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節當天,妻子出差丈夫加班,剛掛電話卻互相在酒店撞見

與胡小玲結婚紀念日這天,廖東特意訂了一個三層大蛋糕,蛋糕的最頂層插著一束玫瑰花,花裡埋著一枚亮閃閃的鑽戒。

除此之外,廖東還特別要求蛋糕師在上邊留了一行愛意滿滿的字:任山川變化,日月更替,愛永相隨。

胡小玲踏著輕柔的音樂,緩緩走到廖東面前。

在溫馨的燈光下,胡小玲一改往日的潑辣形象,換成了一副小女人模樣,笑意滿滿地看著廖東。

此時的胡小玲著一套湖藍色V領緊身連衣裙,完美地襯出她曼妙的身材。

廖東伸開雙臂想要給她一個擁抱。胡小玲卻變戲法一樣,手上突然多了一條黑色內褲,她用小指挑著那條內褲,眯著眼似笑非笑:「廖東,這是什麼呀?」

廖東心裡咯噔一響,不過他馬上調整情緒,笑著說:「內褲。」

「誰的呀?」胡小玲仍然眯著眼睛,似笑非笑。

「你的。」

「我的?什麼時候這麼用心了?既然是我的,怎麼放在你包裡?」胡小玲收斂笑容,甩了一下精煉的短髮,死死盯著廖東,她鷹一樣的眼睛像一把探照燈,直擊廖東心裡的那些小九九。

廖東並不急于辯解,他抽了一口煙,緩緩吐出一個煙圈兒,繼續說:「我一直就這麼用心啊,今天這個紀念日就是證據!那是我買給你的禮物,本來想給你一個驚喜,還沒來得及,你倒搶先一步,還把包裝盒給拆了。」

燈光在廖東頭上瘋狂地跳躍。

胡小玲狐疑地看一眼廖東,再看一眼,說:「行吧,別讓我抓到什麼把柄!」

2廖東咋咋舌。

自從三年前出軌公司裡的一個小寡婦,被胡小玲堵在床上,廖東就著實見識了她的手段:她不但拉著橫幅去了小寡婦的社區,公開出軌照讓她當面道歉;還在公司當著員工的面,讓廖東保證,以後絕無第二次。

那之後,廖東就成了一個隻吃素食的光頭和尚,直到一切恢復平靜,胡小玲對他放鬆警惕。廖東的老毛病才又犯了,尋來尋去,廖東遇見了杜琳琳。

杜琳琳性情好,模樣順眼,也不像別的女孩那麼物質,更沒有那麼多鬼心眼,廖東又開始心癢難耐,決定把她收入麾下。

廖東覺得這對他來說不是難事,一個農村出來的女孩子,送兩條裙子,再帶她吃兩頓大餐,窮人家的孩子眼窩淺,搞到手勢在必得。

可很快廖東就發現,杜琳琳不像別的女孩那麼好騙。她有一個談了五年的男朋友,兩人感情很好,杜琳琳提起他就眉開眼笑,滔滔不絕。

廖東和她聊天可以,開玩笑可以,發紅包也會收,可一說要見面,她就各種推辭,不是說自己工作忙,就是說男朋友不讓她出去。

廖東急得像只被關在透明玻璃籠中的餓狼,四處亂撞。

正在此時,杜琳琳大哥跟人打架,被對方訛了10萬,母親哭著讓她和她男朋友籌錢,否則哥哥就得進監獄。

杜琳琳的男朋友剛大學畢業,正在四處找工作,杜琳琳工資也不高,還得供她和男朋友生活,日子過得緊巴巴的,哪裡能籌到10萬?

最後,杜琳琳找到廖東問能不能借給她7萬。

廖東心情無比鬱悶,像被誰黑了一磚頭。手還沒摸到,竟然讓他先割肉。但他也明白,這是一個能得到杜琳琳的最好的機會。

憑藉多年的生意經,廖東從側面打探了一下,確定杜琳琳是真遇到困難了。

于是,他這樣對杜琳琳說:「雖然我有一個小公司,但管賬的是我老婆。我私房錢倒是有一些,不過都買了理財。但你別擔心,我已經從我朋友那裡借了幾萬,你先應急,不夠再跟我說。」

之所以這麼說,廖東有自己的考量,不能讓杜琳琳覺得他的錢很容易得到,而且說從朋友處借的,她還的幾率和速度都會不一樣。

3泱泱商品社會,錢可以拉近人的一切關係。

此後的日子,廖東回想著杜琳琳修長的雙腿。然而,他們卻很少有機會見面。

杜琳琳說男朋友一直找不到合適的工作,因為沒上班,所以時間很充足,不但上下班接送杜琳琳,還一天幾個電話問候她,杜琳琳想出來和廖東約會也找不到機會。

廖東焦灼難耐,甚至想過怎麼才能把杜琳琳從她男朋友手裡奪過來,讓她徹底歸自己所有。

但理智很快戰勝了衝動。

讓杜琳琳做一隻金絲雀並不是明智之舉,這姑娘看著溫柔,但她溫柔的表像下誰知道懷揣著一顆怎樣的心。

他可不想和胡小玲失婚,有她在,公司才有今天的成績。這個女人是個工作狂,潑辣,勤奮,有股不服輸的勁兒。在公司裡,廖東負責產品的生產和質量把關,尋找客戶源到最後與客戶簽合同,全靠胡小玲。

更何況,婚外情這個東西,偷著吃才有意思,把她據為己有,反而會膩味了。

但怎麼才能吃得過癮又刺激,廖東想來想去,想出了一個好辦法。

自己公司銷售部正招人,何不把杜琳琳男朋友招進來,讓他去銷售部做一名售後服務人員,這個部門的人一個月有20天的時間都在出差。

如此一來,杜琳琳不就自由了嗎?而且還能討好她。

杜琳琳表現得很平靜,沒有反對也沒有表現出對他的感激,她說男朋友對工作要求很高,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得上。

怎麼才能讓胡小玲毫不懷疑地將杜琳琳的男朋友招進公司,也成了一個關鍵問題。

于是,廖東想出了一個更周密的計畫。

4上班高峰期,廖東開的車撞上了一輛電瓶車。電瓶車主正是杜琳琳的男朋友小光。小光沒事,但廖東的車被刮掉了一塊漆。

廖東下車和小光協商,眼前的他清清瘦瘦,一雙眼睛倒很大,但看起來一點精神也沒有,一副唯唯諾諾的樣子。

廖東在心裡拿他和自己做了一下比較,心想,杜琳琳那麼漂亮的一個女孩怎麼會看上這麼一個男孩?

事故處理完,廖東也和小光也熟悉了。

很快,小光在廖東的推薦下,來到了公司面試。

胡小玲打量著眼前這個清瘦帥氣而幹練的男孩子,心裡一動,妥妥的一個銷售人才,但看他那雙大而清澈的眼睛,一定能讓客戶感到真誠。

胡小玲和他談了談,就在心裡接納他了,可是談起工資,胡小玲還是覺得廖東給高了。畢竟和他一起進公司的人,工資都沒他高,而且廖東只是和他有過一面之緣,還是這種形式,他怎麼會問都不問,直接把他安排到自己部門,還給他那麼高的工資?

但廖東說看胡小玲一人撐起整個銷售部,太辛苦,早就想給她找個幫手。何況這人實誠,也是行銷畢業,專業對口,說不定是一個銷售的好苗子。

胡小玲想了想,沒再說話,就這樣,杜琳琳男朋友留在了公司。

杜琳琳男友負責的那塊客戶很難纏,需要經常出差。但怎麼瞞過胡小玲,又成了廖東的新問題。

胡小玲在公司的日子,他從不離開公司,更不會在外邊過夜,更重要的是,廖東的手機從不設密碼,通訊錄裡更沒有可疑的曖昧物件。

他也只能見縫插針和杜琳琳溫存一番。

有時候想想,廖東覺得自己活得真累。既要家裡紅旗不倒,又要外面彩旗飄飄,這得付出多少腦細胞。

5有一次,廖東把手機放在外邊,自己去洗手間洗澡,突然,微信響了,廖東來不及裹浴巾就往外奔。

看到胡小玲,廖東尷尬地笑笑,說:「我忘了跟何飛那小子講了,今天那票貨得急著趕出來,客戶在催。」

胡小玲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廖東,說:「不用這麼急吧,小心感冒生病了。」

廖東拿到手機,手機竟然是濕的,螢幕上還有滑動的手指印,他心裡咯噔一下,難道是胡小玲翻他手機了?

廖東嚇出一身冷汗,但看到胡小玲表情沒有任何變化,也沒有追問他,廖東長長地出了一口氣。他暗想,以後一定得多加小心。

公司到了旺季,業務越來越忙,銷售員很少在公司,尤其是胡小玲,自己公司,又是她一開始管理的這塊,出差成了家常便飯。和她一起出差的,還有小光。

這對廖東來說,這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他們一走,就成了他和杜琳琳的天下。

一次,溫存過後,杜琳琳依在廖東懷裡,嘟起下唇吹了吹前額的頭髮,說:「我男朋友最近好像不正常,心不在焉的,你說他會不會也像我一樣,背叛了我們的感情?」

「有可能,男人都好這口,也就你這麼單純的小姑娘才會相信他。」

杜琳琳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又搖搖頭說:「我相信他是愛我的……」

廖東冷笑:世上哪有什麼長久的愛情?當初他和胡小玲還愛得死去活來呢,為了娶胡小玲,他還差點和父親決裂,可現在不照樣和別的女人在一起?

6福州那邊有一家客戶的貨出了問題,胡小玲帶著小光一起去解決。

事情處理得並不順利,一時間,兩人很難在七夕節前趕回來。廖東遺憾地給胡小玲發信息:「老婆,還想著你能趕回來,七夕節,也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每年這天都是我們一起度過,可是今年……」

胡小玲安慰他:「這不都是為了公司嗎,要不我讓小光回去,你來福州這邊。」

廖東急忙說:「我得急著趕貨,走不開。」

而另一邊,廖東已經計畫好了這個七夕節怎麼過。難得胡小玲和小光都不在,廖東想給杜琳琳一個驚喜,帶她去一個好玩的地方,游泳,用餐,遊玩,美容一體。

三年前,在他還沒有認識杜琳琳的時候,廖東曾和胡小玲來過這個地方,山清水秀,綠水環繞,環境非常好,服務周到,他們曾在這裡度過了三天假期。

這次,廖東想帶杜琳琳在這裡過一個非同一般的情人節。

一對對情侶游走在山坡上,聽著周圍的鳥鳴聲,廖東拉著杜琳琳走進他提前在網上訂好的房間:520號房間。

開門的一刹那,廖東一抬頭,撞上了一對男女,六目相對,世界凝滯了,對面擁在一起的正是胡小玲和杜琳琳的男友……

七夕節當天,妻子出差丈夫加班,剛掛電話卻互相在酒店撞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