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歲絕症老人,當眾給富家女兒下跪,把500萬拆遷款留給殘障弟弟:別跟弟弟搶

今年65歲的陳老伯,辛苦勞碌一生,攢下了一套將近二百平的房子,如今趕上政府拆遷的好政策,陳老伯的房子也列入了拆遷范圍。

正所謂挖掘機一響,可得黃金萬兩,按照當前賠付拆遷補償計算,陳老伯的這套房子在拆遷之後,他可獲得將近五百余萬元的拆遷補償。

要說這是一件值得高興的好事,但陳老伯卻是滿臉愁容。

原來陳老伯是想把拆遷補償款留給自己的殘障兒子,不料已經四年沒有聯繫的女兒卻在這時候跑回來要分一半的家產。

為此陳大爺捨下老臉給女兒下跪,懇求她不要爭搶屬于弟弟的家產,但陳老伯的女兒卻一口咬定這棟房子本來就屬于她,理應有自己應得的家產。

那這棟房子的產權到底是屬于陳老伯的還是他的女兒的呢?陳老伯又為何如此偏袒自己的兒子而不願分給女兒一份呢?

這件事情的背後恐怕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老人名叫楊樹森,今年65歲,家庭境況並不是很好,兒子在小時候患過一場疾病,不幸成了小兒麻痹後遺症,成了一個殘障人。

由于家庭所迫,女兒在國中畢業以後就步入了社會,憑著自己的努力和智慧的頭腦,終于謀得了一份不錯的工作,還認識了後來的老公。

結婚後不久,夫妻二人開了一個二手車行,隨著生意不斷地擴大,她們夫妻也算是過上了富裕的生活。

這些年來,身為女兒,她卻並沒有盡到對父母應有的孝道。

父母因為要在家裡照顧殘障的兒子,所以全家人的生活過得並不富裕,雖然日子過得艱難,那時候村裡給農戶批宅基地,父親就想著蓋上一棟差不多的房子,也算是自己百年以後留給子女的一份家產。

自己節儉生活了大半輩子,手裡也沒有積攢下來多少錢,蓋房子是大事,于是就想著找條件較好的女兒借兩萬塊錢。

陳老伯擔心女兒女婿會不是很樂意,就和女兒簽下了一份協定,協定的大致內容是:在他六十歲之前將兩萬塊錢還給女兒,如果欠款還清房子的產權就歸他所有,如果到期沒有還上,房子的產權就歸女兒所有。

女兒看著父親白紙黑字寫下的協議,和丈夫商量以後同意的父親的要求,房子蓋好後在房產證上添加上了自己的名字。

在此後的二十多年裡,陳老伯陸陸續續將這兩萬塊一分不少地還給了女兒,女兒自然沒有推辭就收下了,按照當時協議,就意味著這棟房子的產權已經屬于陳老伯了。

在當時,陳老伯的女兒對這棟房子的所有權沒有任何爭議,真正讓父女之間矛盾爆發的緣由則來自于陳老伯寫下的一份遺囑。

幾個月前,陳老伯在家裡勞作的時候,突然覺得雙腿發軟,頭腦眩暈,甚至身體都有點站不穩,剛開始的時候,陳大爺並沒有多想,以為是歲數大了過度勞累所致。

在後來的日子裡,他也沒敢再多幹活,雖然休息了好長一段時間,但是身體不舒服的症狀並沒有得到任何好轉,最後在妻子的勸阻下,陳老伯到醫院做了檢查。

檢查之後,醫生並沒有叫陳老伯進診室,而是將他的老伴叫了進去告知病情,醫生只是告訴他身體並沒有什麼大礙,遵照醫囑按時治療就行。

雖然陳老伯心裡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但在當時他也沒想太多,以為自己就是個小毛病。

後來的日子裡,看著身體一天天消瘦下去,身體不舒服越來越加重,陳老伯才意識到自己患上了大病,雖然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是聽到自己身患癌症時,他還是忍不住落下了眼淚。

陳老伯並不是懼怕死亡,而是在他心裡還有諸多不舍與牽掛,尤其是他身患小兒麻痹後遺症的兒子,雖然這麼多年過去了,但他心裡仍舊是充滿了愧疚感。

他女兒自從結婚以後就很少與他們家來往,尤其是最近四年來,女兒甚至連一個電話都很少打給自己,陳老伯自從患病以後,殘障兒子心疼父親在左右照顧著。

兒子也有自己的家庭,本來腿腳就行動不便,還要忙前忙後地照顧兩家庭和自己,女兒從沒有照顧過自己,這讓陳老伯不禁感到傷心。

于是陳老伯決定在自己不多的生命裡,寫下遺囑,在他死後這棟房子將留給殘障的兒子陳明。

知道老人寫下了遺囑,女兒心裡非常不高興,在她看來,父親的家產應該平分,而不是全都給了弟弟,但這些也只是她口中的不滿,畢竟她的生活條件優越,對這棟房子並沒有太多的興趣。

可是過了沒多久,這棟房子竟意外地被劃入了政府拆遷的范圍,拆遷的消息剛剛公佈出來兩天時間,陳老伯的女兒就迫不及待地找來了,跟陳老伯挑明這棟房子在拆遷之後必須有屬于她的一半。

女兒的話讓陳老伯感到非常生氣與傷心,心想著在自己最後不多的生命時光裡,身為女兒家庭條件又是那麼好,卻從來沒有來看望伺候過自己一天,甚至這些年來都沒有給他買過任何東西,如今到了拆遷的時候就想到了回來分家產,這樣的女兒也太不孝了。

陳老伯心裡這樣說卻沒有這麼說,而是告訴她這棟房子雖然當初是找女兒借錢蓋的,可借她的錢已經分毫不差地全部還清了,這房子理所當然就屬于自己的,想把房子留給誰就給誰。

讓陳老伯想不通的是,女兒家庭富裕條件優越,為何非要回來和殘障的弟弟爭奪房產呢?

于是陳老伯打算找女兒把這事說清楚,可女兒拿出的一份證據,讓老人頓時感到痛心不已。

女兒說道:房產證上是我的名字,這理所當然有我的份,陳老伯剛開始還是和女兒在心平氣和地在交談,說著說著,陳老伯就生氣地和女兒爭吵了起來,激動之餘還動手打起了女兒。

原來是她女兒從包裡拿出了那棟房子的房產證,非常自信地說道:你們看下房產證,上面清楚地寫著我的名字,如果是我爸的,她也不會這樣求著我簽字。

聽到女兒說出這番話,陳老伯從上衣口袋裡也拿出了一本房產證和一份協定,這本房產證上面寫的是陳老伯兒子的名字,但是有修改的痕跡,而且還是陳老伯自己修改過的,也就意味著陳老伯手中的房產證是假的。

協議就是當年和女兒簽訂的那份借錢協定,陳老按說按照協議,這房子已經歸自己所有,只是房本上的名字一直沒有改過來。

如今女兒竟然鑽這個空子來要脅自己,陳老伯越想越生氣,于是就動手打了女兒。

看著父親如此激動的情緒,女兒也不打算再和父親溝通,開車揚長而去,

陳老伯見女兒如此態度,感到十分心寒,以前女兒對這套房子壓根都不很在意,現在突然這麼上心,肯定有女婿的意思,于是就想找女婿劉元好好談一談。

找到他女婿劉元的時候,劉元卻陰陽怪氣地說道:你們父女倆的家事,我這個外人不好插手。

女兒和女婿這樣的態度讓陳老伯徹底寒了心,他不明白自己含辛茹苦拉扯大的女兒,卻這樣對待自己。

不得已的陳老伯只好找到媒體進行求助,陳老伯說自己之所以想要將房子留給兒子,主要是兒子患有小兒麻痹後遺症,作為父親已經對孩子愧疚了一輩子。

如今自己身患絕症,老伴年紀大了,生活起居都是兒子兒媳在照顧,兒子的不容易都看在眼裡,所以才想著把房子給兒子作為日後生活的保障。

老人坐在床頭眼裡泛著淚花地和工作人員說道:在我走之前,希望能處理好這件事情,別讓他們姐弟倆為這套房子而傷和氣,處理好這件事,我也能安心地走了。

為了儘快解決這件事,陳老伯一行人找到了社區,希望在這裡解決糾紛。

來到社區之後,工作人員問了陳女士一個問題:是不是得知拆遷之後才打起了房子的主意,面對這個問題,陳女士想都沒想就否定了,她說自己平常根本不在這裡生活,根本不知道拆遷的事。

陳老伯說女兒肯定是知道拆遷才回來分錢的,看著雙方又要發生爭吵,工作人員決定單獨跟陳女士溝通。

勸說雙方各退一步,她弟弟陳明又是低保戶,身體殘障還要養家,活條件也不好,房子拆遷之後多分給弟弟一些。

工作人員說工作這些年,看見太多的家庭因為房子拆遷分錢不均導致親人反目成仇的太多太多,勸陳女士沒必要這樣。

無論怎麼說,陳女士的態度依舊非常堅決,一口咬定這房子有她的一半,陳老伯見女兒態度堅決,知道談不攏,于是撲通一下跪在了女兒面前,看到這樣的情形,陳女士也有點懵了,趕緊跪在地上扶起了父親。

最後陳女士哭了,她說:從小過得就不好,小小的年紀就出去打工,在外面受了多少苦,都沒想著找家裡人要錢,因為她知道家裡過得不好。

父親如此偏袒弟弟,要將房產給弟弟一個人,這讓她無法接受,所以要求分拆遷款的一半。

雙方都不肯讓步,面對這樣的情形誰也無能為力,陳老伯眼含淚花地說道:我已經盡力了,以後這房子的錢究竟該著歸誰,只能由法院判決了,他沒想到自己身患絕症,還要因為房子拆遷款的事和女兒對簿公堂,真是一種悲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