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生二心被抓包,拿80萬求原諒,我表面收下暗中準備失婚

1

公司因為停電,中午就讓大家下班了。

我一打開臥室門,就看到兩具身體在我的大床上。

聽到響聲,女人驚懼地抬起頭,驚慌失措地大叫了一聲,便胡亂地去抓衣服。

我怔在那裡,心裡山崩地裂狂風大作,嘴裡卻一個字也吐不出來。

世界靜得像被包裹在黑洞裡。

良久,才從我嘴裡發出一個波瀾不驚的聲音:「午飯怎麼安排?」

對面的兩人似乎接到赦令,女人臉色煞白地抓起最後一件衣服,落荒而逃。

男人則噗通一聲跪在地上,給自己扇起了耳光:「老婆,我知道錯了,我只是玩玩,對她沒有任何感情的!」

此情此景,讓我想起一年前發現他出軌的那一次。

2

那會兒他還在外地開公司,我則在家裡一邊工作一邊照顧孩子、公婆。

趁著放假,我帶著孩子過去看他,卻在洗衣服的時候從他褲兜裡摸出了一張手機卡。

我擔心卡被水浸壞了,丈夫是開公司的,萬一把一些重要的聯絡方式弄丟了,我的罪過可就大了。

于是趕緊用紙擦拭了一遍,又用吹風機吹了好一陣,然後放到手機裡試。

結果,他和很多女人的曖昧資訊像潮水般湧了出來,足足湧了十幾分鐘。

那十幾分鐘可以說是我一生中的至暗時刻,突然知道自己相戀多年的丈夫出軌,而且不止一個,我的世界天翻地覆。

我和丈夫吳啟榮從高中就開始戀愛了,在一起已十年有餘。

他是個脾氣很好的人,我們幾乎沒有吵過架,偶爾爭執一下,都是他先服軟,然後更用心地給我補償。

談婚論嫁的那一年,我父親患上肝癌,錢不夠,他還找他父母拿了不少錢給我。但治療了半年後,還是人財兩空。

他父母都是體制內的,家境不錯,一直對我的出身頗有微詞,認為我根本配不上他們的兒子。

我也自知之明,跟他提過分手。但他堅決不肯,為了我甚至從家裡搬出來了。

父母都是拗不過子女的,最終還是為我們操辦了一場比較隆重的婚禮。

懷孕後,得知我情緒波動比較大,和婆婆偶有爭執,擔心我會得抑鬱症,他還讓公婆搬出去住,還特意叮囑我需要的時候及時過來幫忙。

凡此種種,都證明他是真心愛我的,我也很信賴他。因此那年他說要去外地創業,我雖然懷著身孕,但鼎力支持,叫他放心,家裡有我呢。

那幾年我辭了職,專心照顧孩子和老人。對于丈夫每個月打回來的生活費,也都省著花,還存下了一些。

直到孩子入了幼稚園後,我才又開始工作。

我以為我們會是一輩子的愛人、合作夥伴,男主外女主內,各司其職,互相信賴、放心。

直到被那猝不及防的潮水淹沒。

那會他百般抵賴,說那些都只是聊聊,根本沒有見過面,因為我忙于孩子和家庭,沒有時間跟他聊天,他才找別的女人解解悶的。

我當然不信,在那裡哭鬧了一場,回來又找公婆哭訴了一番。

我至今還記得公婆聽完我的哭訴後,那淡淡的神情和無所謂的語氣:「男人嘛,花心點是正常的,證明他有魅力,他要是沒有魅力,你會喜歡他嗎?他又不是要跟你失婚,家裡開支、孩子的各種費用都是他出,讓你衣食無憂,你也就別這麼矯情了,安安分分做好分內事就好。」

一盆冰水兜頭澆下,我停止了哭泣。

看看自己,看看永遠不會和我同一立場的公婆,看看走了一趟鬼門關生下來、又辛苦帶大的孩子,再看看收入多我十幾倍的丈夫,要是失婚,我能爭得到撫養權嗎?我能養活自己、孩子嗎?我能安排好母親的晚年嗎?

我什麼都做不到。

既然如此,我的哭鬧有什麼意義呢?

丈夫的認錯態度很好,為了家庭,他不惜使出愚公移山的力量,把公司整個搬了回來,為此失去了很多優質客戶。

再想想以前他對我的好,我想,我該把這事翻篇,繼續做一個好媳婦,只要他真的改過了,也不是不可原諒的。

卻沒想過,出軌只有零次和無數次的區別,他真心愛你,並不影響他對別的女人動心。

這一次,如果不是被我抓了現場,他也肯定會抵賴:「我們只是躺著聊天,沒做別的事。」

但這一次,我有了承受當頭一棒的能力。腦袋經歷了一陣空白之後,慢慢恢復色彩,搖晃的身體平穩下來,甚至能以平常的語氣和他們對話。

我對丈夫的跪地認錯視而不見,默默地去廚房弄了吃的,擺上桌,叫他過來吃飯。

此時他已經清理好了身子,穿上了人模狗樣的工作裝。

他一邊吃一邊觀察我的表情,見我沒有哭鬧的跡象,也沒有打算揪著不放,便放下心,敞開肚皮吃飽喝足,就去公司了。

3

直到這時,我的眼淚才大顆大顆地滾落下來,滴到了碗裡,嘗一口,異常地鹹、苦。

如果說此前我還懷著希望,要把這個家經營下去,哪怕已經有了污點,我也不打算放棄。

那麼今天,我的想法已然生變,我打算丟掉這個家了,只不過我的處境還和一年前一樣,沒有資本,沒有能力,無法掙脫。

你們一定會說我天真幼稚,都經歷過一次了,還不知道吸取教訓,趕緊掙錢。

這些我都知道,這一年來我也在力所能及地努力著。

但一個沒有資本、冒不起風險的人,是很難有翻身的機會的。

我工作之餘做的那些努力,只不過讓我收入多個幾百幾千,想要撐起失婚後龐大的生活開支,完全是杯水車薪。

天生的自卑、善良和節儉,讓我開不了口問男人要錢,最多要點生活費而已,至于投資用的大錢,哪怕他主動給我,我都要何德何能、內心不安地推辭幾下。

我這樣的性格,眾人曾經還誇我是善解人意、賢良淑德的旺夫女。

只有我知道,我不想賢慧善良,我只是沒有能力任性潑辣。

我努力吞下這口蒼蠅,不慍不火,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繼續生活。

面對我的不管不問,丈夫一開始像逃過一劫一樣,沾沾自喜,肆無忌憚地和別的女人出雙入對,反正無論他如何渣,我都離不開的。

漸漸地,他嗅到了一絲危險,因為他無意間一回頭,時常會看到我仇恨的目光,像刀鋒一樣劃過他的皮膚。

一秒鐘後,眼裡的仇恨消失,我又變回那個溫柔賢慧的女人,對孩子、對丈夫、對老人,都面面俱到,無可挑剔。

夜裡,我會突然驚醒,一身冷汗,滿眼怒火地盯著他,那陣仗恨不得要把他整個人撕碎了喂狗。

甚至有時候我還會夢遊,半夜起來去廚房剁菜,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前方,一眨不眨。

他被嚇得半死,消停了一段時間,帶我去看精神科醫生、心理醫生,都查不出具體原因,只是被告知我不能受刺激,要時刻注意情緒變化。

戰戰兢兢地過了一陣子後,丈夫就有點受不了了。他一個自由慣了的人,突然要擔驚受怕、手腳還被束縛,苦不堪言。

他那些情人,隔空思念他、需要他,讓他技癢難耐,卻只能望梅止渴,無可奈何。

他又捨不得扔了我,一是對我還有感情,二是我除了面對他時會發病,其餘時候都是完美的媳婦,安分守己,把他的後方打理得井井有條,他不用操半點心。

換一個人,做不到的,就他見識過的那些個女人,已婚的、未婚的,哪個能娶回家當媳婦?玩起來越開心的女人,越容易結婚後讓你頭上一片綠油油。

他愁眉不展,唉聲歎氣。

4

直到有一天,他欣喜地告訴我,他找到方法治我的病了。

「嗯?」我假裝懵懂地看著他,暗地裡卻等這一刻好久了。

我很清楚他之所以如此高興,並非因為我的病有治了,而是他能重獲自由了。

但我一點也不介意,因為是我給他的一個哥們暗示過這個,假裝無意間告訴他,我的問題可能是人太閑、以及缺乏安全感造成的,如果我忙起來、又有了錢,什麼都好了。

我知道他們男人之間的那點不可言說的秘密,對于如何治理媳婦這事,他們一定會互通有無。

果然,丈夫獻殷勤道:「老婆,你這個工作朝不保夕的,乾脆辭了,自己創業吧!以你的能力,自己開個公司絕對沒問題。」

我心裡一陣狂喜,但還是怯生生地猶豫著:」可我什麼都不懂,沒有資源,沒有人脈……「

「嗨,這不有我呢嘛,你就放心吧。你可以先去進修。等你覺得醞釀和沉澱得差不多了,再開始。「

他說到做到,當天晚上回到家,就幫我報了知名大學的MBA。第二天,十指不沾陽春水的他竟然給我做了早餐,又親自幫我收拾好行李,歡天喜地地送我出了門。

我「戀戀不捨」地和他分別,嘴裡感恩戴德,甚至久違地在他臉頰上親了一口,才一步三回頭地走了。

直到看不見彼此了,我們才各自換回了真實的自己。

他會迫不及待地驅車去最思念的情人處,未來的每一天,他都將穿梭于各個情人之間。

而我,也會摘掉傻白甜的面具,帶著明確的目的、求學若渴地去填充自己、去成長。

對于他的那些齷齪事,我依然不會過問,每每想起只會在唇角勾起一抹冷笑,然後鞭撻自己拼命努力。

5

那幾年,丈夫在情人們的溫柔鄉里醉生夢死,他玩心越來越重,鬥志越來越弱,只不過因為家裡沒有賺錢主力,才不得不強撐著把公司經營下去。

而我在高校,不僅學到了管理知識,還結識了一群企業老總,攢下了一些人脈。

于是當我畢業後,丈夫便迫不及待地籌集了八十萬啟動資金給我:「放手幹吧,老婆,我相信你,有任何需求告訴我!」

我了解到,這些錢大部分是從公婆手裡拿的,他在女人身上花掉的錢太多,由于無心經營,公司的進賬越來越少,幾乎只夠維持運轉。

不管怎麼樣,我的公司總算是開起來了。從此,我一頭紮入工作中。

這正中他下懷,我現在忙得不可開交,別說盯著他了,到家倒頭就睡。而對于孩子和老人,我一如既往,照顧得無微不至。

他感覺人生達到了高光時刻,妻子家裡家外一把好手,他既不用分心,又有足夠的私人空間。得妻若此,夫復何求?

最重要的是,我的掙錢能力越來越強,他的負擔一下子減輕了。他乾脆把公司賣了,反正手裡有錢,家庭大額支出就讓妻子負責,他只要在萬花叢中流連,紅旗彩旗迎風飄揚,盡享齊人之福。

而我,若無其事地工作掙錢、節假日帶著禮物探望公婆、帶孩子穿梭于各類興趣班;在他面前依然是聽話的小白兔,對他的不顧家和在外頭的所作所為,我一言不發,從不抱怨;有時候他錢不夠花了,找藉口跟我要,我一出手就大筆。

我徹底變成了一個鐵人,底氣越來越足,不再畏懼生活,更不在為生存殫精竭慮。

一直看不起我的婆家人紛紛對我豎起了大拇指。以前的我人微言輕,他們只會命令我,不會聽取我的任何建議,而今,他們凡事都要問問我的意見。

6

那天夜裡,丈夫照例夜不歸宿,我早已見慣不怪,洗漱完就自己睡下了。

由于晚飯吃了麻辣味,晚上喝多了水,沒一會兒就被尿憋醒了。

我如廁後,習慣性地拿起手機看了一眼,卻見一個陌生號碼打了二十多個電話,睡前我都會把手機靜音,沒聽到。

我直覺是丈夫的哪個獵物擺脫了他的掌控,反客為主,正在狩獵他。

我睡意全無,饒有興致地等著。

果然,馬上就收到了幾條彩信,是她和我丈夫的合影,都是趁他睡著拍的。

後面附言:「明天我們談談吧!」

我回復一個字:「好。」

第二天,我如約來到了她定的地點。

她早已等在了那裡,是一個妙齡女郎,面上附著一層若有若無的稚氣,以及對美好愛情的執著。

是我走過的年紀。

她看到我,敵意很大:「我和他相愛三年了,我為他流產過兩次,現在又懷上了,醫生說我要是再流,這輩子可能都做不了媽媽了。請你退出!「

我心想:小姑娘,你以為圍城內很美好,進去了你才會領略到滿目瘡痍。曾經真心相愛乾乾淨淨走入婚姻的兩個人尚且不能善終,何況你們本身就是污泥濁水呢?你以為你是她心裡的唯一,殊不知你只是他萬花叢中的一小朵。

但我無意點醒她。

這個階段的女孩,既然已經做出了這樣的事,說明她聽不進任何人的勸說,她把男人當作天與地,自己沉浸在這個天地營造的溫暖幻象裡,外來的一切她都會當成敵人,只會本能地排斥。非得摔個頭破血流才能醒悟。

我說:「我退出可以,但你要當著老人的面把你和我丈夫的事情描述一遍。「

她原本沒想過事情會這麼容易,竟然跑一趟就成了,滿心想上位的她被這突如其來的欣喜擊退了理智,立刻答應跟著我去公婆家。

面對小三的恬不知恥,公公當場暈了過去。

婆婆一邊喊著「造孽啊!」,一邊給兒子打電話。

不一會兒,丈夫慌慌張張地進屋了,婆婆二話不說,上去就給了他好幾個耳光。

他也顧不上疼,沖到小三跟前,面目猙獰,連打帶罵:「誰給你臉來我家的?你給我滾!滾!」

前一天還你儂我儂,甜言蜜語,各種承諾,此刻卻突然反目,在這麼多人面前攻擊自己,毫不留情,小三不可置信地瞪大雙眼,一時反應不過來。

等她回過神後,立刻撲倒在二老面前,涕泗橫流地說道:「我真的不能再打胎了!如果他不跟我結婚,我就跟他耗到底,除非他把我殺了,否則你們都別想過安生日子!」

悠悠轉醒的公公聽到了這話,搖搖晃晃地掙扎著起來要揍她,被婆婆拉住了。

丈夫也跪在了我腳下,求我別相信野女人的話,她是為了上位不擇手段。

我把目光轉向一邊,淡淡地說:「失婚吧,我不想孩子和爸媽被擾得永無寧日。」

老公生二心被抓包,拿80萬求原諒,我表面收下暗中準備失婚

失婚,當然不會這麼順利。

丈夫賣公司的錢已經敗光,公婆雖然有退休金,但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那點錢根本支撐不起如今奢靡的生活。

他不同意離,小三就不放過他,連續一個月天天上門騷擾,因為上次被打的時候她報過警,丈夫進去待了幾天,因此再也沒人敢動手,只能受著。

我想,以她的這股拼勁,要是走正道,應該能取得不錯的成績吧?轉念一想,也不一定,也許她只是無知者無畏,再成長一點,說不定這股勇氣就會消失了。

吳啟榮在外頭一直營造著自己不菲的身價,收穫一眾女人的趨之若鶩。

她自然也把他當成一個大富豪,跟他漫天要價,告訴他:「你不跟我結婚可以,但補償費一分都不能少!」

他一再跟她解釋自己兜裡沒錢,她根本不信,只當是他的藉口。

我當然不會幫他這個忙。

他以為我一向好說話,以前明知他跟我要錢是為了花在別的女人身上,我依然出手大方,這一次理所當然也能幫他擦這個屁股。

我在心裡哈哈大笑:抱歉,我早已不是你認識的那個逆來順受的傻子了。我給你錢只不過是為了讓你放下戒心,繼續跟女人們鬼混,從中找到一個願意接盤的人。這不,機會來了。

我等這一天很久了,不過我太了解你,你是既離不開我打理妥當的生活,又離不開外邊的鶯鶯燕燕,你不會失婚,只想彩旗紅旗一起飄。

但現在由不得你了,你不想離也得離。

我面上卻表現得痛心疾首、心如死灰,完全是一個被傷得體無完膚、不離就過不去這個坎的可憐女人。

公婆因為自己兒子理虧,也不敢明著幫他求情。

半年後,走投無路的吳啟榮終于扛不住,投降了。

我沒有趕盡殺絕,只帶走了自己打拼來的產業和一手帶大的孩子,存款平分。

他父母對我的手下留情感激涕零,我在那一眾親戚眼裡成了一段佳話,而吳啟榮則成了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爛的典型代表,時常被人們拿來教訓自己的子女。

7

當然,我沒讓前夫淨身出戶,並不是為了這個目的,更不是什麼聖母,只是在嚴格地權衡利弊之下作出的選擇。

首先,我諮詢過律師,婚姻中一方出軌、有私生子,並不構成可以失婚的理由,除非他們對外以夫妻名義長期同居構成重婚罪。

即便因重婚罪而失婚,也沒有讓犯錯方淨身出戶的法律依據,婚後財產都是要平分的,最多給無過錯方一點補償而已。

因此,想要順利失婚並分得盡可能多的婚內財產,只能靠博弈、靠手段,是死是活,只能憑自己的聰明才智和運氣了。

其次,如果我和前夫打失婚官司,前夫可以提請法庭進行財產保全,那麼我的公司就會開不下去,事業就要被迫停止。曠日持久的失婚官司,我也耗不起。

此外,一旦我和他撕破臉,我就要面對一個永遠的敵對勢力。

他是孩子的爸爸,他們一家和我的孩子是抹不掉的血緣關係,我想完全避開他們是不可能的。

我們之間的戰爭也會波及孩子,讓孩子陷入兩難的境地,大機率會產生嚴重的心理問題。

最後,是因為我個人的經濟實力,讓我不再在乎那點錢,即便失婚時分了一半給他,但之後會有源源不斷的進賬,而此後的一切收益全是我的。

人在一無所有的時候遭遇背叛或拋棄,會害怕,會發瘋,容易歇斯底里、魚死網破,傷敵八百自損一萬。

而一旦自己成長、獨立了,眼界拔高,內心開闊,對很多事就沒有那麼強烈的執念和報復心了。

我反而要感謝前夫為了自己出軌方便,而花錢送我去學習提升、又出資給我開公司。

其實他就是一個被眾多女人玩弄于股掌之間,以一己之力為她們出錢出力提供快樂,還蠢得不自知的可憐男人,不是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