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卡車司機,天天帶著老婆上下班,時不時放閃親嘴,背後真相看哭全網:陪妳一生

比肩魚 2022/05/06 檢舉 我要評論

世上最真摯的愛情,莫過于:無論發生了什麼事,我都會不離不棄的陪在你身邊!

過去一則消息感動全網,一位卡車司機無論上下班,都帶著她的老婆,甚至時不時跟老婆說:「親我一下!」,

看似極度恩愛的放閃行為,其實背後藏著滿滿的真情,因為她的老婆生了病,全身幾乎無法動彈.....

「老婆,你身體不舒服嗎,臉色怎麼這麼蒼白?」徐江明關切地問道。

坐在椅子上的詹紅平有氣無力地回答道:「老公,我頭痛得厲害」。

聽到妻子的回答,徐江明立刻起身向著妻子的方向走去,

可還沒等他走到,詹紅平忽然就開始吐,爾後倒地不起。

呼嘯疾馳的救護車急速趕來,帶走了昏迷的詹紅平和滿臉憂色的徐江明。

診斷結果很快就出來,從醫生手中接過單子之後,徐江明的手止不住地顫抖,

他不願相信,這個普通的小家也難以承受。

帶著老婆一起上班的男人

「老徐啊,你老婆呢?」

「在車上等我呢,我把這一車拉完,就帶她回家吃飯」,徐江明回應道。

「天色都這麼晚了,她肯定餓壞了吧,我車裡還有兩瓶牛奶,

我給你拿上,一會你裝完貨了,餵你妻子喝一點吧」。

言罷,徐江明的工友就轉身走向自己的卡車,打開副駕駛的車門,拿了兩瓶牛奶過來遞到徐江明的手上。

工友的好意徐江明難以推脫,這並不是工友們第一次照顧自己的妻子,

所以徐江明也沒有過多的推脫,道過感謝之後,就將牛奶擱置在一邊,繼續卸載石子。

天色漸深,貨物終于也悉數卸載完畢,徐江明不敢有絲毫的耽擱,立馬就回到了車上。

徐江明工作的整個期間,詹紅平始終都乖乖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

為何詹紅平不下車與詹紅平一起卸載貨物呢?兩人一起努力的話不是就能早點回家了嗎?

詹紅平想,在沒得病之前她也確實是徐江明的得力助手,但是患病之後,她卻已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如今的她,不僅不能在工作上對徐江明予以援手,就連自己的飲食起居,詹紅平也必須全部經由徐江明照顧。

因為2011年,詹紅平患上了嚴重的腦溢血,從此無法自主行動。

為了方便照顧患有患病的妻子,徐江明選擇在工作的時候將妻子帶在身邊,

這樣既可以方便他對妻子的照顧,還可以時時刻刻觀察到妻子的身體情況。

但堅持一段時間之後,徐江明卻發現這種方法不太可行。

因為徐江明是一名卡車司機,一天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車上度過的,

正常人在長期的舟車勞頓之後還會腰酸背痛,更何況是生病的詹紅平。

雖然妻子無法開口說話,但徐江明卻捨不得讓妻子遭受這樣的辛勞。

不僅如此,因為要照顧生病的妻子,徐江明工作的進度也會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

雖然僱主沒有說過一句指責,但實在人徐江明卻總覺得心裡過意不去。

綜合考慮一番之後,徐江明做了一個決定:盡量只在上午出工,下午就留在家裡,全心全意地照顧自己的妻子。

天氣暖和的時候,徐江明會讓妻子右手環住自己的脖頸,

以公主抱的態勢將詹紅平全身的重量都放在自己的身上,爾後坐在院子裡曬太陽。

溫暖的陽光不吝地傾灑在兩人的身上,妻子發出了嗬嗬的聲音,聽見妻子發出的聲響,徐江明也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因為徐江明知道,這種公主抱的姿勢,是妻子最喜歡的。

患病的詹紅平每天不是坐就是躺,屁股很痛,只有公主抱的時候,

她的屁股是懸空的,疼痛感就會稍稍地得到緩解,所以,她很喜歡徐江明這樣抱著自己。

察覺到妻子給予的正向反饋之後,徐江明便時常這樣抱著詹紅平。

因為病情影響了口腔和喉嚨肌肉的控制,所以詹紅平不僅不能自己拿起筷子吃飯,餵的食物也只能是流質食品。

這給不會做飯的徐江明造成了極大的困難,但是為了照顧好自己的妻子,

為妻子的身體補充足夠的營養,徐江明在向別人討教之後,

每天都不厭其煩的將米飯和蔬菜在榨汁機打成漿,然後再將妻子橫抱在自己的腿上,一口一口耐心的餵飯。

這個過程也並不都是順利的,因為吞咽困難,詹紅平噴飯的情況也時有發生,

但每次徐江明都只會小心地輕拍妻子的後背,等妻子好一點之後,繼續餵飯。

等妻子吃飽之後,徐江明就會小心翼翼地將妻子放在床上,然後簡單收拾一下自己身上被噴濺的飯渣再去吃飯。

異于為妻子準備餐飯時的用心,徐江明自己吃的飯卻總是草草對付,

有的時候是妻子吃完的流食,但更多時候還是妻子餐飯沒用完食材熬成的大雜燴。

但是,徐江明卻絲毫不覺得辛苦,他對妻子的用心也不僅僅只是飲食,而是滲透到生活中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

喝水的時候,徐江明不僅會小心地測試水溫,還會用自己的手背擦拭詹紅平嘴角遺留的水漬。

洗澡的時候,徐江明會用毛巾,認認真真地擦拭妻子,這是徐江明尤為認真的時刻。

徐江明說自己的妻子有輕微的潔癖,患病之前總是把家裡收拾得井井有條,洗完澡後,衣服更是每日更換。

「不能因為生病了,就讓她身上不舒服」,徐江明這樣說道。

正是因為徐江明的貼心照顧,患病的詹紅平的身上沒有一絲病患的氣味。

睡覺的時候,擔心詹紅平整夜保持一個姿勢難受,徐江明每隔兩個小時就會起來幫妻子翻身。

最開始的時候,徐江明還需要鬧鐘將自己叫醒,可幾年過去,

這件事情已經成為他的本能,到點了他就會自動醒來。

因為這件事情,十一年來徐江明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但半夜起身的時候,

看著熟睡中的詹紅平,徐江明的心中卻只有滿足。

在徐江明的心中,詹紅平從來都不是他的負擔,自始至終都是他心尖上的小公主。

徐江明會將妻子的照片張貼在家中平房的牆上,還會像情竇初開的少年一樣,對自己妻子說:親我一下。

夏天的夜晚,擦拭完妻子的身體之後,徐江明就會小心翼翼地將妻子放置在鋪好軟墊的躺椅上,

然後自己在庭院中清洗妻子換下來的貼身衣物。

因為詹紅平的上廁所不能自理,每天都要便溺四五次,所以在他們家中,滾筒洗衣機工作的聲音每天都會響起。

但這些都不是最辛苦的,最艱難的當屬上大號。

因為身體無力,詹紅平無法依靠自身上大號,但是身體吸收不了的廢物必須排出,

因此,徐江明只能用開塞露,戴著橡膠手套幫助自己的妻子。

在徐江明的精心照料之下,詹紅平的身上總是乾乾淨淨,即便是在外出的時候,

為了避免妻子便溺弄濕褲子,出門的時候徐江明也總會為詹紅平裝上一件換洗衣裳。

「濕漉漉的衣服穿在身上肯定是不舒服的,

我不想讓我老婆遭這個罪,多帶一件衣服沒有什麼的」,徐江明這樣說道。

徐江明認為身為夫妻就該相濡以沫,互相扶持,他覺得自己這樣做沒有什麼,

但這個世界上,有太多的夫妻只能同甘卻不能共苦,可徐江明卻已細緻照顧了詹紅平十一年。

在詹紅平患病的時候,為了給妻子治病,徐江明花費了自己半生積攢下來的全部身家,

並且餘生的時光只能在一味的付出中度過,但是,徐江明卻毫無怨言。

他們兩個的兒子也是如此。

兒子是建築工地的一名水電工,在母親患病之後,兒子每逢假期就會回家,

照顧自己的母親,給自己的父親稍稍提供喘息的機會。

他會像徐江明一樣,耐心地給詹紅平餵飯,還會像哄年幼的孩子睡覺一樣,抱著自己的母親,輕輕拍打讓她入睡。

但在詹紅平做出揉肚子動作的時候,兒子卻是一頭霧水,只能將自己的父親喊來。

徐江明來到之後,什麼也沒說,只是走到詹紅平的身邊,起身把尿,

爾後才告訴自己的兒子,摳肚子就意味著詹紅平是想要上廁所。

這是夫妻兩人十多年來培養的默契,諸如此般的動作還有一個:眨眼睛。

為了激發妻子的思考和運動,徐江明總是會詢問詹紅平一些簡單的事情,

如果她眨眼睛,就是肯定的回答,反之就是否定。

因為肢體的能動性有限,詹紅平只能給予徐江明有限的回應,但他卻總是樂此不疲,

每天都會津津樂道地與妻子分享生活的瑣事。還總是對著自己的妻子撒嬌說:老婆,親親我。

說著就把自己的臉貼在妻子的嘴唇上。

徐江明周遭的街坊鄰居們都知道這對夫妻,提起徐江明時,

他們都止不住地讚歎他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好男人。

陪伴無聲,但卻最動人心,別沉迷于一時的悸動,細水長流的才是真正的愛情。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