面,小房子是歸兒子所有,大房子我和衛國榮各一半的份額。

現在,要是把大房子過戶給兒子兒媳,那我倆名下都沒有了房產。

還有,現金財產也都一分為三了,每人90萬的現金。彩禮50萬的話,我和衛國榮就都要拿出25萬。

公司的法人代表和股權已經變更為兒子的名。

要是他再聽從我的兩項提議,那他手裡僅剩下65萬了。

也不知道該說衛國榮不愧是做過老闆的人,敏感懂算計,還是說他遲鈍,現在才察覺我的計畫,開始警醒。

我之所以在他自爆出軌有私生子後,沒有鬧失婚沒有毀他名聲,還配合他把黎小蘇趕走,便是為了一步步奪走他手中的權和利。

「你為什麼不同意?我們就一個兒子,現在他要結婚,作為父母,難道不應該給他準備婚房和彩禮嗎?何況人家女方家的父母都已經表態給20萬和一台車做嫁妝……要是我們小氣巴巴,不怕大家笑話嗎?」

「我……我不是小氣……只是,這……」衛國榮語塞了,他一時找不到理由來說服我,但又實在捨得把房和錢都給出去。

我冷嗤一聲,對他投以刀眼,「你若想兒子兒媳以後孝順你,得以安享晚年,就對他們大方點……要是藏著掖著防著,只怕將來你想見一眼孫子都見不到……還是你在外面還有私生子私生女,要為他們謀求利益?」

「沒有的事,你別瞎想……唉,你說得也對,我就一個兒子,不管多少錢財,遲早也是要給他們的。」

你肯點頭同意就行了。

兒子的婚禮辦得很隆重很熱鬧,在新人向我敬茶時,我濕著眼眶說了句:「媽祝你們新婚快樂,希望你倆能一直相親相愛,不受外界誘惑,不變心不動搖,攜手至白頭。」

我自己實現不了的願望,唯有寄託到你們身上了。

兒媳進門,很快就懷孕了,一年後,給我生了一個寶貝孫女。

我親力親為照顧孫女,沒有心思再理會衛國榮一秒。

等到孫女上幼稚園,兒子也在公司站穩腳跟,衛國榮徹底退休後,我開始提出了失婚。

衛國榮不同意,軟硬兼施,各種手段阻攔,就是不肯去簽字。

我沒和他糾纏,直接搬到在娘家買的房子裡住,打算起訴失婚。

變心丈夫求原諒我假裝大度,暗地設局轉走大半財產後提失婚雖然五六十歲失婚,傳出去名聲不好聽,但總比守著一個出軌偷情背叛婚姻的渣男強。

之前的隱忍蟄伏,不過是為了兒子,現在他已經獨立成熟了,不需要我這個母親再多操心了。

我終于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了,失婚便是首當其衝的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