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期臨近男友變心,我向閨蜜借來三百萬,暗中佈局讓他好看

我的男朋友竟然在結婚前提出要和他暗戀的女生組成合約情侶?

1

「我沒聽錯吧,你說什麼?」

我滿臉質疑地看著我的男朋友吳起,他語氣不變,「我說要和林莎莎做情侶。」

我看他像說著今天天氣很好的語氣,我有一瞬間懷疑我的耳朵。

距離我們的婚期還有四個月,他現在和我說要跟別人成情侶?

「你有病吧?」我儘量控制我的情緒。

吳起看我生氣,上前安撫我,「親愛的,你不要誤會,我們只是合約情侶。」

我聽到這裡,不解地望著吳起,他把我拉到沙發上坐下,「親愛的,現在出軌率這麼高,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婚前男人留了遺憾,婚後才會冒險亂來,但是要是婚前就能不留遺憾,婚後自然就能心無旁騖了對吧?」

我被吳起說得有些動搖,畢竟很多婚後出軌都是出軌男人心裡的那道白月光,而且出軌後都發現還是原配好。如果提前把這種可能性扼殺在搖籃裡.......

「合約情侶都做什麼?」

「你放心,我們只是名義上的情侶關係,就一起吃個飯,看看電影,不做別的。」

「難不成你還想做別的?」我斜睨著吳起。

他立馬湊過來,「那我哪敢呢?」

吳起太了解我,一下子看出我已經聽進了他的話,繼續說,「你也知道你是我的初戀,我們在一起這幾年我對你什麼樣你還不清楚嗎?我的整顆心都在你那裡。

但是林莎莎你也知道的,那是我第一個喜歡上的人,但我和你保證,我最愛你,我們只是合約情侶,就一個月,求你了,親愛的,我不可能再喜歡上她,我和你講過,我對她只有遺憾,沒有別的感情了。親愛的,我怕你誤會,所以才提前和你說的。」

我認識林莎莎,那是總會出現在吳起口中的名字,他們發小聚會,那個名字也被頻頻提起,那是男生少年時心裡的白月光。

我繼續問,「那林莎莎呢?她怎麼說?」

今年她剛來到我們城市工作,我見過她幾回,是個很有分寸感的人。這種事情應該會拒絕吧。

可我高估了林莎莎的腦回路,吳起滿臉微笑,「我和她提議,她還覺得蠻有趣的,想試一試。」

合著就我一人覺得這事兒不靠譜?

我的確開始認真思考我和吳起在一起這五年,他對我可謂是無微不至,事無巨細,凡事都替我考慮,大學畢業家裡想讓他回去考公務員,他說我是獨生女,也怕我去他們家那邊不適應,不捨得讓我背井離鄉,所以選擇留在這座城市裡,為了這個,他爸媽差點不認他,但他一直堅持。

他的確為我犧牲了很多,我們畢業之後就同居了,他更是把我寵成了小公主,所有認識我們的人都知道吳起以我為重。

所以我從不懷疑吳起對我的愛。

我還是有些猶豫,「你不會趁機做出格的事兒吧?」

吳起跟我再三保證,「老婆,怎麼可能呢?我們馬上結婚了,我肯定不會胡來的,我是為我們婚後規避風險呢。」

我遲疑地點了頭,吳起抱著我親了我好幾下,「我就知道我老婆最通情達理了。」

我那時還不知道,我和吳起的人生軌跡從那個點頭開始將徹底改寫,或者說我的人生被徹底改寫。

2吳起從那天起就開始和林莎莎約會,我看著他打扮的勁頭心裡翻湧著莫名地憤怒,跟他說話帶了情緒,「你和我出去都沒這麼在意自己的形象吧?」

吳起一點不在意我的陰陽怪氣,上前抱著我,「老婆,你吃醋的樣子也太可愛了吧,我和你說,我其實每天和林莎莎在一起,腦海裡想的都是你,你都不知道,我現在就盼著我們合約趕緊結束,畢竟白紙黑字寫著,我也不好做那種不信守承諾的人,你也不會讓我那樣做的對吧?」

吳起把我想反悔的話給堵了回來,我為我當時一時的抽風後悔不已,只能安慰自己,相信吳起。

可我卻沒想到打臉來得那麼快。

那天是我生日,我特地提前下班,吳起說已經給我做好了飯菜,這也是我能忍的原因,吳起這些天來,對我比之前更好,我把這個認定為他對林莎莎沒了遺憾的原因。

吳起把家裡佈置得很溫馨,四菜一湯,每一個都是我愛吃的,他還給我訂了蛋糕,情到濃處,吳起深情地對我說道,「老婆,生日快樂,我希望以後你的每個生日我都不缺席。」

我們兩個都喝了酒,興致正濃,我還特地換上了吳起給我買的那條魚尾裙,突兀的手機鈴聲打斷了這一切,吳起接起電話,臉色突變,站起身來,要往外走,我叫了一聲,他好像才意識到我的存在,他走過來,抱了我一下,「老婆,我一個同事摔倒了,我過去看看。」

「啊?是誰啊?嚴不嚴重?要不要我陪你去?」我一邊問,一邊想去換衣服。

吳起阻止了我的動作,「老婆,你乖乖待在家裡等我,我馬上就回來。」

說完外套都沒來得及穿,就出了門。

我顧不得換衣服,急忙打了一輛車跟上吳起,吳起好像很急的樣子,根本就沒注意到我。

我剛才就對吳起的表現產生了懷疑,他的同事摔倒了,為什麼要叫他?而且他剛才的臉色可不像是聽見同事摔倒的樣子。

最後,他的車停在了離我家兩三公里外的一個社區。

我把錢掃過去,下了車,看到剛才電梯停在了11樓。

電梯數字不停上升,我的心卻在下沉,我有預感,11樓的不是吳起同事。

女人的第六感真是玄之又玄。

我剛出電梯,就看到了抱在一起的吳起和林莎莎。

林莎莎先看到了我,「麗麗,你怎麼......」

吳起聽見林莎莎的聲音,扭過頭看見我像見鬼一樣,趕緊放開林莎莎,過來拉我,「麗麗,你聽我說。」

我控制不住自己,甩開了吳起,大聲質問他,「你不是說你同事摔倒了麼?」

說完我不想聽吳起解釋,哭著轉身下了樓,吳起在我後邊緊跟我,他比我高,我剛走一兩層樓,他就追上了我。

然後就強行抱著我,他和我說他也沒想到林莎莎會抱他,林莎莎給他打電話說她家進了小偷。

我聽到這裡,情緒已經平穩了不少,吳起也感覺到,他抱我的手鬆開了一些,看著我的眼睛,「麗麗,你說她一個小姑娘,獨自在外,就不是合約情侶,我們還是老鄉呢對吧,我能不來看看嗎?」

「可是她抱你。」

「我不是說了麼,估計她是嚇壞了吧。而且我剛要推開她,你就來了。」

我盯著吳起,「你說的是真的嗎?那你為什麼不跟我說實話?」

吳起騰出一隻手來,「我發誓,我說的都是真的,如果不是,就罰我出門被車……」

我趕忙捂住吳起的嘴,「趕緊呸呸呸,什麼胡話都說,我信你還不行嗎?」

吳起笑著上前親了我,我很認真地看著吳起,「但你必須跟林莎莎斷了,合約情侶作廢,我當時腦袋抽了才答應你這種要求。」

吳起大笑起來,「小醋包,我知道了,其實你不說,我這次來也打算跟她說斷了的,因為我不想讓你再為我難過了。」

我壓下了心裡的不適,我知道我不應該就這樣含混過去,可我告訴自己要相信吳起,我們五年的感情,我不能輕易就丟掉。

我相信吳起即使動了歪心思,也應該會做出正確的決定。

可顯然我高估了吳起對我的感情。

3為了給吳起一個驚喜,我出差提前一天回家,悄悄開了門,門口有兩雙散落在地的鞋子,其中一雙高跟鞋我作為禮物送給了吳起,而另一雙卻不是我的。

看著那雙鞋,我出離了憤怒,顧不得換鞋,三步並作兩步沖進了臥室。

這對狗男女!

我氣得上前把手裡的包砸向了兩人,吳起醒了,睜開眼看見是我,一下子臉上出現了慌亂。

我指著林莎莎,大喊,「吳起,這就你他媽地說跟她斷掉?」

吳起還沒開口,林莎莎委委屈屈,「麗麗,你聽我跟你解釋。」

「你別他媽叫我,我跟你很熟嗎?我不聽你的,吳起,你啞巴了麼?」

吳起上前想拉住我的手,我粗魯地甩開他,他訕訕道,「麗麗,我們兩個不是故意的,昨天跟剛子那幫人聚會,一不小心喝大了……」林莎莎帶了哭腔,「麗麗,我們兩個真的沒控制住自己。」

我也控制不住我自己,上前「【啪☆啪】」給了林莎莎兩巴掌,我想打她很久了,吳起上前拉我,我回身也給了他兩巴掌。

我看吳起臉上有了怒色,心頭更氣,指著他倆大喊,「你們兩個真是不要臉,你們不是故意的,你們控制不住自己?那你們跟畜生有什麼區別。」

吳起瞪著我,「鄭麗,你說話不要太過分了。」

我看著他那樣子,「我過分,咱倆要結婚了,你和別人抱在一起,你說我過分,吳起,我第一次知道你這麼沒有底線,虧我還那麼相信你,你真是連畜生都不如。」

林莎莎就知道哭,抽噎,「麗麗,你要罵就罵我好了,不關吳起的事兒,都是我的錯。」

我氣得渾身直顫,看見林莎莎那個做作的樣子,氣不打一處來,上前去撕她,「你現在在這兒充好人,你這個賤人。」

吳起抱著我把我往後拖,我不停掙扎,「吳起,你居然還向著她。」

門我沒關,已經有好多人往屋裡看,門口議論紛紛,吳起要去關門,我大喊大叫,「關什麼門,我要讓所有人看看,你們這對狗男女。」

吳起盯著我,「鄭麗,你鬧夠了吧。」

他繼續去關門,我心裡只剩一個念頭,不能讓他們看我的笑話,我強撐著站起身來,趕在吳起前面摔上了門離開了本來是我和吳起的新家。

外邊豔陽高照,城市裡都是暖洋洋的,我的心底卻是一片寒涼。

剛才像潑婦一樣的一場激戰,徹底抽幹了我的力氣,我癱坐在路邊的長椅上,眼淚不停地流下來。

我不能回我父母那裡,我該怎麼跟他們解釋,他們年紀大了,我不想讓他們為我擔心。

正在我想要不要去我閨蜜家待幾天的時候,天突然下起了大雨。

4正在這時,有個熟悉的聲音響起,「鄭麗,真的是你啊?快上車。」

李毅?怎麼會是他?

李毅是吳起從高中到大學的好哥們,我自然認識,畢業他簽了這裡的公司,我們也很熟悉。

但我第一想法,是拒絕,我不想再跟吳起有關的人扯上關係。

李毅走下車來,「鄭麗,我出門辦事,看著像你,走,這麼大雨,先上車裡再說。」

後邊車喇叭一直在響,我只得跟李毅上了車。

我跟李毅也算熟悉,所以他提議我先去他家時,我沒有拒絕。我的腦袋經過剛才的事情,已經亂成了一堆糨糊。

他家我雖然去過幾次,但都是和吳起一道,我先去洗了澡,李毅給我找出他的休閒服,我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也沒別的辦法,李毅也淋了雨,他在我之後進了浴室。

我手機關機了,我便去找插座,找到了餐桌旁,李毅的手機充電器在上邊,我便就勢充上電了。

看到李毅筆記型電腦開著,估計走得匆忙,沒關機,我想先上微信,和我閨蜜肖雪說一下,讓她來接我。

李毅沒設密碼,按一下就開了。螢幕上的照片卻讓我愣在當場,那是我大學畢業照,我不由得往下點,這是個圖冊,而且都是我的照片,有我社交平臺上單人的,還有我發的我和吳起的雙人照,卻只剩下了我的。

我得背上突然升起了一股冷汗,李毅他這是?

我聽到浴室水聲漸停,顧不得多想,趕緊把照片恢復原樣,把電腦弄成休眠狀態。

李毅看到我在電腦旁,快速走過來,看到電腦螢幕沒亮,我在弄手機,我明顯地感覺到他松了一口氣。

我也假裝什麼都不知道,「李毅,我用下你的充電器,我手機沒電了。」

李毅看我神態也自然,不作他想,「沒事兒,你用,你在這裡充電不方便,你去沙發那邊,你還可以休息。」

「李毅,你不要告訴吳起我在你家,我倆發生了點矛盾。我能不能在你家借宿幾天?」我一邊說,一邊觀察李毅的神色,他沒有一點驚訝的樣子,只是對我說,「好的,我不會告訴他的,我這裡你就放心住,你還沒吃飯呢吧,我給你叫個外賣。」

我也沒有推脫,「那謝謝你了,我想吃炸雞。」

李毅的表現太奇怪了,他一點也不好奇我和吳起發生了什麼,而且他怎麼會正好出現在我面前,他表現得就好像已經知道我和吳起吵架的事情。

還有那個都是我的圖冊,太奇怪了。

我先和肖雪聯絡,只說我和吳起有了矛盾,如果吳起找我讓她不要搭理他。

我決定要留在李毅家裡,找出答案,我突然有種感覺,李毅和吳起肯定有什麼事瞞著我。

我看著手機上吳起的未接來電,心裡的恨紮了根。吳起他怎麼對得起我?

那個晚上我睡得很不安穩,醒了好幾回,總算挨到了早上。

李毅開始找機會帶我出去散心,帶我去遊樂場,帶我去爬山,帶我去吃好吃的,看電影。

以前其實我沒特別注意過李毅,因為他比起吳起的確太普通了,而且平時也不是很愛說話,一般都是吳起說,他聽著。

整個人還有點頹廢的感覺,所以這是我第一次認真觀察他,我發現,他總是偷偷看我,而且很怕被我發現。

難不成,他喜歡我?

我一直先入為主,我認為我是吳起的女朋友,所以自然而然認為李毅是他的好哥們兒肯定不會喜歡我。

可要是李毅喜歡我,那麼那個圖冊就能解釋通了。

但這個猜想卻並沒讓我有絲毫的驚喜,反而是害怕,你想想,有個人一直以男朋友好哥們兒的方式在你周圍,但卻偷偷地收集你的照片。

不知道別人怎麼想,我反正覺得很恐怖。

突然望著李毅,我的腦海裡閃過一個念頭,難道?

我心裡有了新的想法,週六一早,李毅在書房加班,我跟李毅打了招呼,說要去趟書店,並拒絕了李毅的陪同。

然後讓肖雪幫我忙,匿名給吳起發了條資訊,「不要再去找麗麗了,她暫時在李毅家裡。」

5我在社區對面的咖啡廳裡看到吳起急急忙忙的進了社區,他走之後我去書店買了書回了李毅家。

李毅看到我回來,臉上的神色換成了溫和,我指著門口被踢亂的鞋,「誰來了?」

李毅否認道,「沒有,我剛才找鞋,給翻亂了。」

我不打算去拆穿他,李毅問了我兩句,又回書房加班了,我看到書房緊閉的門,從沙發底下掏出了我的另一部手機。

這是我前天趁李毅上班時在網上買的,我早上走的時候放在了那裡,開了錄音。

我拿著耳機,去了洗手間,鎖好了門,播放今天的錄音。

「咚咚咚」敲門聲。

吳起憤怒的聲音,「李毅,麗麗是不是在你家?」

李毅愣了一下,「沒有啊,你說什麼胡話呢,吳起?麗麗怎麼會在我家?」

錄音空了一會,估計吳起在找我,吳起惡狠狠的聲音,「李毅,你小子不會是在給我下套吧?」

李毅帶了怒意,「你說什麼呢,咱倆可是好哥們兒,我還能害你嗎?」

吳起喘著粗氣,「可是你給我出的合約情侶的主意。」

我沒想到這主意竟然是李毅出的?

李毅聲音抬高了,「那還不是你說你和林莎莎總不能一直偷偷摸摸的,我才給你想的辦法,怎麼,幫忙還是我的錯了?」

一直?偷偷摸摸的?吳起和林莎莎他倆居然不是才在一起的?

吳起低聲罵了一句什麼,「那你說這回怎麼辦,我也沒想到麗麗會發現。」

李毅:「誰讓你自己不小心一點。」

吳起,「我他媽的哪知道她會提前回來,林莎莎又非要去看看我們的房子。」

李毅,「那你準備怎麼辦?」

吳起,「還能怎麼辦,去求她唄,我把她當公主似的供了五年,好不容易他爸媽鬆口讓我們結婚了,我可不能功虧一簣,再說我知道她是個重感情的人,我到時候就說都是林莎莎勾引的我,再說點軟話,她應該就原諒我了。」

李毅低笑,「還是你狠,林莎莎也跟了你四年了,就一點不心疼?」

吳起恢復了平時氣定神閑的樣子,「感情算個屁,我搭上鄭麗,立馬在這個城市有了房子車子,他爸結婚後肯定能給我在他公司裡安排個職位,我要比同齡人少奮鬥二十年,而且鄭麗長得好看,身材也好,帶出去有面子,林莎莎她啥也給不了,她應該替我開心。」

我以前一直以為吳起不知道我的家境,我連工作都隨便掛了一個行政,怕他自卑,卻沒曾想他早就知道。

李毅歎息,「這要是被麗麗知道,嘖嘖……」

吳起,「說到這個,既然她不在你這裡,我就再去別地方找了。」

我邊聽邊流淚,吳起和林莎莎居然在一起四年了,所以什麼狗屁暗戀全是騙人的,所有人都知道,只有我像個傻子一樣被蒙在鼓裡。

我以為的對我好,居然只是吳起討好我的手段,我以為的感情,在吳起那裡居然一文不值。

如果不是聽到了今天這些話,我可能真的會原諒吳起,我對吳起的感情真的很深,已經成為習慣。

在那一刻,我才知道原來感情真的會突然消失。我對他現在已經全是恨意。

這個男人,心壞到底了,既然這樣,我不可能輕易放過他。

6我讓肖雪來接我,然後跟李毅告別,李毅表達了挽留,「你真的要走嗎?我沒告訴吳起你在這邊。」

我看著他,「我相信你。」

李毅的表情變得有些古怪,但現在我無暇顧及,我得趕緊開始我的計畫,回到吳起身邊。

我跟肖雪把我這段時間的經歷都說了,包括錄音,包括林莎莎。

肖雪很氣憤,「吳起這他媽的還是人了,偷摸戀愛還滿足不了他,還他媽地放在明面上噁心你。」

「還有你」她點著我的額頭,「你腦袋被驢踢了,竟然答應這種事情。」

她又氣又心疼,「你怎麼不早和我說,老娘非得去撕了這個王八羔子。」

肖雪這真的氣急了,她可是一直立志做個溫柔的名媛。

我拉住了肖雪,「我要和吳起復合。」

肖雪嚇得一個趔趄,「姐妹兒,你不會是受到刺激傻了吧?」

我把我的計畫和她說了,「而且我需要你的幫忙。」

肖雪聽完,「需要我做什麼你儘管提,對,憑什麼放過那對狗男女。」

肖雪這還真不是說大話,她的資源遍佈我們這個城市,她每天就是吃喝玩樂,用她的話來說,啥都缺,就不缺錢。

于是我借了三百萬,她二話不說,我現在沒辦法跟我父母說,他們一直不同意我和吳起在一起,特別是我爸說他心術不正,我當時誰的話也聽不進去,今年看我堅持,爸媽勉強同意了我們的婚事。

所以我得解決了這些事再去跟我爸媽認錯。

吳起通過肖雪找到了我,他把自己弄得狼狽不堪來跟我認錯,又是保證又是發誓,我跟著他一直哭一直哭,我竭力控制我自己,要不我真想立刻拆穿他這副虛偽的嘴臉。

他和我說,他喝醉了,將林莎莎當成了我,都是林莎莎主動的。

我像他預料得一般原諒了他。

而且跟他說了我碰巧遇見李毅,他收留了我。

吳起告訴我李毅不是好人,他去他家找我,李毅還騙他我沒在。我心底冷笑,我就是要破壞他們的兄弟情,李毅在我看來也的確算不上什麼好人,那個合約情侶的主意,那些明知卻幫著隱瞞的時刻,還有肖雪雇的人居然給我帶來了一個出乎我意料的消息,我低估了李毅這個人。

我跟吳起和好了,他對我像以前一樣無微不至,我卻只感覺到噁心。

但我明面上不顯,我表面上在準備著婚禮,實際卻在穩步推進我的計畫。

我帶著吳起去了我們家族聚會,他很激動,我從沒帶過他去,他只見過我爸媽,我們家族每個人都功成名就,而吳起在他們面前黯然失色。

我那個挑剔的二嬸果然開口,「吳起啊,不是我說你,你娶了我們麗麗,可真是野雞變鳳凰了,麗麗他爸打下的產業以後都得是你們的,還是你會選啊。」

吳起一臉憨笑,「我和麗麗認識的時候,還不知道她的家境,我就是想對她好。」

這話說完,大家神色各異,我面色如常,吳起真是個好演員。

吳起站起來端著酒杯,「叔叔阿姨,各位長輩,我向你們保證,我以後一定會對麗麗很好的。」

空氣突然安靜下來,顯然大家都不想接他的話,我看著面露尷尬的吳起,心裡很暢快。

吳起出門時面色不虞,我假裝才發現,安慰他,「你不要在意他們的話,他們都那樣,有口無心。」

吳起看著我滿臉認真,「我沒不開心,就是覺得丟你的臉了,我怕他們背後編排你。」

擱以前,我肯定否認,但現在,「吳起,我也不想讓他們瞧不起,而且我就認為你天生是當領導的人,你只是沒機會,你不應該當個小員工。」

吳起被我說動,「是嗎,你真這麼想,我也想創業,主要我不想你跟著我吃苦。」

我像是下定了決心般,「那你就出去闖,我爸給了我一百萬嫁妝,你拿去用。你一定能成功的,到時候看誰還敢瞧不起你。」

吳起滿臉興奮,抱著我轉圈,吳起,好戲才剛剛開始,不要辜負我的厚望哦!

7吳起辭了工作,我讓肖雪幫他物色好的專案,肖雪有個遠房「表弟」正好在創業缺個合夥人,肖雪安排兩個人見面,「表弟」從一開始對吳起表現得興致缺缺,到後來的相見恨晚,吳起對「表弟」的項目也是躍躍欲試,兩個人一拍即合。

吳起開始早出晚歸,肖雪「表弟」帶他游走于各個上流人士的酒會,出去也都是車接車送,項目沒看著做,不到一個月,吳起儼然是個豪門貴公子了。

于是,不可避免地被上流人士的一個貴婦看中,這個貴婦人稱「芳姐,」「芳姐」典型的錢多,她丈夫去世後,留給她花不完的錢,兒子又在國外,她便游走于各個酒會找樂子,她最喜歡新出爐的貴氣男孩。

吳起又慣是嘴甜,在肖雪「表弟」的有意撮合下,「芳姐」看上了吳起。

肖雪「表弟」給「芳姐」開的房,他給了我現場錄影。

是的,肖雪所謂的「表弟」,其實是假的,目的是包裝吳起,送到「芳姐」面前。

吳起不是喜歡有錢人嗎?他不是會演戲嗎?

這回我把有錢人送到他的床上。

我看著錄影裡吳起的樣子有些唏噓,最後「芳姐」很大方,給了他一大筆錢,還說以後還會找他。

然後他沖澡至少沖了三個小時。

我看著螢幕,吳起,好戲還沒結束,希望你能受住。

我去找了林莎莎,林莎莎看著我,「你贏了,沒想到你這麼能忍。」

我把吳起那天的錄音關于林莎莎的部分給她聽了,她瞪大了眼睛,「不會的,吳起不是這麼和我說的,他說.......」

「他說等我倆結婚,讓你過上更好的生活對吧?這你也信?」我嗤笑出聲。

我望著一臉備受打擊的林莎莎,「我來,是跟你做筆交易的,我知道你懷孕了。」

林莎莎沒想到我知道這麼多,我繼續說,「我還知道你要去打掉這個孩子。」

林莎莎抬起頭,「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不會妨礙你,我們還有什麼交易可以做?」

我盯著她,「我要你提前做好親子鑒定,你要去和吳起說你不拿掉這個孩子,除非他給你五十萬。」

林莎莎瞪大了眼睛,我繼續說,「剩下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我先給你三十萬,事成之後給你二十萬,這個交易你不虧。」

林莎莎不傻,我知道她會答應的。

林莎莎臨走之前留下一句話,「吳起真不該背叛你。」

所以,他會付出應有的代價。

婚期臨近男友變心,我向閨蜜借來三百萬,暗中佈局讓他好看8林莎莎告訴我她找過吳起了,我也收到了跟蹤他們人的證實。

然後在飯桌上看著心不在焉的吳起,自從「芳姐」之後,吳起總走神,這傷害挺大啊,但是這還不夠。

我拿出照片給吳起,「你說多搞笑,李毅和林莎莎在一起了好像。」

那是林莎莎和李毅的合照,這就是我出乎意料的消息。

估計也出乎吳起的預料,所以說李毅不一定喜歡我,但他一定討厭吳起。

我看著變了臉色的吳起,繼續加火,「我有朋友還看到他倆從婦產科出來呢,這他們進度也太快了。」

吳起扔下碗筷出門了,我給林莎莎打了電話,讓她保持通話。

吳起怒氣衝衝,也是,畢竟他被綠了,「林莎莎,你他媽騙我,那孩子是我的嗎?」

「吳起,你在說什麼胡話,孩子不是你的是誰的?」我們約定好她不可以把親子鑒定給吳起。

吳起應該是把照片扔給了林莎莎,「那這是什麼,你給我解釋一下。」

「吳起,你聽我說,我們只是互相取暖。」

「林莎莎,你還真是耐不住寂寞,連我哥們兒你都下得去手。」

林莎莎也被激起了怒氣,「你以為你是什麼好人,那老女人你不也下得去口嗎?」

我只是給林莎莎看了吳起和「芳姐」兩個人貼在一起的照片。

但吳起卻不會這麼想,那是他最想抹去的回憶,他現在天天做噩夢,他這陣子精神都衰弱了,哪能受得了林莎莎語言的刺激,「你這個賤女人,讓你給我帶綠帽子,讓你跟蹤我……」然後我只聽到林莎莎的尖叫聲,我撥打了120。

我去看林莎莎時,她孩子已經拿掉了,她憤恨地看著我,「你是故意的,對嗎?」

我笑了笑,「本來你的孩子就要流掉,而吳起給不了你任何的賠償,你應該感謝我。」

我當著她的面轉給三十萬,多了十萬,是當做吳起踢她的補償,吳起也真夠狠,我聽去接林莎莎的護士說,林莎莎差點被踢的子宮保不住。

這是我沒有料到的,我只以為她順勢流掉這個孩子,我要讓吳起親手送走他的孩子而痛苦,卻沒想到吳起這樣不顧情分。

不過對林莎莎,我只因為這件事同情,以前她明知吳起有女朋友還是選擇和吳起一起瞞天過海欺騙我,她又怎麼會是無辜的受害者呢?

吳起對我日漸殷勤起來,肖雪「表弟」消失了,「芳姐」對他造成的傷害,林莎莎對他的背叛,我是他最後的救命稻草。

但我卻不打算這樣做,我去跟我父母攤牌,我爸媽又是心疼又氣我隱瞞他們,我媽抱著我直流眼淚。

我跟他們說了,我已經報復了吳起,但還差最後一步,需要他們的説明。

我爸媽幫我舉辦了一個大型的派對,慶祝我即將結婚。

我對吳起說,會來很多商業新貴,讓吳起好好表現。

吳起在現場對我深情告白,我假裝感動地看著他,他還做著不切實際的夢,周旋于在場的每個人之間,訴說著我們之間愛情的故事。

我走上舞臺,「親愛的,我也要給你一個驚喜。」

大家安靜地看著大螢幕,一開始是我們的合照,慢慢地大家臉色變了,吳起和林莎莎的合照,親子鑒定,還有他和「芳姐」的視訊,被打了馬賽克。

吳起叫囂著要關掉,被我幾個弟弟控制住。

我把那張照片定住,看著台下歇斯底里的吳起,「怎麼樣,你還滿意嗎?」

吳起整個人處于瘋狂的狀態,在場人無不議論紛紛,「他居然把自己的孩子弄掉?」「他居然還想騙婚?」「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不學好。」

「他居然和芳姐,嘖嘖嘖.......」吳起的精神幾近崩潰,大叫出聲。

我走出宴會廳,我和吳起五年的感情,今天算是畫上了句號。

後記:

吳起瘋了,是肖雪告訴我的,吳起那麼驕傲的人,受了這種打擊,精神可能真的承受不住,但我絲毫不同情他,他將我玩弄于股掌五年,若不是那次我碰巧撞到他和林莎莎的意外,若不是我對李毅起了疑心,偷偷錄了音,我將一直被蒙在鼓裡,最後肯定也落不得好下場。

人,終究要為自己犯下的錯付出代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